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6日 星期四

和攝影師吃飯

上周末公司辦比面研討會,我居然非常幸運地不用跟着副總屁屁,而是跟着特約的攝影師哥哥肯生。肯生來了大半年,我們之間沒甚麼對話,這兩天下來,居然聊了很多,也發現,原來攝影師的世界,和我的非常不一樣。
肯生帶了三個助手,他們都是人像攝影的,每個人的器材,光是一個人,就十萬塊港幣。又是單反、又是長炮、又是閃光燈。三個人湊在一起,一開聲就討論鏡頭的問題、腳架的問題、機器的問題。別人請他們拍照,拿起別人的相機就說︰「哇,這台相機個MON,HD黎WO,小長炮,zoom到20倍架。」看見別人腳架︰「哇,呢個腳架有轆架WO……個支就係BEN佬黎 。」衝到別人面前︰「呢支85,好野黎WO……」聽他們講話就想起自己和一些編輯前輩聊天︰「呢本做左個局部UV,好貴WO。」云云

和他接觸兩天,我才發現肯生比我想像的精明太多。原本我已經覺得他很聰明,做人圓滑,做事有交帶。不過他全盤配合學生予取予求的態度,實在令我有點感冒。我以為他也是為教奉獻的那一種人,後來才發現原來他也有埋怨,也知道這裡的人是甚麼底子和德行。想一想也是,肯生的專業是商業攝影,客戶非富則貴,都是大老闆,千奇百怪,他定是練就了一身好本領,才能如此應對這些麻煩友。

席間,肯生的學生高頭大馬出示一張PS過的照片,問他是不是很常用PS的鏡頭校正功能。肯生說,用鏡頭做了。一連說了三次,我們聽得一頭霧水,肯生解釋說︰「攝影的基本就是鏡頭的運用,鏡頭各有特性,特性沒有好壞,只看你如何運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何故照片拍得不好,原來是我不能從相機的觀景窗,看出照片是否歪了,變型了,一放到電腦就杯具了。
第二天早上活動尚未開始之前,肯生的助手艾雲看我在調機器。因為現場的環境非常暗,兩盞射燈又打在白色的佈景板上。D90左調右調,都無法正確測光。艾雲就站後了一點,跟我說先拍一張,然後用機器的放大按鈕,看看人臉膚色是否正常。「原來放大按鈕是這樣用的!」可是閃光燈一開,又不行了。如此的環境開到6400,仍是無法得到滿意的照片。總覺得,太白、太黃……真是受不了。但我又發現這是D90的特性……陽光下好好的,拍甚麼都很好看。室內不好了,拍甚麼都不好看……特別是人像。

肯生的助手全是用Canon機器,加閃光燈,左調右調,非常厲害,加上公司御用藝術攝影法師,我去到那邊,像個小學生似的。閃光不夠別人閃,技術及不上別人,仍是錯折感好大。我只是努力地使用不同參數,大量拍照,回來了解各項參數所獲得的結果。

攝影法師的照片COPY到我的電腦上面以後,跟我講了很多關於攝影的事情。一聊之下,才知道他老哥跟過央視的記者和葉青霖拍。他說我用錯了方法,有一回他跟葉青霖拍照,葉青霖要求他們在兩個小時裡只拍八張,不能刪除。後來一看,他的照片擅長捕捉光影,人物臉上剛好有一束光打下去,大約三份之一,使人物的臉部光和影分得很清楚。也因為他用定焦頭,景散的很漂亮,帶朦朧美。背景拍得很白,不曉得他怎麼搞的,因為我拍都黃黃的。那天我拍到後來,覺得整個環境都黃黃的,索性把白平衡調到5200,讓人的臉更黃、陰影更重,反而比蒼白的臉面好看。不過副總和攝師法師不怎麼喜歡就是了。
我又發展出從下往上拍的方式,避過射燈反射白色背景板造成的奇怪顏色,背景直接變成沒有顏色的黑的天花板。我是覺得這樣好看啦,不過,也不是需要的照片。
攝影法師看見肯生助手帶着閃光燈跑來跑去,頗為不屑,認為閃光燈這種東西只能在攝影棚裡用,而這種攝影方法出了攝影棚就沒用。同時他還批評婚紗照︰「那些東西沒甚麼意思。」這一點肯生倒也認同,他認為PS很厲害的照片已經不是照片,是插畫。攝影法師還認為人文的東西最難拍,既要有主題,又要有技術。換我的想法,他把大合照拍得很藝術,是很美的確不錯,但氣勢不夠,太柔和,老闆不會喜歡。
大會有一位攝影師叫火星,公關的姐姐說他很多人找,因為他拍的照片讓老闆看起來很威!很厲害,所以生意不絕。讓我想到攝影法師因為是搞藝術攝影的,搞藝術的人通常都瞧不起商業攝影(正如我很堅持自己不會出輕小說)。我想,不同的攝影有不同的用途,比如文宣和小說有分別,是這樣吧。

拍照拍多了也察覺到自己問題在哪裡,這個跟我在排版的時候所出現的問題是一樣的。因為我不知道該表達甚麼題材,所以排版時一直耗費時間在設定參數之上。拍照也是如此,而且拍照是靜態的,相機能表達的東西就只有這麼一點點。小說可以用一萬字描寫一個人的性格,照片不可以。花10分鐘修的圖,別人能看個十秒已經很長了。
如今D90的快門已經不太靈光,半按經常對不了焦,得一下子按到底才有反應。快門的回撞力也明顯較上月大……法師說這台機器是古董了,他剛來公司的時候,就用這一台。而他自己已換機器、添置很多器材。可是我就只有這台脫皮的D90(肯生︰Nikon最出名就是脫皮)和一支18-105得用膠帶黏起來的鏡頭……那麼我能做的就只有繼續用這台機器,思考怎麼拍才能拍得出滿意的東西來。只好如此。

老闆接連抄了兩個攝影師,副總又逼走一個攝影師之後,他們最近要求我學攝錄。TMD。不是不肯學,而是他們想利用這個機會,有藉口要我24小時on call又不加人工,學會之後他們鐵定甚麼事都叫我做,如果那是我原來的專業,那麼我無所謂,可是不是,這些東西都要時間學,又沒人教。更慘的是不能讓他們感覺到我有半點興趣,若有,他們就更名正言順威逼你去而又用奇怪的觀點來挑剔你……例如肯生有一次通宵三晚幫他們錄影錄到公司的機器沒電,故改用自己的650D來錄,結果副總大發脾氣……云云。
做人有時候很難,他們外行領導內行,既對事情沒有幫助,又無法告訴別人他們想要的是甚麼……不過算了,反正我又不是和他們做人世,過得一日得一日。

2 則留言:

  1. 子房,
    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是本地傳媒守則...
    以前見過一個'腦腫'叫攝影師去event係咁講的:
    "阿邊個你廰朝得閒無嘢就去'襟個製'啦"...吓!'襟個製'?
    影成朝press con叫做'襟個製'?
    講真,本地傳媒D所謂高層成日講質素,只係一種姿態,實際上求其到無普...
    講開又講,而家大陸好多雜誌D製作仲好過我地(例如大陸中文版National Geographic)...香港?"X假期"已經算高質啦...
    真係無嘢講...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何止媒體,其他工都係啦,碼頭工人就係實例。
      但係香港人只會覺得你做唔掂,唔會唸公唔公平既問題。
      所以查實我都唔想留係HK~~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