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由不得我選擇

最近老是想感性一下,寫一些感性的東西,可是每每寫了百來字,就變成諷刺。總是無法好好的傷春悲秋地感嘆一下。最近又聽了好幾個故事,這些故事的性質都差不多,夫妻吵架、朋友反目、經濟不景……每件事都差不多。我想感嘆的不是這些事情有多令人婉惜,多麼令人感概世事無常,而是…找我傾訴的對象,竟然由少女,變成大嬸了……這種變化也太快了吧!
那些少女情懷我還可以一笑置之,覺得青春離我已遠。這種感傷已經夠傷感了。然而大嬸們又是另一回事。那些事情都是見慣見熟的,也沒差,但大嬸的年齡,再加上她們說完之後,必定絕對以「你還年輕」作結。TMD,我晚上睡着了都會造惡夢,問自己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傾訴的對象變成大嬸,那我哪裡還有巿場?
唉。


工作的事情仍然未有着落,暫時我還不心急,但再過十天都沒有面試,就大件事了。看見三聯請採購,我在想,要不要去。我是完全不適合做生意的類形,採購其實就是書商。大家都說我去幫公司做生意,是倒米。我也明白,加上我不想又做一會兒覺得不合適便離職。
去年看星座和生肖已經知道,今年下半的工作運不好,難找到工作,亦有出差的工作,還有稿費。這三者之中,我覺得稿費最重要,畢竟寫了這麼多年,若是有稿費,總算是一種肯定。可是,稿費這東西,別說交租了,連飯,都不夠吃。
唉,好想死。
雖說有許多工作大概我都做得來,可是大部份都不是我願意做的,做不來。編輯說到底也不是非常適合,我對於企劃案的撰寫不是很擅長,特別是能夠為公司謀利的企劃案。淨是做蠢事呀我。假如作者大部份都轉用電子平台出版,不到十年,編輯這一行就會沒落。因為過漏的功能不再重要了,而所有事情都會趨向兩極化。所謂沒有大師的年代也是這個原因,大師是發掘的,如今發掘的過程不存在了,出版社亦不會投放資源,培養作家。
而我,假如能活到那個年頭,應該會中年失業吧!如果能當上作家大概不會。
大熊和阿Pan都說,我沒得選擇,因為我沒有工作。沒有工作,是不能選工作的。我這輩子呀,都是如此,從來由不得我選擇,都只是別人選我。

在台灣的文章排好三篇了,可以出試讀本,有興趣的可以找我要。還剩下校對未做。還有一些部份要排。該說的都說了吧!應該目前為止沒有遺漏。就欠書名了,改個平實但沒創意的呢?還是用回原本那個別人看不懂的書名?抑或源用旅學台南這個名字?有一種飄浮但其實從來都不飄浮的日子……這次的修改把大部份非常個人和私密的東西隱去了,更貼近社會了,這是必要的。等到這部書有讀者之後,再補回去。這本書會再版的,會印成實體的。可是我跟出版社這麼說,他們都不相信……不管了,目前只能寫下去。我是個狹窄的人,從來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可是我卻老是做不起來,又做不了別的事情,

最近老是在想一件白痴的事。如果我能夠借到二十萬,去澳州住一年,好不好呢?如果我要出門,成本一定會比別人更高,要留個地方付一年的房租,還要機票、旅費等等。如今又回到大學時候的生活模式,有時間沒錢,沒時間有錢。希望七月份能找到工作,到時候就可以去新加坡了。答應瑪莉學姐好幾年,總是無法成行。唉~~好想去去旅行,寫寫文章,就此一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