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午後蓮池潭(3)----濕地公園

沿公路走,蓮池潭周邊非常熱鬧,不知在舉辦甚麼活動。濕地公園每月只開放兩天,其餘時間需要預約,大熊翻旅遊書,恰巧發現開放時間吻合,非常高興︰「比逛商場好。」
濕地公園工作人員一眼就發現大熊是香港人,我左迴右避說自己來自台南,死命不肯認自己是香港人。他們很熱情,說去年香港濕地公園員工特地來高雄考察,他們對香港人印象良好,特別找一位導賞員帶領我們參觀。我們看導賞叔叔牛仔帽、迷彩褲、爬山鞋,語聲帶笑,講解詳細,低聲說︰「他應該是最好的導賞。」
湊夠十來人,叔叔開始講解,一開始帶我們到活動教室,講解濕地公園原由,大熊不滿意︰「又係到認叻。」我也不喜歡,雖然知道那些微不足道的成就,對他們而言十分重要,但是炫耀和自我滿足令我們反感。時間不多,我們因而脫隊,自行參觀,看看水,看看花,故意遠離避免他抓我們回去,到時候不便逃走。
我和大熊繞了一圈,他們才剛介紹完,已經過了半小時。可是我們行走路線剛好和他們相反,正面相遇導賞叔叔把我們抓住。
他不再炫耀建園艱辛,投入講解植物︰「你們把耳朵貼在樹幹聽,裡面有流水聲。樹木有生命,它們從根部吸水,經樹幹運到每一片葉子上,因而有毛細管般的聲音,聲音因應植物的科目品種各有不同,現在這一株是最清楚能聽見流水聲。台大森林系來我們這邊,也是我告訴他們,他們才知道樹木有這種特性。」大家十分好奇,輪流貼耳聽樹,大熊聽完說︰「果真有流水聲。」我小時候常回鄉探親,穿梭果園農地,這點小事早就知道,不過他講得眉飛色舞,大家曉有興味地聽,我也不好意思擺臭臉。
導賞叔叔講解漸入佳境,雖然我們已繞過一圈,植物名牌看過不少,可是同一棵植物在導賞叔叔口中立時換了樣兒。可惜他向遊人講解時,夾雜台語,我們聽不懂,比如某品種以前在哪個地方繁茂,如今消逝。遊人多是高雄居民,勾起回憶頓時一遍「啊災」。
導賞叔叔言語間令我們覺得他愛惜這片地方,他說整個蓮池潭的水都是靠著這片濕地淨化,濕地和池水共通,髒了便流進來,經紅樹等植被吸收污染雜質,再流出去,形成循環。我頗為吃驚,這麼一小塊濕地,居然能夠淨化42公頃廣的蓮池潭,著實了不起。導賞叔叔頗覺驕傲,對我們特別照顧,走到特別的植物旁,毫不猶豫摘下枝葉供我們觀賞,經過鈔票樹下,他摘了一塊葉子送給大熊。他說以前印鈔票,指定用這種樹的葉子,現在不曉得如何,不過樹葉很特別,背後有沙沙的,不是絨毛,可以貼在不同地方當書籤。
他領我們去另一邊看水鳥,可是已經五時,我們怕太晚其他景點會關門,因而脫隊離開。沿著蓮池潭周邊游盪,五月木棉正盛,潭邊草地白茫茫一片。看見雄偉建築,走近才知是孔廟,我說︰「高雄孔廟比台南華麗堂皇多了,光是廣場已經是台南三倍。」全臺首學除了年紀較老和殘舊以外,好像沒有優於高雄的部份,可是高雄又過份華麗,缺少靈氣和質樸。
之後我們去打狗看夜景,到商場看最大摩天輪。吃一頓日式料理晚飯,乘月色坐車回台南,傳送相機內照片,離開大熊宿舍。翌日,炎陽高照,我和他拉著行李又到高雄。送別朋友,這樣的日子也許將來不會再有。

延伸資訊︰
  1. 洲仔濕地公園︰每月開放時間不同,出門前記緊查詢。
  2. 是次行程照片︰夜晚景色漂亮,還有打狗領事館錯插中華民國國旗的照片。
  3. 關於高雄的其他遊記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