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阿怪

前天和大熊聊天,感概現在的生活,被許多東西絪綁着,動彈不得。為了出書,選擇了編輯作努力目標。為了當編輯,要先修完編輯學的課、再讀碩士。讀書,需要錢,龐大的金錢。為了讀書又要工作。這麼下去,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得到自由。
大熊說, 早在中學時、小學時,我已經被綁住了,只是我當時故作清高,不唸書不考試。如果那時候我認真讀書和考試,現在也跟他一樣,有錢去不同地方旅行了!
也跟他們一樣,被工作絪綁住了。
我說,我並非清高,而是當時已經絕望。十年前我已經知道,即使書讀得很好,試考得很好,將來也不過是一屆打工仔而已。畢業後浸在工作之中,無法逃離。何況那時候醉心寫作,連創作班的導師都說我行,便覺得不久的將來,目標就會達成。誰又想到,這麼一擱,竟已十年?
五年前我已經常說︰「如果當日預見自己今天這個模樣,早就跳樓死了。」至今,這句話仍掛在口邊。硬要說的話,我還沒死,也許是對世界和未來,還有一點期望吧……抑或,我憤不顧身地投進這個旋渦之中等天收,只是想驗證自己的絕望論,用行動證明給世人看,我,是世界一椿巨大悲劇?
真正的悲劇是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得到這是一椿悲劇。
更悲哀的是,作為一個個重覆又重覆的悲劇舞台,並沒有下台階。而且,劇本不是自己寫的,導演的要求隨時改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