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螺絲

18歲找到第一份工作在書店上班,他們以我太安靜為由,兩天把我開除了。老闆離開時暗諷說︰「有些人只是社會上一顆螺絲……當然,職業無分貴賤。」處於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齡,一心想當全職作家,沒有理會。幾年台灣留學之後,如今只求當一顆螺絲,希望下班之後時間全屬於自己,不用想工作上的事情。足夠基本生活費和進修開支,下班後可以有精力做自己的事情。
上班一個星期,每天下班都要上網下載第二天學校要用的片段、報告例子……早上7點出門,晚上7點回來,煮飯吃了8點,上網查上班用的資料到10點。洗澡後看一會書寫日記,11點睡,第二天又起來。我希望至少回來之後可以放鬆,盡情地休息。
現在的工作也有優點,只需要上五天44小時(HK平均工作5天半,工時70以上),不用集隊也不用代課。雖然薪水較同職位同事低一點,但少雜務。可是我最覺得無所適從是教導方面。目前主要工作包括製作教材和指導學生寫研究計劃。

第一次製作教材,只能以自己的角度去設計,然而我設計好,老師卻有其他要求。應該說本來那些要求她們刪去,到最後卻希望我做出來。這還是小事。然而指導學生就有更大問題。
指導的學生來自不同班級,各自上過不一樣內容的課。有些學生聽得懂我在講甚麼,有些學生聽不懂我在講甚麼。覆述給老師時,發現老師講的是一套,我講的是一套,校外請來的專家講的又是一套。現在的學生本來就很迷茫,不像我們以前做報告至少有一點點想法,他們完全沒有,聽完之後更混亂。
更有甚者,我覺得某些同學做的題目需要修訂,但原來題目是之前老師幫他們定好,變得我推翻了老師的決定。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有些題目我一看就知道那個人沒有辦法處理,換個範圍大一點,比較容易的,與老師有衝突。能力好一點,叫他們想個好一點的切入點,但老師又說第一階段不建議對題目作大修訂。
幾個朋友說現在我工作的地方太苛刻,我倒是不怕苛刻,但是沒有安全感。同職位同事能力超群,也只是做了半年。校長好像很喜歡開除,聽其他TA說開學至今已炒了三個人。星期一把IT的TA開除了,結果另一位TA同事要看管電腦室,他本來比我早半小時下班,但昨天我放工,還不見他回來……老實講,我沒自信能夠在這家學校呆多久……如果呆不到一年,那怎麼辦?我可以經濟一出問題就會死的那種……可是,沒有其他公司請我,我也只好呆在這裡。

因為新工作不順利,我重看了幾篇剛在結構群工作時的BLOG。結構群算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工作場所,我居然可以在這麼高壓的環境待了整整兩年,甚至現在居然有點兒懷念那一陣子。
兩年前剛進結構群,幾乎沒一樣事情做得好,做得順利,老闆娘每天都很兇地罵我。我甚至壓力大到颱風天騎單車去誠品買書,因為風雨太大困在誠品,喝了很貴的咖啡才又驚著單車回去。
那麼艱難的地方我居然呆了兩年,相比之下現在的迷惑倒也算不得甚麼。到現在我居然已經記不得為甚麼會留在結構群,最初是因為錢吧?之後可能因為書,為了書我甚麼都可以。假如還有甚麼,說真的,我已經說不清,道不明了。我能不能在這家學校呆下去呢?實在想不通。沒關係了,先努力再說。拼搏過後即使失敗也不會埋怨……可是我沒有失敗的資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