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碧水寒山─奪命金

我時常覺得杜琪峰是個精神兩極的導演,他最拿手兩種題材︰愛情小品和黑暗暴力,兩種題材風馬牛不相及,甚至互相排斥。奪命金從戲命到劇照都是黑社會路線,影評突出劉青雲的戇直和愚魯,深心以為又是一套用極端黑暗和暴力警誡世人的作品,沒想到大導鏡頭一轉,略帶荒誕和寫實的黑色幽默,同樣發人深省。

故事採用三線形式,交錯敘述故事。三條故事線以鍾原的「離奇」劫殺作明線串連,金融、財經,扭曲的社會現況作暗線串連。這類有點複雜需要動一點腦筋,著重影像細節更甚於對白的電影,在香港上映注定要賠錢,原因和電影主題相同︰過度金融化的社會令人心扭曲,往日價值觀掉失致人們失去欣賞藝術的能力。
電影的鏡頭說不上非常隱晦,搖晃匙圈反映Teresa內心惶惑不安、無敵樓景反襯環迴山海不盡不實、街巷劏房對比金融樓巿繁華榮景……戲院內觀眾毫不收斂的笑聲說明劇情並不難理解,可是比較同期上畫的《那些年》,平日一天八場,假日至少十場的上映場次,《奪命金》假日裡僅上映兩場,恰恰是現實對寫實電影的諷刺。
整套電影感覺是導演和編劇在角力。導演擅長利用影像描敘角色心理,減省多餘對白引發演員演技和舖排細節交待劇情。然而從《奪命金》的劇情,不難發現編劇擅長利用大量資料、寫實地、詳盡的對白,主導劇情發展。一個擅長動作,一個擅長對白,兩者的角力令三條故事線出現主次之分︰三腳豹是導演拿手好戲加上演員演技精湛,對白刪減至最少而動作場面,顯得劇力萬鈞,是三線之中最主要;Teresa一線是導演和編劇的平衡線,既能保留編劇冗長對白、又有足夠空間給導演用影像細節提高劇情張力;張SIR的故事線盡顯編和導無法磨合,令三線磨合點頗為突兀,變得最為次要。本應張SIR的調查和張太的買房是三線會合之處,反而是內容最薄弱,為了兼顧張SIR和張太的劇情合起來不能的份量不能超過另外兩條線,似乎作出相當份量的刪減。不然,很難解釋電影中段,一小節鍾原受襲後Teresa和三腳豹的倒帶缺乏緩衝硬生生插進來,令筆者覺得不暢快。筆者推敲或許是編劇、導演或者演員在本應三線合流之處表現未如理想,才使劇情交代得不夠流暢,破壞整體節奏感。電影配樂也未如理想,原本主題配樂的確能增添詭異、荒誕,達到嘲諷之效,但唱詞沒有去掉,歌者濃厚的民國風唱腔帶著一種陳舊氣息,老戲院夜上海的氛圍破壞了幽默感,令電影在重要的環節變得不倫不類。這,或許也算是黑色幽默。
佢收紙皮,一蚊收兩蚊賣,cash!
《奪命金》可算是杜琪峰執導的電影中少有節奏緩慢的電影,馬家輝先生評論指十五分鐘非常沉悶,過後劇情將爆炸性發展。進場後我一直掂記十五分鐘的時間點,然而當我發現「沉悶至爆炸」的轉捩點,看一看手機,已經過了將近五十分鐘。離開電影院後回想,五十分鐘也說不上是劇情轉捩,只能說是自己集中力不夠,果然沉悶與否因人而異,節奏緩慢也可以引人入勝。
《奪命金》終局前的畫面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張SIR一家得知大陸客高價收購單位,兩夫婦表情錯愕中尚算冷靜,但小姑的接近智障的過火的不諧協的表情,才是整套電影最精要的畫面。成人刻制冷靜的態度有如冰冷高樓築起的鏡面圍牆,導演透過孩童的臉嘲諷著世人的無知、愚昧,努力無用、搶劫無功,若要大眾欣賞這樣一幅寫實的諷刺畫,則需要向三腳豹、Teresa借一點運氣。

延伸資訊︰
  1. Black︰《奪命金》影評︰幽默的奪
  2. 鹿米館︰真實的「奪命金」比「奪命金」更奪命
  3. 安裕︰令香港砰然心動的杜琪峰電影
  4. 電影調教室︰《奪命金》貪妄與荒誕來構成的故事
  5. 馬家輝︰杜琪峰和他的演員
  6. 黃勁輝︰與杜琪峯談文說藝.編寫《奪命金》的時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