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日 星期四

昭示的罪疚

五窮六絕。這幾天做了對未來一年很重要的決定,暫時不表,待事情定下來,再說。
一大早起來就拉了三次大便。雖然原訂今天都要請假,不過沒想過真的病。拉了三次大便之後打電話回學校請假,沒想到校長會聽。前幾次都沒有聽。她也沒說甚麼,語氣不悅地叫我把病假紙給她,就掛掉。她昨天給我一個月通知,我也不用給她面子。
不過我心裡想著另一件事,請假之後,我拿筆寫下來,拉肚子了。然而心裡還惶惑不安,立即上facebook和其他地方說,我拉肚子了,不能上班了。仿佛如果沒有在網絡上公布,這件事就不存在,說了,心裡定了一些。
事實上早幾年前開始打blog時已經想到這一點,光是自己書寫,已經不能滿足自己。我有著太大被了解的慾望,可是大家都沒有辦法耐心聽我細說這些微不足道的喜怒哀樂,既然如此,打blog吧!愛看的,自己可以上來看。ooparts長年瀏覽量不足50人,沒甚麼人看,更沒有人看過之後問我情況。也沒差。反正我說了出來,心裡舒服不少,這才是最重要的。
回來香港快將一年,很倦,很疲累。收到瑪莉學姐即將結婚的消息,好想第一時間飛過去道賀。好久沒見過她,不知她現在如何。前幾天和她聊天,她叫我不要心急,我才出來工作一年,慢慢地走向目標。她表示很後悔當初沒有留在台灣,考研究所。如果留下來,生活不致於這麼難過。
我想也是。但我真的唸書唸累了,想到不一樣的地方過日子,回來香港,算是不得已的事。唯一的好處是,和老朋友的距離短一些,找人說話,出來吃飯,容易一點。
隨著年紀增長,需要找人來聆聽我說話的時間比以前多了很多。以前都不太介意身邊其他人的存在,拿著筆寫寫寫,再大的壓力再大的煩惱,都能排解。可是這一兩年來,情況改變了很多,可能是我面對的壓力和問題跟以前不一樣。以前無論壓力再大,生活都能過下去,其他人的威脅,最多只是令我難過一些,成績差一些……他們無法影響我的生活,甚至我的將來。
可是這幾年不一樣,現在只要有一點點風吹草動,會立即陷入沒有收入的境況。這…可是一種絕路,死絕的狀態。
另一可能是,我變了。我真的變了,變得需要其他人。大B說,每個人都有需要說的話,只在乎他是否對你說。如果這麼說,我要說的話還真是很多很多,把一件事重覆說好幾十遍,怎麼說也說不完。
因為介意吧!我在乎其他人對我的反饋,其他人的行為會在我心裡不斷又不斷的詮釋、放大,而我的情緒又太容易被其他人影響。從這方面看,我真是一個不適合在社會生存的人。世界太大,人太多,在意每一件小事只是和其他人過不去。而我,一直和自己過不去。
很羨慕阿斌,他說,他這個人很老成,許多事情都很容易看淡。工作上的事、生活上的事、感情上的事,各種各樣的事。 我很羨慕他,真的,像他那樣的人比較容易在社會上生存吧!比較容易快活吧!不像我,總是戚戚然,總是不知該怎麼辦。擔憂很多,憂慮更多。
不過我想有一件事由始至終沒變,真的,由小時候到現在都沒變。一旦遇上令人心憂的事情,無論紙也好,電腦也好,我總是持續不休地利用文字表達和抒發我的想法和心情。也許無論我能不能在社會上生存活得好好活得快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沒有放棄文字,它也沒有掉下我。我一直寫寫寫的時候,能夠把龐雜的煩亂的思想逐出腦海,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言多必失,說話也是一種罪惡,但願我能夠一直把這種罪疚感昭告天下。半小時了,要出門了,想停筆,校長的聲音又在我腦海出現……帶一本筆記吧!在車上繼續寫、寫、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