跳到主要內容

米線

舊墟有一間川味米線,這兩年多,每逢工作不順,心情鬱悶,便會到那邊,吃個便宜的撈薯粉。幼薯粉淋些肉躁,芫茜幾段,走花生,薯粉的味道說不上頂好,簡簡單單,普普通通,但吃過後,心情總能舒展。

卻不是這碗撈薯粉有甚麼特異之處,全賴那位活力充沛的阿姐,方得一展愁眉。阿姐不似某些狗腿老闆,為了拉住客人,九唔搭八地搭訕。她只是一位僱聘店員,薪水恐怕也高不到哪裡去,不過無論八點抑或九點,她永遠精神奕奕,老闆娘守在收銀機後打叮欠,阿姐依然健步如飛,一個人把樓面打理得妥妥當當。

她是不搭訕的,除了落單,不會特別跟客人聊天。即使客人落單的聲音多低沉、多沉鬱,她每一句覆單,必是歡聲喜悅,欣欣勤勤,全場可聞。阿姐善於察言觀色,她發現我神情落寞,會暗地裡多加些薯粉,我驚訝:「咁大碗既。」阿姐笑而不語。有時我心情不錯,進得店裡點餐,阿姐會問:「要不要可樂呀?」有她在,我從未見過老闆娘離開收銀機,親自落場。


這一晚心情不佳,總覺得工作和生活,有許多不能解決的困難,便又想起阿姐,如常進得店裡,點一碗撈薯粉。發現阿姐不在,新的樓面是一個混身汗臭的中年男人,廣東話夾帶潮汕口音。我用指的,指着餐牌點了餐,添一罐珍珠奶茶。中年漢說沒奶茶了,那也罷。恰好對面坐落一位學生哥,大漢奉上珍珠奶茶,我問,嗯?不是沒有嗎?大漢說,奶茶沒有,珍珠奶茶有。

我略略一呆,來一罐吧。結果那碗薯粉,只吃了大半。

我記得有一晚是下着雨的,去年夏天是吧?雨雖不大,也夠狼狽了,店裡客人說不上多,好幾個都是我這樣獨身的男人。忽然,一家四口走進來,鬧哄哄的。看見小朋友,老闆娘自是很高興,熱情招呼。要吃甚麼呢?四碗嗎?好呀,立即來。點餐後,那家的女主人向門口說了句:「他們兩個小朋友吃不完的,待會你就有得吃。」大家這才發現,一個菲或印傭,拿着三長兩短五柄傘子,站在門外,不發一言。

阿姐見狀,瞬間搶到門邊,拉開趟門:「進來坐吧。」傭人姐姐怔住,不知如何是好,她沒點餐,入店空坐,不合規矩,況且「波士」命令,她不敢違逆。阿姐一手便搶過她手上雨傘,插入傘桶,招呼她往我的桌子。店內空位多的是,我恰好坐在門最近的桌子,斜斜對着那一家四口。阿姐盛情難卻,連那不甚靈光的英文也使出了,come, come. Here, here. 傭人姐姐,尷尬地坐下來。我默默地低頭吃薯粉,儘量不令她難受。

四碗薯粉熱騰騰的奉上,阿姐問:「小朋友需不需要多一個碗呀?」女主人含混不清說拿來吧,空碗送上,她自言自語:「中午吃得太多了,還飽着。」夾滿一小碗米線,招手對女傭說:「我吃不下,你幫忙吃點。」女傭捧着碗,連聲道謝。

快一年了吧,路過沒有光顧。前幾天晚上,心情有點沉重,甚麼都吃不,又去了一趟,發現阿姐不在,難知是放假或是辭工。店裡安靜了不少,客人不多,老闆娘一個人坐在收銀台發呆,任那位中年漢在樓面演獨腳戲,不過他多半躲在角落,沒有新客人進場,也不前來招呼。

默默地吃完,結了帳,出得門來。已經夜深了,也是的,街上只剩零星或無家可歸,或有家不歸之人。看了看那台半死不滿的手機,適才拍的幾張圖,街心擠滿了人,路上沒有車,沒有警察,雨未下,傘尚可收起。回到新租的小房間,鑽進睡袋裡,再辛苦也睡上一睡吧,明天下班,也還去坐坐看,坐個一小時,讀點書,興許寫點小小的短篇。明日回來,不吃薯粉了,叉雞飯吧,嗯,就這麼辦。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