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 星期六

疲憊的續集

素來反對續集,大部份續集並非出自作者本願,而是來自讀者慾望延伸,他們希望令他們感動的角色再次上演扣人心弦的精彩故事。可是,真有這麼容易嗎?
More about 續.冰點

大部份續集都是最初寫作計劃以外的產物,作者創作之始,沒有明確目標,反正先寫一點出來,套用已經脫離母體的人物,勉強開始新故事。續集並非全部失敗,很多續集能保持中上水準,可惜續集掛上經典續集之名,所謂經典就是超越一般的水準,眾人期待之中的續集正是這樣的作品。我早已認清這一點,卻一次又一次,滿心期待地追尋各式各樣的續作。
翻開《續.冰點》,上集節奏緩慢,三蒲仍然在摸索應該寫甚麼。延續是主題,先寫夏枝、辻口、村井?或是陽子、北原、阿徹?三蒲選擇全部一齊開展,使得上集節奏頗為凌亂,找不到敘事主軸,不是衝突太多就是找不到衝突。直到達哉出現,終於進入狀況,卻使故事走向邪道。
達哉性格極端,使得其他角色也走向極端。《冰點》原有人物性格複雜,善惡參半,正是這種複雜性格令我對角色又愛又恨。可是達哉出現之後,人物突然好壞分明、掙扎退後,村井惡劣至惡魔化、夏枝無恨而生怨、啟造博愛憐憫……把所有人逼向一個極端的階段,使得故事也超出自己控制。
《冰點》是三蒲精心佈局、高度控制下,節奏緊湊寓意深長,續集的緩慢和彼憊感證明作品不在作者控制範圍,達哉在陽子宿舍窺見阿徹之後,整個故事已經脫離作者控制。達哉出現後,情節和角色衝突的發生已非偶然,故事不得不這麼發展。所有人物之間的關係和糾紛緊張到作者無法從合理化的人性解決,此後結尾的方法只有一種方法︰超越常識和人力的突破點。最常見的是天災,一場大地震或風暴,災難面前愛恨情仇變得渺少,苦惱糾紛消亡、屈服、妥協、和解。三蒲選取另一種超越人類的存在︰上帝。故事以陽子旅遊,悟出啓造引用的聖經經文結束,面對變幻莫測的自然,情理俱在的經文,陽子最終選擇了寬恕。
儘管這是逼不得已的選擇,但是我討厭硬銷宗教和聖經的結束方式。重覆又重覆提及聖經,即使作者沒有傳教意識,也難免令人覺得作者已經在文本中失去自我主張和理念法則。沒有任何一位作者能完全操控文本,有迷失的時候也有迷途的時候,《續.冰點》的狀況,只有神或魔鬼能拯救作者,三蒲選擇了神聖,用一種不完全的方法制止和寬恕自己的失控。

延伸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