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8日 星期二

服務性行業

6月上旬一下子到了尾聲,我好像甚麼事情都沒做,報告擱下,考試不管,時間流逝的速度愈來愈快,這麼下去可能人生很快到盡頭。
近來工作效率不佳,沒犯大錯,但速度下降了1/2。在研究室整理資料,以往兩個小時可完成3個資料夾,上星期只完成2個。在店裡也是,慢慢做,不致於出錯,不過效率很低,希望不要被埋怨。
另一方面文字產出非常順利,可以說是四年以來最順暢。每天都寫,品質不敢保證,至少沒有間斷。有些東西是這樣的,不間斷往往比甚麼都重要,有些東西則是偶一為之即可。
最近店裡來了不少客人,外表清純的女生。以前都是上年紀的叔叔嬸嬸,要不然就是情侶檔。很怕招呼情侶檔,這種情侶檔大部份都是女生來買書,男生陪伴。有幾種處境,第一種,男生假裝看書,我介紹時用愉悅的語氣,講了一大堆,女生很高興地問。這時候就會發現「基佬聲」很有用,試過有幾次嗓子不好,沒有變聲,講完之後,男方急著把女方拉走。其實沒有變聲,這種情侶檔客人大部份都不會買書,或者只會買一兩本,他們目的主要是來打情罵悄的。雙方都不希望令對方覺得自己輕易買很多書,一本起,兩本止。
另一種更討厭,男生要獻恩勤的類型。其實這種也不侷限男生和女生組合,更多是男男組合。最經典的對白如下︰

我︰「你好,是要找考試書嗎?」
自言自語不理我。
我︰「我們考試書都有打75折喔,有需要可以跟我說一下。」回位置做自己事,他們聊開了,聲音愈來愈大。
「這一本就是詞滙啦!甚麼紅寶書的。我之前買過,很好用。」
「喔喔,是喔?這一本多少錢?」
「好像500塊的樣子。」
我插嘴︰「你拿上的是TOEFL的紅寶書,目前特價兩百喔。」
「哦?TOEFL的?」立即放下︰「那GRE的紅寶呢?」
最後這種客人是不會買的,因為賣弄那一位一定會說之後再看吧,我之前好像不是這個甚麼甚麼。
上星期倒是遇見一位很了不起的老外,德國人和一位台灣女生,女生買了幾本書,個頭比女生高了一倍以上的德國人彎腰、伸手,非常優雅地吐出一連串德文。女生一呆,揮手說不用不用。看來男方希望幫女手拿手提包。我告訴大熊,他不以為然說東方人也會這樣做,但我覺得有差。比如我幫對手拿包包,如果她要求,我會考慮︰1) 相熟程度 2)重量 。兩者其之中一。還有,動作問題。如果不是很熟,我會問,需要幫你拿嗎?如果有點兒熟,我會伸手出去,不說話,等對方反應。如果我非常熟,比如說妹妹或女朋友那一種,我拿起就不會說了。當然還是會看階段,但東方人會彎腰然後很禮貌地問嗎?真有這麼樣的人,我一定會覺得他有陰謀,愛討好。可是為甚麼西方不會出現這種成見?也許我太了解中國人的自然了,所以才把大家想得這麼壞,我口中沒幾個人能得到好評。
當然,最後一種比較機車的是騎機車來的客人,他停在你門口,女方進來挑書,不能挑太久,通常買了就走。我試過比較極端的例子是旁晚女生來店,但她非常迷糊,我介紹了大概3分鐘,男方就在門口接喇叭。
可能我很少跟這類型的人逛書店,我和其他人逛書店的方式,都是進去,各有各參詳,各有各翻閱。而且我不會極少找女生一起逛書店,可能我認識的女生不愛看書,走進去沒耐性,立時拿起沒有營養的垃圾書,總要被我唸幾句,因此更不明白為甚麼要一家大小來書店逛。
前一陣子有一位中部客人,周末到店,他是教授,愛讀書,來台南渡假順便看看我們店。老婆年輕,兩個孩子最大只有五歲。那兩個小惡魔,一進來就大喊︰「媽媽?為甚麼書沒有圖畫呢?」父親完全不管,媽媽也管不來,兩個人跳上沙發,地上亂滾,差點沒爬到桌子上。書太緊,沒辦法從架上取下,他們矮子不夠高,力氣又不夠,就換個方式,把書全部推進架子最深處,本來與書架齊整的書,全部擠進去。他們離開,我第一時間重新整理店面,這時我潛藏的重利特性便會顯現,不買書詛咒,買書,唸一唸就算了。誰叫資本主義社會奉行顧客神化理論?顧客永遠是對的,除了他們不存在的時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