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在江湖

「我想報碩士,怕課程又開不成,無法轉行……」
「唔洗諗住,要好多錢。」大熊說。
「31000……文化研究比較便宜,其他得6、7萬。」
「你冇迫切性去讀。」
「不,如果課程再開不成,一兩年後就會不夠競爭力。」
「你也掉進這個圈套。」
「身不由己。我不像你,是醫生,有專業,工作自然增值。」
「你也這麼想,落入政府圈套。」
「誰不知這是圈套?但政府用這個套,老闆也用,老屈人戴,要生存都要戴。」
「咁都踏隻腳入去,證明你都世俗了!」
「一入江湖,一世江湖。你每個月給我兩萬,不用還錢,我可以不世俗。」

我正過著以前最厭惡最不願意的生活,營營役役,營營役役。世俗,也的確世俗,誰願意落入這種圈套,被逼跟著別人的規定,一步一步地低著頭毫無尊嚴地走路?
中學時覺得自己的將來是這樣的︰19歲,得文學奬。20歲,第一份稿約。22歲,出書,有專欄。24歲,小說出來了,有書,有專欄。
今年24,將近25,我的生活如何?每天上班,對著多言的上司和麻煩的學生,然後下班,煮飯,洗澡,看書,上網,寫日記,睡覺,上班。
去年畢業我已經預見這種情況,實際上去了台灣之後,就一直過這種生活,雖然不願意,但為了日子能走下去,不得不如此。24歲,我給自己這樣一個時間表︰3個月找到工作,半年搬屋,一年修讀新課程,第二年讀完能轉任編輯,同時開始修讀碩士。寫作方面,三個月把小說修一修,一年內投稿,投不成,一年半左右自己花錢出一出,出了再說。到第四年,碩士修完了,預計能申請到別的地方進修或工作假期,又能寫另一本新書。
然而,計劃是計劃,人生是人生。每個人在開始前總說計劃人生計劃人生,最後都被人生計劃了。畢業大半年了,還有兩三個月,回港就一年,我達成了甚麼目標呢?只有工作和搬家成功,而光是這兩樣東西,就把我的時間和精力消耗掉,無法投注在別的地方。小說。沒修完。文章。沒打完。課程。報了但可能不開。錢。沒儲到。
計劃中的事情一件都沒開展,
叫我怎能不焦急?
現在一天只剩下兩三小時自由時間,5點半下班,6點左右回家,煮飯吃了,洗個澡,8點。11點左右睡。這兩個半小時要做的事太多,看書、上網、寫日記……而且打文章不是一坐下來說打就打,需要大量空閒和沒事做的時間思考,可能想六七個小時才能坐下來打兩三個小時。再說在打文章和看書之間,通常優先選擇看書。因為不把書看完下一本不能開始,而我又不斷不斷買書。
如果日子只需要看書和寫文章,不需要工作呢?
職業作家往往一整天下來都是這種生活,可是我現在還沒有這種心理準備,何況現在也沒辦法專心做這種事。希望30歲後能開始這種生活,那時候我想能夠每天泡在圖書館,專心寫書。還有5年,這5年,必須更努力,更努力地向目標看齊。
政府現在的做法的確會迫人做到死為止。沒有最高工時,每天加班至8、9點,還要強逼進修。不進修,其他人很快超過你。但要進修,這點工資、這點時間,怎可能足夠?最吊詭的是,政府鼓勵各行各業進修、自我增值,唯獨公務員不用。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世俗,也的確世俗。誰能不世俗?超然於世談何容易?凡塵裡誰可不染座,誰可淨潔一生?我拿起了刀,成了江湖人,能做的,就是想一想,甚麼時候能改拿劍,拿起劍,如何殺人能殺得漂亮點。之後再想想,怎麼能不殺人。逼不得已掉進陷阱,也得想辦法逃出生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