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捨己從人

昨日偶爾和西廂老闆娘MSN,交待了目前的工作環境。無獨有偶,她也以為我出家了……我出家的傳聞都有13歲傳到現在仍出不了,朋友都放棄介紹女生給我了,一臉「你這他媽的和尚要還俗嗎?」的表情……西廂老闆娘說︰「出家不是一般智慧人做的事。人本來就講求陰陽調和,沒出家還有家庭可以專注,可是當了出家人就有麻煩。」我突然問自己,我是不是也是一般智慧的人呢?
工作關係接觸了許多出家人,我老是覺得,他們比我這個一般的平平無奇的在家人更煩。有的老是媽媽媽媽掛在口邊,有的每日埋怨單費低學費高,有的和其他法師針鋒相對,有的欺負後輩討好老闆……如果他們不是光頭,基本上和我沒分別,我甚至可以大膽說,我的雜念比他們更少。現在我心裡想的也不過是和書有關的東西而已,有點兒煩,卻不是他們那種人事關係的煩。
上兩個月有位法師來到編輯部,他目前在某家佛學院進修,埋怨那邊的老師和教務長對他不公平,他的日子不好過,還狠狠地拋下一句這些人下輩子將會怎麼怎麼。我笑着跟他說了好人沒好報的逆向因果理論(見︰三隻陌生鬼),之後他證件到期,回大陸了,數一數都兩個多月,還沒有回來。

出家人對智慧的追求,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熱切,在他們而言,念經、拜佛,只是工作一環,一種職業。智慧又有甚麼用呢?有了智慧,房租能便宜一點嗎?有了智慧,就能升職加人工嗎?有了智慧,能夠改善生活品質、有人賞識你、認同你的能力嗎?
前兩天我問了即將離職的同事威爾,他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可是在這邊工作以後,他每天埋怨副總、老闆等等不同人的工作態度、待人接物,既違背教義,也無助他們弘揚佛法。他眼中,這間寺廟的僧眾,是佛經上說的外道,借教斂財。
幸好他相信因果,他相信佛法,如今他終於找到出口,可以離開這個地方。
我不禁問自己,我,到底相信甚麼?
中學時我義無反顧地相信文字和愛。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在這兩方面修練,學習如何寫出精彩動人的文字,學習如何與朋友、情人相處,無論多少人反對,終有一天,我會證明我是對的。結果反而是,在我不斷不斷思考着這些東西的同時,信心一天比一天減少,這幾天我甚麼在想︰「假如想把文字和愛這兩件事處理的好,那麼,別相信他們,一丁點兒也別相信。」
相信,就會產生感情,有感情,就有情緒,有情緒,就會生起得失之心,得失的忐忑和執念,必然影響判斷。情緒影響之下,怎能做出正確決定?不正確的決定,怎會導出正確的結果?
