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1日 星期一

重塑神話─EVA︰破

動漫迷年度話題,EVA(新世紀福音戰士)全新電影版「破」在港台兩地上畫。我帶著冬日陰鬱、疲累的身軀和學弟阿祖入場看戲。阿祖已經看過一次,還想看第二次。下課後他載著人群焦慮症和血壓過高心悸不已的我,到台南國賓看EVA。看完,至今三天,充滿能量︰「發誓!還沒看第三部絕不能死。
##CONTINUE##
年前的「序」,大致上和電視版出入不大,有如Gundam各劇場版將重現神話。「破」,庵野秀明並非重現,而是重塑,大幅度重新製作十數年前令人震驚的EVA神話,用新劇情表現舊主題。
EVA劇情以機械人、怪物的戰鬥為表,內裡圍繞少年成長的困頓、錯折與成年人之間磨擦。
過去的庵野極不坦白,將成長透過各式各樣的象徵、隱喻包裝,深奧難懂。不安的列車、毀掉世界的慾望、重生之喜悅、扶手電梯的靜默……內容無異,但「破」訴諸對話,簡單明瞭,更令人覺得新劇場版是舊故事的解迷篇。
三號機出現之後劇情更動最大。測試駕駛員換成明日香,編劇安排明日香登上三號機之前一段讀白,像極了遺言。結果,她成為悲劇主角,埋下精神污染伏筆。庵野比以前仁慈,成年人的執扭消去,沒把「成長」這回事神秘包裝,也減少受難者。然而貶明日香作女配角,零波麗正式升任為女主角一事,令我頗為感傷。
性格而言,每一個男生都愛零波麗型的女性,純情、簡單、帶點神秘感。可是舊劇場版真嗣最後選擇與明日香一起,萬般無奈,庵野想表現價︰男女之間總是仇人相對、真嗣罪惡感和愛情糾葛、明日香公女性格和凌波麗女僕性格與庵野人生選擇。可是明日香如今和過去形象大大不同,以往她是自己不喜歡仍不願意其他人得到,現在她長大了,學會成全他人,可是最早長大的角色居然最早遇上不幸。
「成年人呀!」被利用的碇真嗣,要脅破壞本部。以前我痛恨碇原堂,他利用真嗣毀掉朋友,我覺得︰「為甚麼可以這麼殘忍?主角一定有辦法,真嗣暴走必能解決問題。」可是年紀大了,明白以真嗣能力,未必能解決危機。一旦暴走可能引致更大麻煩,為保障大家安全,碇原堂決定使用最保險的策略。事實證明碇原堂正確,真嗣威脅破壞本部,只是小孩子脾氣,他不敢做,更不會做,要做就不會威脅。
真嗣選擇離開,逃也好,避也好,甚麼都好,無論如何那個地方他再待不下去,無法面對利用他手刃同伴而不作任何解釋的成年人身邊。 幾次離開,真嗣總是回頭,只能歸吝命運。命運逼使他面對,一次又一次駕駛初號機。故事到最後,向來被動的真嗣終於憑自己意志決定一件事。「死與新生」決定與明日香留在世間。「破」同樣成為神的真嗣,決定挽救(再生)凌波麗。關鍵時刻被外力制止,二人生死未卜,「破」就此終止。
庵野重塑故事,往後發展無跡可尋。過去的EVA已成過去,緒多迷惑、掙扎,歲年月老去,庵野將如何開展幾位主角往後的人生?無從估計,只好約定未看第三部之前,絕對不能死。
「活下去。」或許這才是EVA永恆的主題。

延伸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