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50歲前咪入會

這個禮拜又刪了幾篇blog,實在沒甚麼好寫,都是一些生活上的囈語,說來說去變不出甚麼花樣,就刪了吧。有時候覺得很矛盾,一個人如果對生活的微小的細節沒有感興,是寫不出小說的。但是一直說那些微小的時情,又會讓人覺得煩惱,有時甚至會帶來麻煩。不說,不說,可能很快就麻木了,如何能夠練出堅定堅強的信念同時不減對世界的關懷對實況的敏感呢?實在很困難。
而偏偏這個世界,大部份人都是麻木不仁。一般人就算了,他們平凡地活着,沒太大的動力也沒有多少藉口。然而,有些人不應該如此,卻偏偏如此,實在教人生氣。

老細後天要回大陸出席一個三天兩夜的活動,月前,副總已經興奮地告訴我們,她將同行。她在小編室混了十幾年,終於等到有機會和老細共度「秋」宵的機會。昨日她突然想到,按她的講法是菩薩保佑,提醒她她的回鄉證過期了。十年機會,不能落空,她發了瘋似的,拼命叫台灣同事幫她︰「上網找回鄉證續期要幾天。」台灣同事給她逼急了,她根本不知道甚麼叫回鄉證,問我,我淡然說,過期了起馬要一個月。副總死命不信,我上網印了一份續期須知給她,上書12個工作天,連預約,那大約就和一個月沒分別了。她打給肯生,肯生說可能有一天的吧,要問中旅社才知道。
副總我執超重,按着須知上的電話,打去中旅社。沒人接,就上網查。上網好像有兩個電話吧,至少兩個。她打了好幾通,一直按擴音器,我連錄音都聽不了。打了十五分鐘,打不通,就叫新來的實習生阿生幫忙打。很可惜小編部四台電話,只剩下她那一台沒有被老鼠咬斷電話線(可能是倒瀉太多粥麵,臭到老鼠不敢去),用阿生私人的手機打其中一個,她打另外一個。
好像是中旅社上環的直線吧。她打去,對方說在上環的中旅社可以辦,她至少把這句話重覆了五次︰「荃灣可以嗎?荃灣可以嗎?荃灣能不能辦?」對方好像又給了她一個電話,她打過去,問了良久,確認不知從哪兒找到的一個地址,對方跟她講了三次,她手上的地址是錯的,她也不信。糾纏二十分鐘後,她總算搞清楚基本資訊︰「一次性通行,八時四十五分開始接受,荃灣可辦,即日旺角取件。」她仍是坐立不安,不斷念說︰「好險菩薩保佑,不然這次就不能出去了喎。」當時是下午二時十六分。
半小時後,同事上洗手間,發現在隔壁房間的阿生,仍在打電話。同事說好意勸他,不用打啦,副總已經打通。阿生聽話掛掉,副總突然跳起,跑到隔壁大叫︰「你現在給我去荃灣中旅社,問一次性通行證的辦法。」阿生說︰「我今天要上課。」副總略頓︰「對喔,那你趕快走,現在馬上走,問完才去上課。」阿生道了聲好,拿了地址就走。副總回到座位,喃喃道︰「哎呀,我給他的地址是錯的喎。」
阿生並非正式員工,他是修道人實習,準備找一家合適的寺院,頓入空門,安排到這裡來,也不過臨時安排。四十分鐘後,阿生總算到了中旅社,問過手續,打回來滙報,講了一輪,副總尖叫起來,嚇了我們一跳︰「八點三十?之前那個電話的人說八點四十五,你有沒有問題楚的?再回去問過!」阿生說︰「我要上課呢。」「你給我回去問清楚再去。」阿生不知吃錯了甚麼藥,真的跑回去問,十分鐘後又再打來,把之前的話原原本本重覆了一次。副總沒能得到確切的答案,改問別的問題。
副總問︰「中旅社在哪裡呀?」
阿生答︰「荃灣……地鐵站對面。」他不大會荃灣的路,上次要我帶,才懂得坐車回公司。
副總問︰「是不是荃豐中心對面?」
阿生答︰「吓,不清楚。這裡有天橋,是通往地鐵站的。」
副總問︰「是不是荃豐中心對面呀?」
阿生答︰「呃,有van仔,站囉。」
副總問︰「咪即係荃豐中心對面囉,係咪呀?」
阿生走到van仔站前面︰「這裡寫XXX站。」
副總問︰「我都唔知你講乜,你去到荃豐中心,行返轉頭,話比我知。」
阿生說︰「我要上課呢。你可以坐的士。」
副總發脾氣︰「坐的士是可以,但我要知道是不是在荃豐中心對面。」
阿生傻呼呼的說︰「那麼我上完課之後,回來再走一趟吧。」

