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庸碌一生

「好想轉工喔!找甚麼工作好?」路比進入公司五年,這兩個月來不斷埋怨工作苦悶。我說以她的資歷,找別的工作應該很容易。可是她說除了文員之外,不曉得自己可以做甚麼工作。我說︰「想想你喜歡的東西吧,有目標比較容易。她想了老半天,自己實在沒甚麼興趣,能說得上的工餘活動,也是為了陪男朋友學的︰「如果真的要說,就是琴吧。」早前看報,得知香港僅餘的手工琴軒正缺乏人手,傳了連結給她,她忽然很興奮,看了好久,問︰「好哇,可是要做甚麼的呢?」我答︰「應該甚麼都要做吧,店面銷售、清潔、客服……小店通常都是這樣。」
她瞬即回覆︰「吓,要當售貨員?我才不要。不能造琴我就不去了。」

我說︰「怎麼可能一開始就造琴呢?一定是從打掃開始的。」
她仍是那句,除了造琴之外別的都不願做。三個月來,每次上線她都述說着同一番說話,可是一封求職信都沒寄過︰「我不知道該做甚麼呀!」
Kelly情況也是如此,入春後一直埋怨上班沒事做,在浪費時間。我羨慕不已,她卻纏着我,問如果她想做一些可以接觸很多人,辦活動的工作,總之要能領導的。」
「這種工作,想來想去除了銷售員,就只有公關。或者博物館的策展工作。」
她見了好多封信,搏得一次面試機會, 雖然不知道性質,她還是想轉過去︰「至少能改變現狀。」我默然。
第一年DSE,特別多女同學跟我說想當護士。我對護士沒甚麼好感,問她們為甚麼想當護士︰「只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我搖頭︰「也不一定要當護士,找一些自己喜歡的工作或者別的東西讀一下再說。」她們說︰「護士人工高呀!」我說︰「是的。」
我心情鬱悶,問仍在學校的肥鼠,他說︰「要有目標,好難既。」令我想起當年我任性,考試不讀書,他強烈反對,認為把考試這個遊戲玩得好,人生才有希望。
也是,從來沒聽過他埋怨現狀,不似數碼暴蕾,老是在埋怨,說生活枯燥,想去流浪,想去讀書,想去別的東方。大熊由她中學時聽到現在,少說也七年,我說︰「我也常這麼說呀。」他說︰「你像她那種年紀,早去台灣了。」我苦笑。
時常把人生目標呀甚麼的掛在嘴邊, 跑來跑去好幾年,渴望的事情仍未達成,負了一身債,然後,找到工作了,薪水遠遠不及他們。然後,還要,繼續負債,向一條自己也覺得會一事無成的路走,走,然後在遺憾中死去。
而它們呢?走、走、走,路上風光如畫、無風無浪,然後,同樣地或多或少地帶着遺憾,遺憾少年不衝動,覺得自己一事無成,庸碌人生。
但無論如何,路已經走上了,要回頭說易不易,說遲太遲。路是這般地長長地向無目標之地延伸,到最後,所有人,從物理上而言都是公平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