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金雞SSS--打不死的鳯凰

當張家輝飾演的哥頓哥滿懷憤慨地毆打Jackie仔,Jackie仔奮而還擊,金雞SSS真正、繼承上兩集的主題,總算明確和有一個總結--在不斷變遷中掙扎求存。

香港喜劇類型繁多,最佳拍擋等動作喜劇;王晶、周星馳的無厘頭;曾志偉、黃百鳴等喜歡,或純粹引觀眾發笑,或反映社會歪風。這些喜劇類型由八十年代一直拍到現在,均沒有大變--不需大變仍然賣座。直至二千年後的大丈夫和金雞,香港喜劇才有一番新局面。可惜大丈夫曇花一現,只有金雞能成為系列。

金雞的喜劇形式,開創了港産片先河--以一個妓女的小歷史回顧香港的大歷史。不單喜劇,香港連其他「正經」類型劇,都極少以歷史為故事背景。想到利用香港最底層,最被歧視的行業--雞--作為主角,反過來鼓勵他人,激勵觀眾振作,可謂神來之筆。

相較金雞第一集的曾志偉、第二集的杜文澤,第三集反而少了明確的失意和鼓勵對象。前半段,為笑而笑的鬧劇。吳璐、鴨王麥基登場,香港人失意的情懷才浮現。可是兩人畢竟只是配角,著墨不多。入獄多年,出獄後無法適應新時代、新社會的哥頓哥,掀起全劇高潮,同時也避免阿金淪為大配角。

吳君如出盡人情牌,第三集巨星雲集,遠超過往賀歲片(誰看過劉德華拍賀歲片?)。陣容鼎盛,加上回憶過去的劇情較少,使得阿金仿似一個穿梭港日兩地,帶着兩個手下串場子的媽媽生。可是,故事過去了三份之二,我們對這位媽媽生的經歷知之甚少,香港過去十年,政經社會轉變,著墨也不多。無非就說說近兩三年,智能手機潮流、日本色情行業風光,觀眾甚至不曉得,阿花、吳璐、根本岸久從事色情行業真正的原因。

「呢個世界變左啦。」 哥頓哥和Jackie拯救了《金雞SSS》。哥頓哥與時代格格不入,仍抱着過去的榮光,在新時代裡求存。也因為哥頓哥的介入,《金雞SSS》才有充份的理由回到過去,探討現今香港的社會環境,免得淪為純爆笑式喜劇。哥頓哥放棄搭船著草,留港東山再起,應只是編劇和導演營造最後大堆頭賀歲片的折衷辦法,反而無意中突顯和回應了,離港拼搏的港人心聲。

根本岸久、Joey Ma、麥基等等,均是離開香港謀生,另覓出路的香港人。他們或許為某些原因,與哥頓哥一樣,在香港呆不下去,便到他方發展。甚至齊瓦哥醫生也明言,現今的香港,已經找不到他享受的服務。夜總會消失後的香港,沒落的何止色情行業?逃離的何止根本岸久⋯⋯阿金有見及此,方帶着兩位「高足」,前往日本取經,帶返香港,使服務更多元化。

這些劇情的「隱喻」,導演該是無心為之,就如最後陳教授的諷刺,純是觀者聯想。難得摻入社會議題的金雞系列,來到第三集,笑點多了,沉重少了,低俗了,社會性減低了。刻意迴避尖銳社會問題,也令金雞系列獨特元素大減,阿金也終於找到歸屬,恐怕是這系列的終結。

延伸資訊:
  1. 講。剷。片:《金雞SSS》:低俗化金雞見証現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