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畢業季

我想過用這樣的開頭︰
「光陰飛逝、日月如梳。人生有如白駒過隙,這頭看見馬鼻,想抓住,馬尾已經自手中溜走。」
他媽的文藝腔呀!實際上畢業一年我和朋友MSN,最開首不外乎一句話︰
「唉!」
僑生的對白莫過於後悔當初沒有留在台灣唸研究所,繼續過悠閒的大學生活。朋友許多回僑居地,跟我一樣,找工作,營營役役地過著不甚快樂的日子。茫無盡頭的日子。
「我換工作了,圖書館的編目。終於不用吼小孩。」靖魚鬆一口氣說。

歷史系畢業,比中文系更難找工作,中文系總算是語言學一類,算一種專業。歷史系,甚麼都不算。大部份同學剛畢業,第一份工作都是與教育相關。無他,過去文學院畢業的學生大多回到學校教書,既然有這種成見,找工作時,自然以這種行業比較容易吸納歷史系畢業生。可是我和大部份同學都不太喜歡教育工作,管小孩太辛苦。
「我第一份工作做麵包店,很辛苦,老闆娘討厭我,常針對。現在換了一份文職,生活才比較好過。」當初聽說瑪莉學姐回新加坡居然只找到這種工作,我們均覺可惜。燕芬學姐回馬來西亞後,屈就父親開設的工廠當文員,薪金只有巿價一半。我們勸她另找工作,她感慨,哪有這麼容易?
「很可惜…大學生呢…」她覺得我努力轉行改善生活的想法很奇怪,我反而認為她甘願被父親剝削的想法很奇怪。然而她們均表示︰好想回台灣,繼續唸書。那時雖然辛苦,但自覺值得,算是我們最自由的時光。
貝琪考上英國大學研究所,暑假將遠渡重洋,西往求學。她借貸留學,未來等著她的是無盡的還款日子,她說「值得」。
這幾天我深思為甚麼在台灣的日子也是辛苦,有想過放棄,卻不如現在出來工作這麼絕望。答案很簡單,讀書可以升級,工作,很難。絕望不絕望,與前景有關。讀書時只要按著標準和要求,不過不失,每年固定升級。只要願意做,總有機會往上,路,明確地擺在眼前。
可是出來工作就不是那麼簡單,非常複雜。先談升職。升職不像學校,或者打電動,累積到一定的成果,就有資格往上升。不過工作需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別談升職,能呆下去已經不錯。工作以外,我們面對一個沒甚麼希望的危險世界。天災頻仍,疫病無數,經濟崩潰,食物有毒……我們在努力,一天工作十數小時,收入卻只有早生十年的人一半,以前的人輕易能獲得的東西,我們…很艱難才得到一點,甚至沒有希望得到。
去年畢業,前路茫茫。過去一年,仍然前路茫茫。學姐說她回港四年,生活才開始安定。剛過了兩年安定日子,忽然工作上遇上人事變故,又打回原型。重新找工作,好像過去沒有累積過任何東西似的……巧仙留在台灣餐廳打工一年,她感慨每天工作12小時,一年來只能回緬甸一次,存不了錢。「這麼忙下去都不知為了甚麼。」
facebook流傳大量畢業照,去年我一張都沒有拍。今年看見學弟妹的畢業照,覺得很兒戲,為甚麼一下子就畢業了呢?還有很多人考上研究所。據巧仙說,能力最差的inside學妹都考上研究所,我覺得她會是畢不了業,可是…她未來一年的生活可能比我現在好上千百倍。
我不反悔沒有考研究所,事實上,將自己投身於風暴之中,是我一貫以來的做法。我還有想做的事情,雖然不知道甚麼時候能完成,一年,兩年,或者永遠都做不了…可是,我仍然想去試試看。一年了!我不後悔沒有拍下穿學士服的畢業照,沒有考研究所,這是我所做的決定。
能夠自己下決定,自己做選擇,姑勿論對與錯,總是,不幸之中的幸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