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差不多要找工作

新年期間公司客人極多,每天都要拍照,來來回回都是那個場景、那些面孔,一天拍一百張,一個月下來拍了二千多張。

每次那些人看到我,都說,那是攝影師呀!那是攝影師呀。我就很鬱悶,微笑說︰「我是編輯。」一天重覆好幾篇,差點忍不住大吼︰「我不是攝影師,我是編輯!文字編輯。」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別人看見你的時候,你總是拿着相機。回到本位,校文字校圖校版式,上司又說文字不重要、校對不重要,成語不用查字典,錯別字與她無關是字典出錯……
大家都好像覺得,攝影剪接是技術,而文字不是,識字的人都會寫東西、校稿。當別人問你是幹甚麼的,說我拍照的,他們很高興,喔!多拍一點。說我是搞文字的,別人說那即是沒事幹。




拍了幾千張照片,副總用的也只是老闆那幾張。這就是這兒的編輯方針,其他甚麼都不要拍,只要老闆。一位道長的訪問稿裡,有一半的照片都是老闆,但明明老闆和訪問稿無關。
老闆又是個只顧結果,不理過程的個性。他只要牌場夠大,中間的操作,如何安排人手,如何分配工作,細節如何,甚麼都不理。偏偏副總也是同一個性,搞到手底下的人,焦頭爛額。反正有功自己邀,有錯別人扛就是了,怎麼也不會開除。
新年前發生了一件事,老闆罵秘書是廢物,秘書大叔奮而說辭職不幹。副總其實也不喜歡秘書大叔,老是想坐他的位置,偶發慈悲心,打電話勸喻說︰「他都不是第一次罵你是廢物啦,有甚麼關係呢?」
我時常想把這兒的事寫成劇本,也許,得花個半年時間,靜下心來,才有辦法編成一短劇。

出來工作這兩年,發現領導的確很重要。一個在上位的人,用甚麼態度工作,下面的人,就有甚麼應對方法。
第一年工作的學校,校長是個極度嚴苛的人,雖然大家都不喜歡他、罵他,可是學校的運作是區內有名的。
之後一份工作換了個hea上司,他能力不足,唯有依靠大家姐(見Lost in Circulation)。而大家姐又是有名的瘋癲型,前一陣子跟舊同事通了email,一年內全個部門6個員工跑了4個……
今次的上司則是彼得效應的典型,該由他做的事他不做,不該他做的是全由他做。出了事,必然是他人的問題而不是他,自己又推到別人身上,反正所有都是別人的問題而不是自己的問題。不懂的事情不交給別人做,自己裝懂;以為自己很厲害,卻又不知全世界都笑他不懂。同事說了一句挺狠的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另一個舊同事則說,經常說自己很忙的人,代表他沒有能力。

在這兒九個月已經意興闌珊,其實第二三個月開始已經開始hea做,只不過最近睡得不怎麼好,小小壓力都覺得不太受得了。對着那個沒有邏輯的上司,很想諷刺他。同事努力試圖安慰我,其實也沒甚麼用。因為壓力是來自多方面。可能去年的確過得太舒適,都忘了做事必需努力。一件事做起來如果不覺得辛苦,是不會成功。
我在想大約六月份左右轉工作就最好了,其時應該考完IELTS。現在慢慢上網留意工作,看見心宜的工作就投履歷。可惜香港出版、編輯類型的工作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家,選擇不多,入行門檻又高,動輒碩士學歷,三至五年工作經驗……不過我還是會努力做的,做得多少得多少。人生就是用奮鬥來換取絕望。

因為IELTS好久沒有看書,但用心溫習進步也不是很大,這兩個禮拜已經有點懶惰,作文常常寫不完。作文寫不完更不敢寫自己的小說、blog,所有東西都停滯不前……呼,不能這樣,要更加緊密地按時間表工作,充實自己,為下一份工作,做好準備。

1 則留言:

  1. 工作期间忙里偷闲 抽了篇 容易理解得文章看看。支持一下! 有思想的人终归不会差到哪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