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

小瑕疪

7月開始,6月份在工作上犯的錯誤開始浮現。學校也好,書店也好,經過十數天行政運作,該退的退、客人投訴的投訴,我才發現6月份有這麼多失誤。
儘是些小毛病,不過錯就是錯,工作上大錯小錯造成的後果相同,浪費了時間,造成了損失。6月份精神比較不集中,原因很多吧,藉口也很多,每一個均合理,但無法改變結果。店裡建檔失誤,抄漏訂單,最扯的是幫忙報帳把自己的名字抄錯了,老師望著我︰「怎麼了?找工作令你很煩惱嗎?」我只好點頭,難道告訴她,純粹失誤?
一直不喜歡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環境待太久,當人在相同環境,重覆又重覆做同一件事,容易麻木。覺得還不是這樣?有甚麼特別的?做事開始疏忽,沒有最初那麼仔細和驚懼。好處是熟手了,快了,可是就會像我現在的狀況,小過失很多,不能達到完美,有時甚至會犯一些連自己都覺得不可能犯的錯,比如寫錯自己的名字……

工作上這是很麻煩的,一直犯小錯誤,給別人帶來麻煩,卻又沒有足以開除的大錯,對人對己都是一種困擾。好像拖泥帶水,死不斷氣的感覺。如果這種狀態延伸至其他領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很多人以為,相處久了,大家心靈相通,不會犯錯。在一個社會久了,面對許多不公不義無法扭轉,人就會變相習慣它,服從它。
這就是我們所面對的世界。有時候會覺得很無力。
最近上班的確不太開心。一來近兩星期,忙著和同學道別,雖然和大夥沒甚麼交情,但是宴別幾位相熟同學,難免有點傷感。好運的,巧仙結婚,還記得我,寄請帖來,我去免殿找她。不好運,她忘了,這就是一輩子。二來最近客人很麻煩。
首先是這樣的,老闆很忙,而我很閒。有幾位客人,怎麼說也說不聽,老是要求我做超出能力範圍的事情。有一位客人一直要找教科書,我找了,他又說要國中不是高中。那再找吧,還沒找到,很快又打來,好像我們只做他一個生意。他還問了其他問題,我說不清楚他叫我立即查,我只好MSN問廣西的朋友,照實回答,但他說了又不相信。另外有些客人投訴我們代理的某軟體,因為店裡的電腦早已經灌好了,所以一放就行。客人來到覺得我們能放而他們不能,脾氣更差,跳腳投訴。有個肥婆客人,我極之深刻。並非歧視肥婆,我也有幾位肥婆好友,但問題是,30幾度天氣,一個肥婆滿身大汗,走進店裡,門不關,一件汗衫,聲音又尖,講話極酸,還要一直跺腳,可我就是不行呀!試了兩台電腦都不行。說了她又不聽,聽又不懂,懂又不做。這種客人,瘦的已經很麻煩,肥的,因為審美眼光關係,多加幾分罪過。這些種種受氣情形,沒辦法告訴其他人,莫說朋友,連同事都不太能理解。老闆查後說,肥婆客人去年11月買走,這麼久都沒問題,可是突然間不行︰「鬧鬼了?」
講起新同事就把幾火。我不是很會教新人,也沒多大耐性。或許是我性格問題,我當新人寧願做錯被罵重做,也不會再求別人再教一次。可我發現學校也好,店裡也好,大部份人,教了一次之後,不會試做,忘記了一點點就問,問了又沒有記得很清楚。這也是正常啦,沒有人可以很快做熟,也可能是我MSN長期online,很好找(明明我就很好找,搞不懂為甚麼學校一直說我很難找),他們就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感覺我從早上一直上班沒有休息,還沒有算那些打電話找我報帳的人。我真不懂,都放暑假了,系辦十幾個人,就沒一個能教嗎?也是啦,系辦那些只懂拖地掃地,問他們借東西,都沒有人知道東西在那裡。這一年來,我要借東西都自己拿自己簽,可是系辦的人又不爽,覺得我自出自入。這種人超級討厭,有事找我,無事假裝看我不見,擦身而過頭也不點。更慘的是,假如他們被退回來,老師會打電話問我為甚麼?我怎麼知道為甚麼?學校行政系統6月更換,7月中關帳,他媽的,就不能等到關帳之後才換新的。搞到新系統沒有人會用,送出去一直退,來來回回很快又7月中。明明不是我負責,他們問我,我就答。更扯的是,報帳明明是另外一個人,接觸只有他,我純粹當個人頭而已,竟然說因為我被退,而且是一個完全無關的工友跟老師說,老師就相信了。算了,既然他們這樣我也沒甚麼好說,反正我快走了,只不過老師託我找助理,我就不找了,說實話啦,沒幾個人耐得住學校這麼複雜的行政,又不聘專案,真麻煩。
今天早上本來無事,可以和阿祖去吃豐富早餐。可是昨天隔壁系報帳的學長,叫我今天早上過去,原因是他需要老師的章。我心想,好麻煩,自己去吧。然後另一個老師又打來,叫我過去一下。好吧,那就順便。可是昨天晚上11點多,老闆娘打來,又叫我過去。我答應老師在先,不得不推掉。可是覺得很麻煩,每個人都叫我過去,我哪能夠去?而且…暑假了,看見大家輕輕鬆鬆去玩……而我?唉……
受了氣,不開心,跑去大吃大喝。好東西沒吃多少,不好的東西吃了很多,看見銀行數字下降,又不開心。覺得錢愈花愈少,辛辛苦苦存回來,花了覺得難過,不花覺得不知如何。這幾個月,花了很多錢,當然,我花很多錢的意思是平常其他人的日常洗費。買了新衣服,買了新內褲,去一趟台北。如今算是脫離貧困了,但是又如何呢?為了支持這種生活,我們,人類,浪費了多少精神和時間?我們這麼努力的結果,又能得到甚麼?

前幾天不斷有人問我關於感情觀,同一時間問,夏天了,大家都想談戀愛。我一如既往用公式花的回答,的確,我心裡面理想的情況就是這樣。可是系會長學妹批評我太理性,連樺華學姐都覺得如此。我和BILL討論,他不屑地說,那麼我怎麼樣?
前日,久違了的當兵學長放假,我趕去跟他吃飯。他姐姐和表妹一起吃飯,兩個女人高興地逛街,我們聊了些私密的事情。她們回來,我們便中止了。 之後我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我和大熊這類人,可以說,分析很多,腦中充滿方法,而且一直批評其他人做得不夠好,未達到理想中的境地。但是,當我們很擅長一件事,是否漸漸遠離本質?比如,本應呷醋,本應生氣,但我可以很理性,沉靜下來,消了氣,不動怒,用和平的方法解決。又或者這麼說,當一件應該用感性來反應,但我卻用理性處理,如果本質是感性,我們用理性去處理,即使能夠順利解決,又是否違背了本質呢?比如,做研究需要很理性,但研究者用感情來評判材料,理應受到批評,但錢穆那些民族主義這麼高漲,卻不朽於世……這說明了甚麼?
人總有這麼時候,以為努力向目標前進,拼命學習拼命努力,到最後才發現,自己能力的確進步了,可是回頭一望,才發現與目標愈來愈遠……這樣,是不是宿命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