新居和車站連着一條天橋,昨晚飯後路過,兩分鐘的路走了十分鐘。在橋上,我想到一個段子。
某位男孩在天橋上等着剛剛相戀的女孩子,事前沒告訴她。故事開展有三個方面︰
1. 女孩拖着另一個男孩在橋上走過。
2. 突然一台吊車駛過,橋撞斷,男孩死了。
3. 等了很久還等不到女孩。
第一和第三容易後續發展。第一可以描寫女孩背着男孩各種惡行,大肆批評或者描述那些女性背後「不自覺」的感覺。第三即是那個說到爛掉的故事,女孩要求男孩等她一百天,到第一百天她感動了,男孩卻不見了。第二個我比較喜歡,故事在這裡就完了,不用再寫。愛情小說還能有甚麼開展值得我寫?不如直接KO它。
洗澡之後,花了一個小時想把它寫出來,很快我把筆拋下了。
半點感情都沒有。
丁點兒都沒有。
那算甚麼故事?那只是一堆分析這個男的和這個女的為甚麼一個站在橋上等一個沒有出現構組各種理由來分析故事為甚麼沒有第四種開展情況的一堆毫無意義的文字而已。
也許和尚們念經也是這種感覺。他們只不過念出一堆分析人生和宇宙真相的文字,最初念經,覺得新鮮。念着念着,忽然覺得,其實也沒甚麼,就這樣而已,不就是這樣嘛?嗯,就是這樣。還能怎麼嗎?嗯,不能怎樣。
信心就失了。
新婚的學長姐鬧離婚,學長找我訴苦,令我煩擾不已。主要是因為我把自己當成他,太投入了!整整兩天的早上都不怎麼能集中精神。吃完中飯,睡意較濃,就不在意了。我還是那句,別在情緒之中做決定。他只是嘆氣,連決定都沒辦法做。然後,我居然跟他說︰
你勉強挽回,衝動地,就去,風險很高,輸贏未知,但絕對可以了一件心事,成功你可以得到她,失去自己;輸了失去她,也失去自己。你不想死,就用溫和的法子,九成會輸,你會失去她,但不會失去自己。
說完之後突然想死……幹嘛我要說這麼多?幹嘛我要跟和尚說,因果是佛陀騙你的,他老哥是一等一的大騙子。
自己不相信就算了,為甚麼要破壞別人的信仰?
原來我是吊車,毫不留情地撞過去,毀了橋、毀了男孩、毀了故事、毀了希望……誰能保證女孩看見他在橋上等着,感動落淚,從此以後甜甜蜜蜜,生兒育女,美滿幸滿。
為甚麼類似開展不在計劃之內?
我在害怕甚麼?
坦白說,如今我在別人面前,已經可以好好的控制情緒,和其他人相處方面,甚至是教科書一樣。我知道你會說甚麼,我也知道你會期待我說甚麼,因此順應地說下去。不會一言九頂,不會發表謬論,不會展示那一點點「小聰明」,因為我知道你不懂。偶爾露出一點點小破綻,讓人覺得,原來我都會有情緒的,原來你和我是一樣的……緒如此類。
不是刻意地消滅自己的存在,而是把自己塗上一層保護色,隱藏起來。變得和其他人一樣,就沒有人會記得你。所有事都順着別人的意,就沒有人對付你。
這是太極,太極的第一道心法︰「捨己從人。」別人打過來,先不要反擊,摸清對方的勁,順着他,隨他打過來,再順勢撥動……他會跌倒的,因為他沒有着力處,順着自己的勢,跌了出去,甚麼也打不到。你還站在原地。
上星期買了《明月》,莫言專號,刊登了一篇莫言的中大演講稿,題目很土,〈文學與我們的時代〉。他這麼說︰「貼着人寫就是要作家設身處地地推己度人,然後不是用你作家自身的腔調,而是用人物自身的腔調去寫作;不是用作家的思維來決定這小說和故事的發展方向,而是用人物的思維、人物的性格來決定你這小說的故事走向。
這,不是「捨己從人」是甚麼?
新聞也好,身邊的朋友也好,甚至有些比我年紀大上許多的「長輩」,他們處理問題,特別是家人和情人之類,肆意任性、率性、衝動、發脾氣皆有之。雖然我覺得不應該,卻也暗暗的羨慕……真好呀,如果我也可以,多好呢?
可是我做不出,已經做不出。或許有一天可以,但至少暫時不行。我可以發脾氣勉強對方順從我一次,但結果又如何呢?自己被情緒操控,好像得到了,然而將來終於會有一天,對方會以此為藉口,翻舊帳,最後又是不可開交。
前期月刊,同事找到一個錯處,他認為A應該是A,上面寫了B。副老堅持她是對的,B是另一種形式的A,臭罵了同事一頓,罵他不應改的跑去改云云。結果上到編委那邊,編委發現,罵了副總,老闆也罵了副總,副總回來罵同事。結果同事辭職。副總欲哭無淚。
她要死,與其阻此她,不如送她一程。她開心,你又少一點煩惱。
「捨己從人」
然後呢?
然後可能就是念念俱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