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即將成行

Kelly傳來一則新聞︰港青爭「工作假期」 黑工都做,附奸笑一枚。自從我表示有意去Working holiday(WH),她一邊羨慕我可以向目標前進,一邊積極地搜集各類負面消息,傳給我。傳負面消息給我的不止她一個,基本上我認識的所有人無獨有偶都透過負面新聞、道聽途說的資訊,警告我去到那邊日子不一定好過。亦有朋友說我這根本是逃避,沒計劃過去到那邊要幹甚麼,最終仍是失敗收場……
我想了好幾天,坦白講,真的為了不想幹甚麼而出門。有些人去WH的目標很明確,澳洲人工比較高,賺一兩年錢還就學貸款;有些人口袋夠深,去玩一年;有些人背後組織資助,去玩進修兼宜宣傳。
自然,這些機會都不是我的。不過,我想,也該有辦法創造屬於我的、自己的機會吧。
許多事情都是人看我好,我看人好。大家看我輕輕鬆鬆,說走就走,可誰又知道我心裡的真實想法呢?如果工作順順利利,是自己喜歡的,誰又願意捨棄安定的生活?要是身旁有一個人在身邊,安安定定持續發展,誰又想到處亂闖焦頭爛額呢?當然,也因為這樣才走得比較輕鬆,沒甚麼實則的羈伴和牽繫,剩下都只是心裡負擔。

這兩天吃完飯,徑自躺在涼意甚濃的瓦地板上,抬望那個黑色的新書架。書架剛好一周年,我望着架上的書,想着哪一本可以清理掉。這一本,參考用的,不行。這一本,很喜歡,不成。剛回來香港時,一隻衣架都沒有。如今三年過去,房間已擠得滿滿,一張床、大小書架、鐵支衣櫃、書枱、三桶櫃……IKEA 二千元全屋傢俬。當時連買西裝見工的錢都要問朋友借,然後,找到工作了,8千元一個月,月供一百元,花了一年時間,供完這一屋的傢俬。這些我都不打算留下,帶不走,就不用留,賣了最好,送了也罷。
之後的日子也是如此,一半儲錢讀書,一半儲錢還債。總算有借有還,經濟環境好轉了,但日子沒有好過多少。該讀的書該考的試,讀的讀完了,考的考完了,想做的事情還是做不到。既然如此,走吧,走吧。
望着長長的check list,上面要買的東西,又是我一年儲蓄。鞋子破爛不堪,大四穿到現在,底磨平,穿了,買一雙防水的吧,大學開始就一直想要。30L的outdoor背包不足以支撐一年的使用,故而又要換個背包。電腦倒不用換,現在這一台用得很高興,不過出發前還是要買apple care。機票要買,迷李倉要租,眼鏡都三年了,換一換比較好,免得去到那又要花一筆錢。迷你倉地是要錢的,假如我一年之內,沒辦法回來,還要請朋友幫忙,續租一年。畢竟書是最佔空間的負擔,但我又捨不得把它們全部扔掉。賣是賣不了,送也送不走,扔掉也不可能。

商議了一年有多的原旅伴活死人學長,近來不斷感慨自己可能去不了。工作的同事不想他離職,家人也極力反對,認為他應該留在澳門,累積工作經驗、建立人脈。明年他三十歲了,之後再也沒有機會,但他心裡面很想去︰「唉,無辦法,我年紀都唔細,澳門呢個地方太現實了。」他擔憂的,正是我憂心之處。
坦白講,我最擔心不是在澳洲的遭遇,本來我就一心想着吃苦才去的,沒想過能享受甚麼,全身而退。反而回到香港後的日子,才是最令人擔心。出去一年,回來之前,要請朋友幫忙,先租房子。找不到工作的前幾個月,錢花光了,很可能要向朋友借。等於重覆一遍大學畢業後,回到香港的日子。如果我的工作還是不順利,那麼三十歲之前,有可能心思思再出走一遍,回來以前又求救於朋友。可是,朋友們逐漸成家立室了,總不能無日無之地……
那麼解決辦法很簡單,再儲錢吧,多儲一兩年,經濟問題完全解決了,完全不需要依靠別人,再考慮出走吧。可是,多少錢才叫夠呢?有層樓收租,用租金來抵旅費,該是最好吧。但如何付得起首期呢?必先找一份人工比現在高的工作吧?錢多了,有閒錢,學炒股票。股票炒一炒,有賺有虧,虧了又要努力工作。房買了,租出去之前要裝修,裝修是一筆錢。供樓也是壓力,也是負擔。租不出去,或者租了給租霸,之後左擔心右擔心,後顧之憂反而愈來愈多……

想一想這些可能都只是自己心理上給自己的附加壓力。為將來擔心,卻忘了將來這東西,本輪不到人們控制。而究竟將來是何物?誰又能說得清楚明白?將來的「安逸」假想,確會阻礙人們前進,更何況這份心理壓力,只聚焦於將來能否賺到多少「錢」呢?
我想了許久,幸好所有阻礙我的因素,都只是心理因素。嗯,錢也是心理因素而已,誰能擔保將來我能賺到多少,能不能自己生活?云云。反正現下也沒甚麼非留下不可的原因,不如去玩一下吧。而且,一位四川的醫生網友和廣州的Wendy,也說明年去澳洲。那麼,就順理成章一起去吧,反正,若不是流連在外,守在原地,大家又會以各種似是而非的藉口,推搶不見面的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