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湯川學

總的而言,整套神探伽利略系列,最好懂的人,是湯川學。

儘管書中人物每談及湯川,均不忘有意無意地加一句、強調、埋怨這傢伙「是個怪人」。可是,在我看來,湯川學的思維模式非常邏輯、合理,不存在幻想,即便有時隱瞞、故作神秘,卻不是立壞心腸,而是基於「沒有確鑿驗證的假設不應公佈」的科學家精神所導致。真正覺得這傢伙實在很奇怪,只有福山雅治莫明奇妙地狂笑、像精神病患似的列寫公式之時,才會覺得︰「噢,這傢伙真奇怪。」
柴崎幸在第一輯每遭福山雅治留難,均會半嗔半怒吐出︰「怪人。」,第二輯開始也說︰「怪人伽利略的想法我永遠也不懂。」而福山雅治也不負眾望,演出時透出一種優雅、神秘、不近人情、文武全才的人應該存在的人格缺憾。
內海薰本來挺討厭,可是柴崎幸的臉,畢竟和天然呆的相貌挺匹配,她呆呆地問福山,案子該怎麼辦呀?之時。還是會覺得她是合理的,在畫面和聲音上有效地襯托出福山的才能。落到第二部,吉高由里子則完全牛頭不搭馬嘴。既缺乏內海薰雖呆但有承擔的刑警幹勁,利落和精明的臉孔又無法和福山雅治配搭。最初一兩集,想扮作厲害的菁英,發現在福山面前,完全比下去,因而在第三集換了一張可愛的臉,試圖挑起福山的「性趣」。再過三集,這種做法也無法勾起福山的興趣和觀眾的好感,自此以後,她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路人。真飛鳥至少有一台性能超卓的高達,吉高由里子甚麼都沒有。
第一輯電視劇雖然存在大量的狗血劇情,支節也較小說多,然而,日劇慣常的喜感、演員的特性、湯川學的能力和性格、帶點恐慌的懸疑,平衡地融滙,算是對小說文本很成功的推廣。第二輯卻失衡了,不能歸吝女角無能,吉高和萬年助手栗田孩子般的鬥氣很精彩,可惜無助劇情推展,而湯川的性和在第一輯已經充分說明,那麼,為了補充「女角」和「主角」的空白,製作團隊選擇加強懸疑氣氛。
悲劇就此發生。
懸疑氣氛加強了,卻因為劇情阻礙,實驗次數、規模也減少。導致一套偵探推理劇,漸漸傾向恐怖片。甚麼神秘的山區烏天狗殺人事件,女演員夜間謀殺導演……幽暗的處理手法,獨腳戲愈來愈來,反而令人覺得不適合、埋沒了福山獨有的氣質。
整體而言,我最喜歡《嫌疑犯X的獻身》的處理方法和組合,淡淡和壓抑地道出湯川學在科學怪傑的外表之中,還富有一絲常人的感情。尤其喜歡攀山那一段,福山雅治和堤真一的內心戲非常精彩,沒有日劇慣常的誇張表情、過份賣弄帥氣的畫面。這一段是電影原創劇情。
上兩星期從阿祖手中接過《真夏的方程式》,不知不覺把伽利略系列讀了個全。對於湯川學,也有更深一層的了解。這個東野圭吾筆下最著名的「偵探」,擁有天才級的推理能力,深知他「用處」的草雉,在偵查上給予湯川絕大的自由。而很不幸地,湯川這個人的思維模式太好懂──簡單、單接、是其是、非其非、邏輯,非邏輯能理解和闡釋的事情絕口不提,那份「物理學家的直覺」能洞識世人之間各種情感瓜葛。有時他的掩飾有也太完全,思想和感受幾乎是毫無過濾呈現人前──埋怨就埋怨、罵你就罵你,我要做實驗你阻我不了,直到成功為止。所以習慣了欺騙、隱瞞、得過且過的一眾刑警犯人和閒雜人等,反倒不怎麼能適應他的思維方法。
湯川學這個討厭小孩討厭到只要走近一點都會出疹的怪人,今回的搭擋竟是小孩子,委實令人訝異。然而仔細讀來,會發現恭平比一般小孩子老成得多,他的目光能洞識大人的情緒反應,相較之下,宣傳片內的吉高由里子反而更像小孩──白痴一樣的小孩。儘管我覺得電影加插吉高的配搭完全對劇情沒有幫助,但如果出現恭平戲弄小孩的劇情,我想也挺好玩。
湯川學利用各種理由逼迫恭平學習數學,可以看成是物理學家對有潛質小孩的特別教育嗎?湯川學非常督定地告訴恭平,知識趁早吸納,免得長大後遇上困難,沒有相應的知識解決問題。我不禁想,湯川學的童年到底是怎樣過的?學習學習學習學習?抑或他天才的推理能力使得他自小就意識到,長大後他會面對各式各樣奇怪的案件,所以趁早把知識一股腦兒地吸收進去……了呢?
還真是……耐人尋味呀。

延伸資訊︰

一、書評
二、影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