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4日 星期五

香港病(三)──打工仔

賴野佇立公司大門口馬路對面,俯視腳邊的地底電纜修復工程,愁眉苦臉,心事重重。他不是第一次呆站在工地旁,這個禮拜已經是第三次。

把中途離開的半年計算在內,在這家公司工作了七年。這家公司規模大,員工少,家庭式經營,他當個行政主任,萬八元薪水,一人之下,二十人之上,工作量少,遊手好閒的多,認真工作時少,心思全花在欺侮工人。老闆時常覺得他沒事做,做又做不好,客人到訪搞錯時間;老闆出門拒絕告訴司機地點;呼喝工人搞得全公司上下不願跟他同桌吃飯;跟進工程與承辦商狼狽為奸。

這些年來,老闆一直想辭退他,但賴野深得大內總管歡心,老闆辭退賴野那半年,新聘員工全部給大內總管逼走。老闆又想辦新工程,需要人手,逼不得已,叫他回來,留他在此撒野。一留七年。

賴野自問不喜歡這份工作,可是七年前剛結婚,生了兒子,進入宗教團體工作,有助兒子升讀名校。今年兒子才剛升讀名校小一,開支甚大,卻傳來工程即將完工,老闆又有辭退他的意思。按他歷年工作表現,沒有開除已是皇恩浩盪,繼續留他在公司,實在說不過去。可是在此工作七年,年已五十,與巿場脫節,不知道能否覓到新工作,完工日期逼近,憂慮與日俱增。



◎全民皆炒

這個城巿自80年年代開始,核心價值就只有錢。出發點只要是「錢」,無論任何手段都值得原諒,甚至值得尊敬。相反,人們的工作若不能賺大錢,無論多麼高尚,都不會獲得尊重、尊嚴和地位。舉個簡單例子,張子強、葉繼歡等大盜,殺人如麻、搶劫無數,香港人很少痛恨他們,津津樂道他們的事蹟;相反,街上的乞丐、菲傭、新移民、大學教授、建築工人,沒做過甚麼錯事壞事,卻因為窮,香港人多半瞧不起他們。為了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和家庭形象(新年利事派大封啲),掀起全民炒賣風──炒樓、炒股、炒金。炒賣唯一目的就是「發達」。

我有一位中七畢業,做地產的同學,就是香港人的典型。每次聚會,他三句唔埋,就講地產賺錢有多難,佣金給老闆和上司抽去大半,叫我們給他幾個number發達。他想做生意,提議他進某個行業的公司,由低做起,他不願意︰「咁不如做地產,香港除左炒賣,無發達。」某年,神差鬼使之下,他當了中學校友會會長,期望藉此組織,拓展人脈。最初辦了幾項活動,後來他發現校友出身背景和自己差不多,沒有富豪、生意人,很快就荒廢掉校友會。
香港人對股票、炒賣的迷信程度,比宗教更甚。黃子華十年前講過一次股巿凶兆,十年後又講一次。然而香港人仍然未醒覺,我身邊很多人,包括台灣來的、和尚道士、全職兼職師奶,菲印傭……都會炒股票,他們的理由是︰好像香港生存都要靠股票。

所謂正職、月薪只是「死數」,投資炒賣才是主要入息來源。大家都想着不久之後,他們就能夠靠炒樓、炒股票、買六合彩,發大達賺大錢移民,上班工作只是一種暫時出賣肉體的權宜之計,完成事情的目的只在於不讓別人找自己麻煩,枉談敬業樂業,更枉論為自己所做的事情開創點甚麼使之能長達發現。

可是,當他們經歷過金融風暴之後,身家清盤了,以前賺下的金錢一子下失去了。工作上,除了日復日的勞動和操作,技藝沒半點精進,對事業、世情也沒有獨到的看法、創建和計劃,打工仔便開始得過宜過,「過得一日得一日」。如果從事的行業,本身不具備延展性和龐大發展空間,例如會計、裝修、貨運,那麼抱着打工的心態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然而香港的情況惡化至創作行業都只是以打工仔的心態工作,無需創意甚至反對創新,那問題就很嚴重了。

