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日 星期六

小點子

放假真的很舒服,但也許只限於有工作時放假,沒工作的假期很辛苦,因為沒收入。有收入而又能閒閒地活著,才是我渴求的生活。只怕,在香港永遠不能有這種生活。為此我應該更努力向外發展吧!
昨晚和BILL興致勃勃, 談論不如一起創作一篇和精神病有關的故事。大概是我作一些故事安排和修辭校正,他為角色提供專業的精神意見使之合符精神病學原則。我一下子就把故事大概想出來了。背景在一所小房子,興許是唐樓、劏房或者,總是是壓力很大又很少的老房子,裡面有一些設施共用。也因其太老舊,常有地產公司派來的地產公司派他收樓,卻用一些可能會導致其他人精神失常的方法,致使這所房子五個住戶都或多或少都患上了精神病。
然後這所房子發生了殺人案,或者正確來說有人死了,在尋找過程之間,加入了如心理犯罪實錄的精神資料分析方法。雖然想起來,這一篇興許會抄襲許多情節和橋段,但想一想,就覺得挺有意思。這是新工作以來想到的第一個故事。唉……
近來總覺得在文字上很阻滯,滿有自信的留學文章投了一年,這麼久了,還是沒有辦法找到出版商。雖然也是意料中事,但箇中錯折難免。上完編輯學之後,覺得要改變投稿方針,不應只投一份稿,而是投一個計劃案。告訴他們不止是一份稿件,而是一系列的留學書,標榜親身經驗和文化觀察。可是計劃書因旅遊簡介佔了時間,一直難產。最近都是這樣,沒有時間構思,所有功夫都擱下。
武俠小說的寫作也停下了將近一季,尚欠一些細節,特地回深圳一趟,找幾本工具書參考。真正寫下來才發現自己不懂寫的很多,無法用簡單的字句表達真正意思。真的要「的起心肝」,坐下來靜心寫文章才行……可是要我「的起心肝」比甚麼都難。時常想,是不是這樣的性格使我至今未能成功?或是因此而造就了這樣的我?這個答案也許到我死的時候才有辦法回答。希望到時候還有氣力說明。
karing和chole最近挺頻繁地問我幫她們改作文和IES,這些小妮子,無事不登三寶殿。不過我改得挺開心,雖然因工作太忙,評語愈來愈短,也愈來愈少時間批改和刺激她們的思維創意。
BILL問我,有沒有後悔當初推掉TA跑去當CA,我說沒有。當TA比較閒,我也喜歡對著學生們,和他們一起完成作業。但長遠來說,對我的理想而言,留在學校不是長遠之計。可是現在看起來,留在這裡也不是長久之計……工作一直轉對寫作不好,但一直做一份對寫作有害的工作,也不太好……然而最好的方法,總是擦身而過,與我無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