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瀉了一半陽光

近幾天都做不出甚麼來,回去MSN一會兒,累得連書都看不下,躺下來睡了。兩天總共下來只看了不到10頁書…非常罪過。
赫然發現這大半年的工作劄記比過去四年加起來還多,思前想後,覺得這種情況與現今工作和自己理念相違背有關。
過去的工作多是學校和書店。雖然學校的行政工作很麻煩,但幫老師做研究,至少能學到一些知識。書店工作也沒有甚麼違背理念的,書店營利與我無關,書也不會很難過,最多只是客人有點麻煩,但那些其實都與我無關……

現在可以說每天上班都是痛苦的掙扎。除了每天應酬同事,對付學生,製作教材…還得擔心幾個月後的工作、將來職業、人生安排。現在房間很混亂,一個櫃子都沒有,東西堆了一地,很不舒服。昨晚還一邊吃飯一邊打蚊子,吃一口打十分鐘,打了十幾隻。最後只吃了一半,不想吃了!擱著,碗也不洗,休息去。
每晚都睡不好還有一個原因,隔壁夜夜開戰。隔壁就是房東養狗的房間,每晚都有不同劇目上演。要麼全家人虐待一隻小狗,叫牠不要在這柯屎柯尿,小狗吠個不停。然後房東女士用罵狗一樣的語氣和用詞教訓大兒子和老公,不要踢球趕快吃飯他媽的不要修電線學其他小孩劣行。大兒子又會一直幹弟弟的娘教訓他考試不及格上課不用功。惟一不怎麼幹別人的只有房東先生,他好像很少講話,但一講話被幹,被幹之後只會說「得啦得啦」。這樣的環境很難好好休息,疲勞不斷又不斷地累積。
最近頻頻請病假,今年看醫生總數抵得上過去七年的總數。雖然不是嚴重的病,但也很麻煩,一直敏感,皮膚痕癢、睡不好……往常我請病假都因為見工,見工不能請事假,只好請病假,順便去見工。我也沒辦法,合約只到7月底,如果我再次失業,必死無疑。偏偏其他地方面試都是上班時間。我不喜歡請病假,不喜歡這樣說謊和隱暪,可是朋友提醒一句︰「你那邊待遇這麼差,難道你想一直留著嗎?」
我想留也留不住,何況我不想教書?
中四級IES開始了!按我的職責,他們應該安排一些學生和我討論題目,可是沒有。我心裡知道、明白這是為甚麼,我做的是學生想做甚麼題目,我會告訴他們,這類題目需要做甚麼,有甚麼困難,將要面對甚麼,由他們選擇去做。而老師所做的,是告訴他們這樣做有甚麼困難,叫他們不要這麼做,按老師的建議去做。我不反對這種做法,畢竟科任老師清楚學生實力,按實力去分配比較容易和簡單,加上學生自己又沒有甚麼特別想做,他們只想高分,卻沒有動力、動機去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15、6歲,一個人慾望最強烈亟力建立「自我」的時候,這些學生「沒甚麼想做」,結果任由老師擺佈。擺佈,倒也說不上,只是一件應該由學生主導的事情變成老師主導而且是心不甘情不願地主導……這算甚麼?經常聽見老師埋怨新高中新學制有甚麼壞處,為甚麼改制時他們沒有爭取,反而努力想辦法迎合要求?
因為他們是老師,迎合是他們的生存方式。他們一直是制度下的勝利者,迎合老師的要求,迎合考試要求,考得好成績,上大學、回來跟學生說你們要按規矩辦事,按老師的旨意完成,就能考得好成績,而成績就是一切。
當然,學校教育不止這些,應該包括許多方面和範圍,我的論述難免以偏蓋全,但無可否認,社會上下「考試成績等於一切」的風氣仍然濃厚,最可怕的是,這種風氣最濃的是學校。
我想這種方式很難扭轉,要轉,很可能變成台灣那樣,大家又不願意,說新一代不主動、懶、考試差、成績差等等。我想這是一種反饋,學生覺得反正日子都是這樣,改變不了,想做自己的事情,又得不到好結果,沒有人鼓勵,得失心極重,最後……也就是最後。
大B說,我們當學生時也是這樣。我想,沒那麼過份。至少我們不會埋怨某樣東西不懂,要求老師教,當老師開班了,卻沒有人來,來了的,卻又不聽……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犧牲自己時間,學生不聽,其他老師不信任,還有甚麼意思。不過…說實話,我也沒有盡全力去做就是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