◎小寶精神

黃秋生接受訪問指出︰「很多人都是混日子……有些年紀大的老行尊在那兒消磨時間,其實心裡在想︰『快點完啦,今晚我兒子從美國回來一起吃飯呀。』。」
上了岸的人如是,沒上岸的人,心態也差不多。賴野當然未上岸,遲婚的他兒子才剛上小學,家中開支正緊。而且需要靠公司的關係,幫助兒子報讀區內有名的小學。他望着那挖破的路面,心生一計,截住回頭的小巴,上了車,打電話給副總︰「老闆叫我今天放假,我有一份報價單趕着給他簽名。雖然老闆已吩咐,報價單交由上星期新來的寫字樓小姐負責,但你也知道啦,我不甘心交給她,這是我最後一份工作,我一定要把它完成。現在只有你這位紅人,能直接見到老闆。待會我電郵給你,請你幫我交給老闆,謝謝你啦。 」

副總印出報價單,單上標價七萬,拿去給老闆時,老闆一看,問副總︰「怎麼是七萬呢?剛才那個誰拿給我,報價是九萬。那兩萬塊給了誰?是她拿了還是賴野報錯價?」代為傳遞文件的副總不知就裡,啞口無言。

在好幾家公司待過之後覺得,香港或許將近六成的公司,均有相同的現象──人事極端複雜。而人事極端複雜的公司,往往業績比起人事簡單的公司差,甚至有點窮途末路的意味。造謠生事者通常只有一人,吊詭的是,他所處位置,不高不低,掌握重要資產,升職禍國央民,辭退部門真空。他負責的事情,不肯交予其他同事,其他同事懶理,有時連老闆都插不了手。大家敢怒不敢對抗,唯有私底下暗地裡講講是非,抒發怨氣。正常工作程序無法舒展,久而久之,搬弄是非成了日常正規業務的核心。

類似的公司不能靠工作能力和表現獲得器重,根本無業績可言。能夠獲老闆寵幸的,就是那些流轉在各同事間最圓滑最老練的終極無間道──韋小寶一樣的人。不必十分能幹,但求兩面討好,在人群之間如魚得水地暢遊。這種人每間公司都總有一個,韋小寶在清廷、天地會,都只是掛個虛名,然而有問題的公司,偏愛這種性格的人,予以實權,種下亂政的始端。

◎明哲保不了身

賴野自然不是韋小寶,他採取的策略和韋小寶相反,死守他的位置,和別人比耐性。報價單事件發生後,老闆辭退新來的寫字樓小姐,賴野重掌工程重責。協辦採購的顧問、公司法律顧問、彩繪專員、鋪金師傅、大廚、司機,三個月內先後辭職。賴野的責任更加重大,而「慘遭牽連」的副總,但求明哲保身,暫時不出席她最愛的客人參訪和伴隨老闆出行。

她認為自己退居二線,躲在辦公室裡埋首工作,儘管老闆短時間內看不到她的工作成果,也可以避過公司人事風暴。等到老闆發現無人可用,便會想起她的好處,提拔她到他身邊,貼身伺候。不能如願也沒差,反正她副總編的位置穩如泰山,無可動搖。

一日午飯,副總寫意在飯堂共來訪的大學教授用饍。飯堂隱閉,手機沒有訊號。飯後她發現賴野十分鐘內瘋狂打了六個電話給她,她回撥,賴野脾氣大作︰「你幹嘛不接電話?辦公室又沒人,老闆和客人在大門口等着拍照,怎麼打都不通,沒人拍照呀!老闆發我脾氣,罵我!這件事你要負全責!你自己去跟老闆交待!不要甚麼事都推給我!這不是我的份內事,你連自己的份內事都做不好,連累我要幫你背黑鍋!」

罵了兩三分鐘,電話掛掉,副總心裡想︰「你之前落難,我還幫你呢……」思慮未停,電話又響了,這次是老闆打來。



延伸資訊︰

香港病系列文章︰
  1. 以讀止讀
  2. 城以詐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