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構築一個便利身

不知不覺我已經變成了這麼樣的人,不懂的,實說不懂,懂的,也裝作不懂。原因,細說起來我也不知道原因是甚麼,反正,目前的工作環境就是這麼樣。
換了一家宗教出版社,他們因為很難請到人,連我這個沒有信仰的人也請來了。編輯部共有四個人,其中兩個是信徒,我和負責製作的考姆不是。同為教徒的烏扎和瓦德,對我們兩個,都略有微言,老是認為,我們兩個不投入、做事沒有熱誠。
打打逐字稿而已,需要有甚麼熱誠呢?
烏扎昨天忽然跟我說,雖然求職上要求應徵人是佛教徒,但也不一定、也未必。想請教徒,是因為他們工作時會覺得這件事和他們的生命有連結,不介意多付出一點時間在工作上,比較有熱誠。我虛應說,也是,可能,將來吧,慢慢來。

然後聊着聊着,又撒了一堆謊,說自己家裏怎麼樣啦,如何如何,反正虛擬一個背景,讓他們覺得好像很了解我就可以了。畢竟人就是要這些,如果認真跟他們講我的經歷,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講着講着,最後我實在是不想話題再打開了,用一句︰「工作,最緊要出糧。」作結,這也是,厚仔和大熊教會我的東西,這是工作最重要的東西。如今,瓦德已經認定我是金錢至上的香港人。這也不錯,至少在他心目中,我不是那種空談高義,充滿理想的青年。
理想,是有的,但愈來愈不相信、愈來愈不認為自己會達到了!
好久以前,也不算很久,前幾年,我還在相信,只要能寫出好東西,就有人會賞識,能夠出書寫文章。雖說寫東西沒有很勤,但至少也用心,七年以來沒有任何一次投稿成功,也沒有想過放棄或是改變路線。直到這兩年,心裏起了變化。
先是認識了一位作家,他書中的自我介紹是年青一代最擅寫灰調和懂得音律的不世奇材。他老哥22歲,用了他媽媽兩萬塊,出了兩百本用來娛樂自己。以前我對這種人也不怎麼在意,可是認識他之後,他那不可一世的態度,令我在台灣養得很好的脾氣,一下子回來了。他很「意外」地讀了一下ooparts幾篇文章以及宋隨,然後說︰「呢d野通街都係啦(這些東西滿街都是)。」我默然。
這個人比我少着幾歲,小時候開始學西洋樂器,好像是玩小提琴還是別的,忘了,是一位朋友的前度女友介紹下輾轉認識。我最近在寫一系列關於80後的文章,投到文學雜誌去。寫了1.5篇,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寫一下這個人,他和我一向認識的在屋邨長大的人很不一樣。
大熊那種在高登寫咸故先令自己有了名氣之後再想別的辦法的念頭,我也有一點點動氣的,因為,他不懂我。不懂也沒關係,因為他不是文字專業的,就如同最近uwants上面,有人貼了一篇炒樓經驗,那個傢伙是廣東話寫的,而且廣東話也寫得不好,可是,十來天的點擊率輕輕鬆鬆的超過了uwants小說區十年以來數千個帖子點擊率的總和。這就是大熊所說的事情。聽說東方已經聯絡那位作者,要出書了。
康康最近也當上了編輯,我跟她說自己寫了本書,想出,她第一說法是︰「你去多認識人嘛!」人脈比作品的品質重要。她說了好幾次,說了之後,我就去翻台灣的文稿,讀了又讀,修了又修……然後,又想起,人脈,沒有人脈,最後還是屈死。
我一直認為工作一定要是自己喜歡的,不然換來的錢,也不會快樂。可是,現實是不可能每份工作、工作的每個細節都是自己喜歡的。我也想到了,剛回來香港之時也在學校窩了一年,當時也覺得無謂,我不會教書也不喜歡中學,但工作比較輕鬆,而且學校的經驗難得,所以還是乖乖的窩着了。基本上現在我也是抱持這種想法,而且厚仔說得也對︰「屌!你都on撚鳩既,出糧咁燃大件事佢都唔講清楚,你因住無糧出呀!成日話自己窮,做野又唔撚計人工。你又話要交學費既仆街,梗係計錢架啦。掉。我話撚知你啦。」
也的確,現在也不過是重覆以前的口述歷史而已,基本上花1/2的力去做,也嫌多。既然又沒有別的工作,他口頭承諾的薪水也是我心目中的數目,就先呆下去。沒有錢,連生活都成問題。
因此瓦德視我為見錢開眼的香港人,我心裏面有有點歡喜的。至少我不用花時間解釋,為甚麼我很忙,為甚麼我下班要寫東西,為甚麼我要搞得自己這麼勞累而半點收獲都沒有。他們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想法,也有一個虛構的我以後,很多事情就容易辦了。
我發現這個做法是非常便利的,對一些初相識的人,反正他們不打算深究、不打算把你挖得很深,要他們了解我的想法,是非常艱難的。何況他們都是非常虔誠的教徒,多說兩句就會說你執着呀,然後用他們深信不疑的佛法來開解你、企圖軟硬兼施要你相信他們那一套。就等同每一個朋友聽見我想當編輯都說︰「轉行啦,夕陽行業又搵唔到錢。」我都不會說話。沒必要說服你們接受我的想法,更何況我自己也知道,說服不了。每個人都怕其他人否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喜歡,又何必多說呢?而且,大家說的都是一種普世的價值、普世的生活方式。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如果我說了就得罪所有人了(不然你自為我是怎麼一個人去了台灣的呢?)
人大了,才明白許多東西不必解釋,不用解釋。別人以為是是怎樣,沒多大關係。別人認為路該怎麼走,但他不是你,不會明白你想要的東西,你期望的生活。
所以呀,結論是,路怎麼走都沒關係,反正,殊途同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