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

雷聲大.雨點小

上半年好幾套港產片上畫,媒體爭相報導,哄動得好幾位學長在馬來西亞看完,炫耀︰「學弟我看囉!很好看!你看了嗎?哎唷,台灣戲院還沒有上畫?呵呵。」加上朋友一致讚好,好幾位特地買DVD收藏,心癢熬了半年,近日終於成功越洋盜版,趕在熱情未減之前看完,然後……唔……好看,但是,嗯?好像差一點、差一點。


詩意的戲名,張學友、湯唯加上岸西,首先令人聯想到男人四十的崎戀與糾葛,甜蜜蜜的柔情和迂迴。岸西編而優則導,我對劇情期待極高,畫面鏡頭沒太大期待,然而整套電影完畢,故事平庸,影像反而有驚喜。
嚴格而言,這種劇情和畫面處理並不相襯。我覺得愛情電影需要浪漫的剪接和朦濃的畫面,岸西卻選擇了寫實風格,咋看之下和《天水圍的日與夜》十分相似,光明、簡潔、直白、沒有過份雕飾。
岸西眼中的男人一如既往地優柔寡斷,張學友釋演一個廢男,40歲人,一事無成,沒有正職,靠著家裡開電器店,勉強混日子。沒甚麼大志,又沒甚麼想做的事。湯唯演一名大陸新移民女子,情人收監,不得不順著親戚過日子。湯唯的硬朗和張學友的軟弱恰巧成為絕佳的對比,其他角色也顯示了香港女強男弱的社會現象。劇情並不深入,許多可以發展的衝突,比如朱咪咪、鮑起靜、李修賢的三角關係,沒有進一步發展,反而以喜劇形式告終。喬寶寶扮演的警察,到底因何出現,背誦一連串麥兜式茶廳餐對白,卻消失無蹤。
岸西的注意力似乎自劇本轉移至畫面、鏡頭,軒尼斯道貫穿港島區最要的商業中心,可是她捨棄高樓大廈、華麗繁榮,反而拍出一些小眾人物的生活環境,破落屋邨、街邊小店。沒有電車,認不出鏡頭裡的是中環,還以為是屯門、上水。
這些鏡頭和畫面都是有價值的,拍出大城巿中的小香港,電視劇常見演員增添了親切感。但是別抱著觀看浪漫經典的心態觀賞,把它看作幾位熟悉的老戲骨閒來無事茶餘飯後消閒拍的特別短篇。我好想看看岸西再一次把感情昇華到無人能及的層次,強烈地牽動男人四十之後久違的愁思。然而岸西仍然在摸索中,再一次的經典最快都要三年之後。


    柏林喔,多麼響亮的名頭。遠自馬來西亞的學長姐,紛紛嘲弄我還沒看歲月神偷,他們看過後,熱淚盈眶,令我心癢難熬。從來不買正版的朋友跟我說,他已經買下正版,我更加不服,DVD上巿,便央求阿祖向影視店租借,千方百計轉檔。看過了,嗯?做完了?
    故事回到60年代香港隨處可見的家庭,北方走難南來,平凡的工作、貧窮但溫馨的生活。長子很會唸書,跨欄學界冠軍,讀名校但身患絕症。小兒天真無邪,點子奇多,但得不到龐愛。父親是老派人物,沉默不得圓滑。三姑演母親是全劇最突出的角色,但是許多內容只是意料之中,沒甚麼驚喜。
    當然,沒有驚喜是對我而言,或許對其他香港人並非如此,對外地人而言,這種懷舊片子推翻他們腦海裡的香港印象,更是回味再三。所以懷舊片能夠感動兩種人,第一種,親身經歷的老一輩,另一種,完全沒有經歷的新人類或外地人。像我這種從小到大被上一代人苦難資訊洗禮的傢伙,不可能重現的人情和一而再再而二的回憶,只令我感到疲倦。
    近幾年港產片愛講重現,歲月神偷取景即將拆缷的永利街,美術指導和場境規劃應記一功。我發現當我無法認同他人的觀點之時,場境重現的功力,變成賞析電影最重要一環。早前葉問2,武打好看,但是劇情欠奉,令我回味的只有街境和天台武館細緻的場境。歲月神偷也是如此,緊密和殘舊的生活空間,成為最重要的留影。
    倒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場境本屬電影一環,但是細心留意近年港產片在場境之上的用心,才發現原來過去港產片的場境設計,並非電影主題。比如很重要的武打片,到底在哪裡打,也許沒多少人記得,主要是打得好看,爆破震撼,最後找一幕高難度特技表演,高塔鐘樓九層樓高沒有安全措施凌空躍下……我發現留在心裡不是場境,而是膽色和特技。另一大枝喜劇電影,基本上只是胡鬧,它胡鬧得當,就是成功,在何處胡鬧呢?何地荒唐呢?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 不在房間反,換了在客廳反,一樣可以。
    為甚麼場境設計突然在港產片中佔重要地位?更具體說明,舊日場境極真實和細微的重現幾乎成為近兩年賣座和影評的重心,戲情反而其次,合理、不過不失即可。我想這些全部可以歸因近年政府積極拆缷古蹟和舊城區有關,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囍帖街等等,在政府堅持和巿民爭取失敗之後,一一在眼前消失,香港人開始用另一種方式,透過影像保留和重現已消失或即將逝去的景觀。現實的無奈促使香港人借助藝術抒發,不只勾起港人回憶,亦使他鄉之人得到共鳴。
    另一方面,這些懷舊電影不約而同拍出傳統女性的韌性。按照重現舊街區乃源自舊建築消失,那麼拍出傳統女性的強韌也可以視之為傳統價值的失落,牽強附會到港女和現代人婚姻價值等等。無疑過去的價值已經不復存在,但是看見三姑不夠堅韌的表情重覆誦唸幾句生硬的格言,依然能夠感受到過去的氛圍。過去之所以是過去,因為難再現,場境過去了、人情過去了、美德過去了,看懷舊電影才能產生感興。感概過去失落無可挽回的同時,我幻想某位港女友人可能會這麼說︰「子房我看歲月神偷了,好感人囉,但痴線架!吳君如咁蠢既,應該溝左個察佬LA,講埋曬D廢話。個小朋友好醒WO,都無計啦,個時既環境,不過想食月餅姐,洗咩咁辛苦,佢應該偷偷地打電話俾比阿哥個有錢女朋友……你唔好講俾人知呀,費事人地又話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