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未來未來

異常規律的暑假生活,上班下班再上班下班,下班了回去打電動,書看得不夠。這幾年暑假都想多看些書,借了一大堆書回來,結果沒看到幾本。不是突然有事情忙,就是玩電腦分神了。反而上學時,上課不聽書,不停看,看得還比較多。
去年向活死人學長借了一大堆西洋翻譯小說,最後只看了兩本,其他原封不動寄去台北。結果月前上台北,發現白鴿箱原封不動,他還未拆開。
今年問肥妹借了一堆日本文學,光是司馬遼太郎就借了4、5本,但是看了一章已經看不下去。日本歷史小說節奏感太緩慢,而且著眼點很細,喜歡以小見大。中學時大家搶著看山岡莊八,炫耀不到一星期讀了六本,我勉強讀了三四本,受不了,沒有再讀。
可能讀多了中國歷史小說那種龐大到沉重的架構,日本歷史小說總是走偏,著筆甚輕,節奏緩慢,帶一抹古色調的浪漫,大戰之前邀藝妓唱曲彈琴。女人的角色在日本歷史小說上佔了很重要的位置,而且普遍地多,都是正面影響。中國就不同囉,只有兩種形象,堅內助最終被拋棄,或者妖精型害國累民。不過我已經好幾年沒看歷史小說,不知道新近的寫成怎樣。

找工作仍然沒有著落,反正都是一樣,磨人得很。兩岸三地都找,當然,最好可以回大陸工作,有空回HK,時間金錢也不是很多。再說吧,前路總是茫茫的,不茫茫就不是前路了。
大B公司大地震,所有聽電話部門,全部遷到上海。我很討厭香港企業這種作風,打電話客服,跟他們說廣東話,廣東話不通,跟他們說我在屯門有傢俬要修,他們連屯門在哪都不知道,最後不了了之。前幾天新聞頭條,一個23歲的男人,打兩份工,感冒不敢請假,過勞死。我跟BILL說,他醫生呢,說自己感冒也不敢請假。這樣的社會,這樣的世界,如果我有能力,尚有一絲理想,我一定要改變。
韓寒去香港書展,唉,錯過了。幸好youtube有片段, 花了好多時間才把8段下載完成,看了幾次,笑過了,感觸良多。或者我是香港第一個寫文章談論韓寒的人,那篇文章登出來之後,那本文學雜誌就倒了,如今想找也找不到了。離開HK幾年,很難得到韓寒的消息,台灣連上他的BLOG,超級慢,久而久之脫了節。台灣人也好,甚至大部份香港人也很難感受韓寒的幽默,他們並不了解人生和社會的亂象,並不是身處那個環境之中,無法體會。直至最近韓寒被times選上了,才引起台灣、香港的注意。可是我很懷疑他們的注意到底是哪一點?不過還好,因為HK陸化,我覺得大家愈來愈了解韓寒的荒誕和嬉戲。
 最近被學姐煩死,煩到不想理她。快三十歲的人了,還很少女情懷,每天都跟我說她喜歡上那個人但覺得那個人不喜歡她可是他不斷做出一些令她感情加深的人她覺得對方很過份而自己又覺得自己沒可能所以痛苦地抽離當中……我自己都會有這種狀況的,只可能一星期左右,這一星期呢可能每天兩個小時找朋友傾訴。她呢?持續了一個月每天早上8點到夜晚8點十二小時不斷講不斷講,不斷MSN就震,震到我精神虛弱。昨天終於忍不住罵她,其實她和阿琼一樣,把甚麼傷口甚麼傷口掛在口邊,不敢面對,一直逃避。老實,這種狀況,如果是20出頭,我覺得是必經階段,年紀比我大,而出現這種狀況,就是罪,嚴重的罪。因為經歷這樣的事件之後,下一次的戀愛一定是錯誤的,再下一次,才會找到真正的。20出頭,22、23遇上,還有機會挽救。到了27、28才遇上,人生已經沒多少機會,30歲過後呢?我不想再講,只不過愈來愈覺得應該寫一部愛情小說。
前兩日讀the sopt of bother,讀到哭出來,花了兩小時把那段文字抄下,準備全部翻譯出來。那一段英文,那一段,我想,或許每個女人都會經歷的過程,居然出自一個年輕男人筆下。他的思想和人生,經歷了甚麼,才寫出這樣的文字?我實在很好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