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褪色的懷舊──中國合夥人

兩岸三地確實很麻煩,同一語言系統有三個譯名。「American Dreams in China」香港和大陸譯《中國合夥人》,台灣譯《海濶天空》,還有些盜版譯《三國中國先生》(選美嗎?)。我則認為取名《三個臭皮匠》最貼切。




看完這部戲後,一直不能理解,何故要以王陽回憶大學時光的褪色作結。後來看了吳君如〈亂嗡24〉訪問,她指出陳可辛是一個「一輩子想着個金銀島,很懷舊,老是想着從前是最美好」的人。晃然大悟︰「哦,原來陳可辛是王陽。」

〈中國合夥人〉三個角色裡面,要數男配角王陽最無辜。王陽是個飽含波希米亞情懷的中國嘻皮士,他年輕時浪漫、寫詩、泡洋妞、不務正業。他的浪盪和後現代使平庸的成東青羨慕不已,亦是身為眼角極高的孟曉駿唯一產生革命情誼的邊沿生物之一。

可惜,所有標誌着王陽別樹一格的特徵,在洋妞離開他那一刻,全部喪失。他失去了浪漫的想像,燒毀失意的詩歌,沒有亮眼的資歷,最後賴以為生的,只剩下全為泡妞練就的一口美式英語。而在此時,恰巧與比他更失意、失敗、失落、失戀的四失青年成東青,合伙開班教英語。

王陽的人生是給成東青撿起來的,再給孟曉駿推了一把,成了英語教育名師。卻因這兩重原因,他捨棄青年的夢,過平淡的人生,每日教英文、教英文、教英文,沒有女學生崇拜,娶一個樣貌平平近乎醜的平凡女人。按照他自己的說法,是「你們兩個把我變成這樣」。

成東青、孟曉駿衝突加劇的電影後段,王陽黯淡無光。他和成東青易了位,從前是他幫他泡妞,如今是他幫他勸喻朋友。衝突之中,王陽成了局外人,看得清成、孟衝突的沿頭,企圖點醒成東青︰「你有想過孟曉駿想要的是甚麼嗎?」

也正因為他心在局外,身在局內的尷尬,王陽才能說出︰「千萬別跟丈母娘打麻將、千萬別跟想法跟你多的女人上床、千萬別跟最好的朋友合伙開公司。」此時,他明白,憑一己之力,已無法挽回兩位至交的友情。

靠着孟曉駿的自我剖白,終於和成東青和解。男人就是這樣,愈逼他愈不說,不理他反而自己一點一點吐出心底秘密。和解後,成東青和孟曉駿闖出事業另一高峰,他們兩個,歷谷底而不死的反彈是如此猛烈,步步向上的黃金年代,王陽卻扮演寂寂無聞的小角色,存在感薄弱得朋友都不知道他拍拖、談戀愛,到結婚前一刻才發現他的存在。

這就解釋了,為何王陽總是覺得,過去比現在美好。因為他心底認為自己最輝煌的歲月永遠在過去,那褪了色的波希米亞的浪漫年華。再加上那一把長長的頭髮,不正正是陳可辛嗎?

電影的主題回應習近平提倡的「中國夢」,習對「中國夢」下了「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此註腳,明顯是清中葉自強運動以來的主軸。中國必須富強,站在世界列強頂端,恢復漢唐盛世繁華。為甚麼需要「自強運動」、「中國夢」呢?中國貧弱低落嘛,掉進谷底嘛。只有掉進過谷底,遭受莫大痛苦的民族,才會萌生拼命翻身的渴望。人,也一樣。

成東青、孟曉駿,拼死拼活想證明給過去令他們難堪的人們看自己的成就。新夢想在美國上巿,片尾致敬的創業家們,完完全全把「中國夢」和中國人卑微的自我膨脹到一個夢幻的電影的境界。這本是一件美好的事,但……成東青重遇杜鵑那一幕又是作如何想?或許是表達每一個男人成長路上的某種缺憾吧。而三人之中,似乎只剩成東青的缺憾得不到彌補。

土鱉漂洋過海,去到大城,仍是一隻土鱉。然而這隻土鱉有過人的精神,危急時挺身而出、走在人前的勇氣,他憑雙手改變命運,開創未來。陳可辛對中國此一概念的情懷和寄予,屬香港導演裡少有的樂觀派、盼望派。《十月圍城》浴血戰場,為革命、為中國的將來,不惜犧牲性命。《中國合夥人》三個男角,成東青代表農村人、王陽代表詩人,連那百無一用的書生孟曉駿,也凌駕其上,實踐他偉大且光榮的復辟。

中國留學生到美國成功的例子不計其數,尤其是學理的。孟曉駿同樣學理,卻敵不過「家族宿命」,最終回歸中國。雖然成功之後的光榮捐贈研究室,土豪味道頗濃,但這無寧是一種中國人的心理補償︰中國人終於在彼國他邦,以中國人的名義培育人才。以才情和氣魄懾服中外,這才是陳可辛對中國人最大的浪漫期盼。這份冠絕中外的榮光,是否曾經在過去漫長的歷史上,出現過?

延伸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