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但願人長久

9月份反反覆覆,只做兩件事︰打文、刪文。這個月又大大話話打了三四萬字,然後,全部刪掉。下班回去,無事,寫完日記就坐在床上翻看以前的手稿或照片,看一會就冥想一會,把過去受的傷害無論多微不足道都好,挖出來拼命想把情緒拉到崩潰的邊沿以便繼續把故事寫下去。
可是,真的甚麼都出不來。
真是頭痛。


2013年開初之時,我告訴自己,今年要把「自己」找回來。我的執念、我的堅持、我的傲骨、我的……2013年過了九個月,這九個月來我不算很努力,文字寫了不少,事做了不少,連以前絕對不會做的都做了不少。
卻沒想到,日子又回到十年以前的模樣。白天待在一個不高興的地方,虛度日子,想逃離但又沒有出口。晚上回到房間,一個安,嘈吵的夜,獨自對着書,想情節,寫故事。想不到,就挖自己的傷口……又或者聽別人的故事。

伯爵終於畢業了,畢業回港找不到工作,便找我吃飯。他想當教師,卻找了兩個月仍找不到工作。他問︰「學長,你幾時再寫〈泉與井〉那樣的文章呀?」
我說︰「已經寫不出這樣的文字了。」
伯爵一面失望。他偶爾還會翻一下這篇文章,治療他那段慘痛的劈腿經歷。這些年他一直放不開,就和活死人學長一樣,患了創傷後患症,老是惦念着那個故舊的她。當然,我這個卑鄙小人,一如以往,和劈腿妹偶爾還有聯繫,也同樣熬過了劈腿妹的移情作用期,偶爾勒索她一餐飯。
Christy學姐也回來了,潛了水一段日子。原來她暑假去了台灣和星加坡,帶小學生的暑假營,8月底才回來。一回來,她又不斷講她那個不成氣候的星加坡同學,怎麼怎麼無知,怎麼怎麼不長進。她比以前更重視錢,到了開口埋口都是錢的地步。「我覺得人一定要儲錢囉,即係呢……」聽到我都覺得煩厭。她自從兩年前一次表錯情之後,就愈來愈港女,開始儲姑婆本……愈來愈像她媽媽。

一想到這些,心裡就難過。
幸福真的這麼困難嗎?為甚麼大家不把調整一下想法呢?真的只需要一點點的調整,世界就會改變……
十年前認識的人,經過了十年,毫無長進。犯的錯還是和十年前一樣,處理方法和埋怨都和十年前一樣。我瘋狂地嗆她,但內心始終不忍。叫她改,她又不肯。
前幾天大熊告訴我他師弟的故事。那個師弟和別人的溝通能力有問題,溝妞不成,在工作的地方講她壞話,順道把自己塑造成情深的模樣。我們自是取笑他一番,只不過可以想見的是,他這樣的劣種,一定會比我們更早得到幸福。或者比我早啦,早不過大熊。

最近經常想,圍繞在我身邊的人、身邊的事,其實都不是甚麼大事,小小的改變,就可以大大的改善。我一直在改變自己,一直在技藝上尋找另一種可能。學姐拼命勸我儲錢,我說︰「像我們這種年紀、這樣的薪水,能儲得了多少?不如投資在技術,去學開車或甚麼更好。」可是,她反對。
反對,也沒辦法。我無法改變她的改法,無法說服她,我的想法比較好、比較正確。
人大了才發現,自己改變不了甚麼,甚麼也改變不了。無論寫多長的文章,聲嘶力竭,痛心疾首……只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
就像我的文字,大環境不需要你,任你寫得怎麼好也沒用。大環境鄙視道德,你再怎麼強調道德也沒用。無論我怎麼做,都沒法找到我所渴求的未來……那種這個世界不需要我的感覺愈來愈強烈……

人們離離合合的理由,十年前後沒有分別。我過節心情,十年前後也沒多大分別。愈來愈覺得,在這個混沌的世間,莫說追求理想,連保存自我都很困難。或許,這不獨是我們這個世代的悲哀,是人類有史以來的困境。中秋節,一個人呆在電腦前的夜晚,欲語無言,唯有借一闕詞,勉懷那份抹不走又塗不糊的追思︰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1 則留言:

  1. 中秋節快樂,今天暫且忘記憂愁,聽一聽好歌,或者喝一點美酒,享受一下寫意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