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尋迷

造了個夢,夢見自己和朋友逛街。我好像和朋友在說些甚麼嘛,然後朋友忽然很大聲罵:「你返工又唔係為左份工,為左錢之嘛。」正好昨晚給朋友罵:你唔做出版社會死咩。

與阿東學長相約的告別午聚,進三聯書局等他,望着一排一排本土文史書的書架,我心想:其實我應該在做這些東西的,每天埋首在此,下班回去,心滿意足地說,今天我把書上萬曆25年的錯誤校正成萬曆15年⋯⋯

這兩三個星期,重覆着每天一起床便上網看求職網站有沒有新職位空缺適合自己,趕在出門前那半小時內,盡量多寄一些。這種生活方式其實自三月以來,就是這樣。

有些職位寄出時覺得不錯,面試後發現有落差,雖有二次面試機會,也放棄了。有些職位胡亂投寄,自然也就石沉大海。其中只有一兩個職位,例如文物館、博文館,自己喜歡,故寄了。接下來唯有等待。

林林種㮔的求職當中,仍以編輯和媒體最多-明明想着要轉行了。想轉一份簡單的工作,每天按着程序和步驟行事就可以,不用動腦,上班下班行屍走肉地過上一段日子,把花掉的錢儲回來再說。所以才申請了circulation舊公司的另一部門的職位。薪水和當年一樣沒變,結果對方沒有來電,可能覺得我不行吧。

見了這麼多工作,竟然是現在的兼職待遇最好。心裡難免感嘆。原本以為這只是個暫時「吊命」之所,眼下卻因為種種原因,導致仍留在此地。違和感沒變,我和同事之間仍是零交流、零接觸。加上我所做的工作,所做的東西,並不能達到標準水平。

其實,如今,公司叫我負責的東西比之前在寺裡更像編輯要做的事情。負責宣傳單張的設計,因為這些設計的東西我也是第一次碰,做得很差,圖的比例不正確、解析度不足,這些我應該都預先說的。結果他們就拿去印了,於心有愧。 幫忙出版的小冊子,也令我很煩燥,他們每人print一份稿,每份稿的版本都不同,然後各自拿着或對或錯的稿件來校對。對的改成錯的,錯的又改回對的。而且越過我,直接要求designer改,令我都不知該怎麼辦了。


一直轉工作,其實很累。習慣了一個地方,又要重新適應別的地方。以前,一直覺得自己要成為編輯,在文字圈裡打轉。即使旁人笑我罵我,也懶理,反正我可以和文字打一輩子的交道,一直在這圈裡暢遊,自得其樂。這次從澳洲回來,又在台灣碰了壁,迷迷茫茫,倒真希望離開文字一段日子,做些簡單的事情。

按照他們的工作程序,以及我和同事之間的不協調,只怕再這麼下去,也待不長久--原本我也只是想暫做part time然後瘋狂找工作。看見好幾家兩年前去過面試的出版社,今年又徵人,而且是一個月內連續兩次,我竟然沒信心,沒自信去寫信去應徵。

自己有多差,自己知。際此萬樣事情都需要重新開始,需要錢的時刻,動或是不動,我也不曉得。朋友說我下班才做編輯,正職搵多D錢,可能更開心,叫我正職至少開15000元,「用值錢來令人覺得你有能力」,坦白講,我也不覺得自己值這個價。


工作尚未穩定,就要找房子。目前是荃灣和葵芳附近。前兩年鰂魚涌的工作結束後,就想搬出荃灣,卻一直呆在元朗,上網找房子,設定在3500至3800左近,忽然發覺,樓盤比兩年前,少了好多。是價格貴了?抑或同類樓盤少了?我不知道。

這次出門,如果我努力些,應該可以變成他國人。結果我選擇回來了。其中的心路歷程,需另文再說。

這次租房子的錢,也得先借後還,但不同的是,以前先借後還,會覺得我努力些就能換來更好的生活,更有前景的人生。這次陷入失敗主義的泥掉, 甚至失去了改變的勇氣。我知道,無論別人怎麼說都不能明白我,不能理解我,甚或其實自己也不太理解自己。

不做編輯,不會死,但除了編輯之外,我唯一想做的,就只有寫小說。近兩星期,感覺又能抓住一點點語感了,便發了狠的,上班前寫一點,下班後又寫一點。點點滴滴也寫了六七千字。可是,把我全部在網上發表的文字加起來,也及不上朋友隨手寫的故事的十份之一點擊率。

我以為,只要朝着自己的路向前,就能夠擺脫這個世界營營役役的宿命和規律,能夠用想像和文字,過着屬於自己的舒適生活。如今⋯⋯所有的未來都如夢幻泡影⋯⋯曾經以為只要努力突破就能改變生活,即使理想遙遠也總可一步一步走到。是我的努力在他人眼中只不過是兒戲?或者我從來沒有認真看待過自己的人生?總是不依他人之言固執又頻繁地轉換環境,令到自己一無所有?但其實,我知道,還有一個,唯一一個突破這個困局的方法,換個說法是,其實很早以前我早就知道只有這個方法能暫時擺脫,到了此時此刻,也許,這個方法要認真考慮了。

1 則留言:

  1. 也是一個待業的無用學生,正路過讀到你的blog.
    明白你的心情--我也覺得自己一事無成,不夠資格賺更多,可是生活壓力也得應付過去。

    大家都要加油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