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7日 星期一

求甚麼?

他們沿着一條中間路線在人生中漂浮,而不是在人生中生活,他們用漫無目標的時日與毫無價值的回憶來填餵自己 ,就們一群飄泊的影子──惟有甘願在苦難的堅實土壤中去生根立足時,它們才能夠獲得實質的存在。(《瘟疫》)

美嚴決定去中大,不去台大。她沒有徵求我意見,也沒有跟我聯繫,都是瑤瑤跟我說的。我反而有點欣慰,這說明了,是她自己下的決定。許多情況下,自己下決定,即使日後證明那是錯誤的,也比起聽從別人安排而下決定來得重要。
這裡面沒有甚麼大道理,說穿了也不過是後悔和不後悔的反覆論述。我常說人生需要智慧,我們喜愛聽道理,覺得智者講的東西,就是在別的層次,可是,問心,人生真的需要智者嗎?我們需要一個哲學家在身邊時常提醒我們人生的真諦嗎?
不,其實不。一般人,生活之中需要的只是基本的吃喝拉撒,不需要道理,更不需要目標和理想。理想令人疲累,沒有理想的人和鹹魚沒有分別,有理想而不能實現則連鹹魚都不如。
最近不斷地審視畢業同學的生活狀況,寫了幾篇文章投稿,其中一篇已確實不會有人要,PO到這邊來,仍然冷清。人看多了以後,發現70%的人,沒有夢想,也不需要夢想,也不需要理想和目標,來來去去講的都只是穩定工作、穩定的工作和穩定的工作。閒時也不需甚麼娛樂,能用一下智能手機,膚淺地聊一下電視劇和電影情節就可以了。
這是他們的生活,這是他們的興趣,無論外人怎麼介紹、強逼一些「高尚」的文化,他們也絕不會改變他們的習慣。這是他們的圈子,與其疲累地學習和享受新的文化和娛樂,不如維持現狀,反正,快樂是無分高低多少的。


在認清或者接受這個事實之後,沮喪得不得了,好像某些東西破掉一樣,又好像不得不接受,過去多年的天真遭否決……給自己否決。
遇見的人愈多,看見的事情愈多,那份沮喪和失望,愈來愈重。回望自己的日子也是得過且過,就不由得想,唉,不如就這麼算了吧。
工作是做到沒甚麼動力做下去了,既沒甚麼興趣,又不是很忙,好處是可以寫寫小說打打blog,不好的是,再呆下去別的公司也不會承認自己的工作履歷。可是又不敢辭工找別的工作去,一來香港編務工作實在太少太少,每次上網,來來去去都是那幾份,美容雜誌、財金雜誌。二來,昨天和學校的舊同事聚會,聽見有一位很厲害的同事,如今也沒有工作了,當了兩三年的教師,因為學校裁減人手,現在沒有正職,只好代課。心裡面,不禁枉恐。求職信斷斷續續地寄,真的要走嗎?卻又不怎麼確定。留下來沒甚麼,走又好像沒甚麼。
公司方面是不太想我留低了,這幾天都看見副總和同事低頭接耳,一定是關於我的事情,才會這麼明顯地低頭說話吧。也對,我在這個領域既沒認識,對工作也沒有熱誠。又不像副總樣一畢業就進來,出不去。但是要到哪裡去?我也不曉得可以到哪裡去。每次看到那些招聘廣告,都需要很好的英文,我的英文又好不到那裡。需要二年以上的編務經驗,我也沒有。
每個朋友都叫我轉行……千辛萬苦地進來了叫我轉行,我也不皢得,到底是對是錯。一直留在學校可能現在被裁掉的就是我。
日子這樣過下去我會怎麼樣呢?厚仔去上海了,我都好想去,好想離開香港。留在這兒也不知道可以幹甚麼,不留着,又不知可以往哪兒去。好像又重覆大學時候的事情,但大學不一樣,會知道,即使怎麼不願意,呆四年之後都可以有一張證書。一紙證書。可是出來工作以後,比以前更加絕望。總覺得無論怎麼努力,修再多的課程,到最後,可能也只會落得餓死街頭的結果。
同事達羅也想離開,他從一開始到我進來都想離開,可是公司上下都很喜歡他,寵着他,副總甚至把他當徒弟看待。但他心裡面卻不喜歡這還。還真厲害,沒有人看得出來。我有時候覺得,公司連他這樣的人都留不住,這麼虔誠的信眾都留不住,還算甚麼宗教團體呢?不過無論我每麼看不過眼,他們仍是可以按照這麼模式運行,永續,不必改變,他們也不介意這樣的東西遭人看扁,自我感覺良好。
這,不就像那些普通的基層巿民一樣嗎?對自己沒甚麼要求,對生活的要求限於娛樂,對世事沒甚麼感覺,對人生沒甚麼期望。期望?有,不也是徒添煩亂,遭人嘲笑……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人生。得過且過,虛度光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