今天副總10點半才風騷回到辦公室,手中一抽抽日用品。甫進門,同事便問︰「呀結果你拿到了嗎?」
副總風騷說︰「辦好了,我昨天打電話叫老抽早上五點半去排隊。我九點才下去,他排第二位,之後叫他去上班了。」老抽是我之前的員工,有點年紀了,但很窮,副總當時覺得他太老,辭退了他。此後,副總有事沒事,上至沒有人幫他工作,介紹別人來當水魚,幫她買手機等等,都叫他。上次副總無事請吃飯,素來和他交好的總管把老抽也叫來,副總一開始就說︰「我不知道你會來,你等一下別吃太多。」
副總接着自豪地說︰「我九點鐘去都行啦,不用八點半啦。晚上要去旺角拿呢,我叫阿生去。」她還真記得,很準時,三點就叫阿生去旺角幫她取證︰「我問過,不用本人親自去。他說六點前取,你五點半去到,不要太晚。」估量出旺角需要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後,每五分鐘打一次電話給他,更新情況。
一年多以來,我寫過無數關於副總的惡劣行徑,都因為想把她的事情寫成故事,不宜透露太多,所以沒講。但這件事,真的令我很生氣。中午,我點了阿生一下,說她根本把他當成工人了吧,阿生也沒有反應。結果還是去了。副總仍是菩薩保佑,不枉她拜了四十多年云云,一口一句掛在口邊。

身邊實在很多人有宗教信仰,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我都認識幾個,無奈當中「正信」的人,百只一二。大多數人都只拿菩薩呀耶穌呀聖母瑪莉亞來當藉口,沒做錯事時求福蔭,做錯了事就說他們一定會原諒我。可是,很多事情明明是他們的宗教信仰所明文禁止,他們叫你不可殺人,你殺了人,去教堂跪一跪,在菩薩面前求一求,就沒事了,不負責任了,照樣往生西方極樂。天底下真有這種好事的話,那根本不是導人向善的信仰,那是黑社會。只有黑社會才是又做壞事,又有著數。
我支持宗教信仰的理念,許多宗教的東西就如先賢巨哲的名言,得其一二,即能導人向善,世界大同。同時擁有信仰的人,比較寬容待人,願意原諒別人的過失。只不過,習慣把所有責任、原因,歸吝宗教,這個人,基本上也就做不成人,看似甚麼都很易話為,遇事沒甚麼反應,實則他失去了一個人應有的活力和思考能力。只懂得求寬恕求原諒,久而久之,變得自私自利,更有甚者,發覺拜神多年,六合彩沒中一次,因愛成恨,怨天尤人,誹神殺佛。
既是如此,人還是別太早入會的好。先在人世間打滾一段日子,受點傷,犯點錯,好好地承擔自己該承擔的東西。等到有朝一日,徹底體悟人生無常,人力微薄以後,再入會,求點心靈安慰,了此殘生。

入會其實好著數。天主教、基督教每周日聚會,是溝女的最佳場所,女的質素基本也不會比外面差。你沒有工作,他們又會幫你找工作。薪水不低之餘,教會還會補貼你進修。我一位舊同學就是教會補貼他去澳洲讀了一年。如果是佛道的教派,可以用八折價錢,買骨灰位。十萬元一個,八折即八萬,自己不用,轉一轉手,淨袋兩萬。而且佛道教多低學歷的有錢阿太信,這些阿太,有錢但寂寞,老公兒子往往忙碌工作,分分鐘可以執返件,做下契弟,或者……我知道有些人的確以此為生,別講太多,斷了他們後路的好,搵食啫,犯法呀。
走筆至此,副總去神像下,取回她供菩薩的祭品。觀音誕,她買了些食物,想供。結果,她忘了。滿天神佛早上吃飯,原本應該一大早就供,她到了下午才記起,供了不到十分鐘,就拿回來自己吃了。我想,難怪連最基本printer顏色和印刷廠顏色都不懂,也能坐上總編之位,入左會,真係著數好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