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2日 星期二

自我

昨晚,看見我直覺之中的事實。其實我一早都知道,那雙撒謊的眼睛逃不過我雙眼。事實擺在眼前,我沒有甚麼情緒,至少比june那次平靜。事實是我的直覺和判斷又一次正確,不知是好是壞。我忽然間想,又是如此,難道人真的不能跳脫某種模式嗎?BILL說,大家都以為自己的經歷很獨特,公開傾訴才發現,原來大家都發生過類似的情況。還是那一句,人,難道無法擺脫某種模式嗎?昨晚腦海中一直浮現這個問題,其實我也知道答案,可是一直不甘心,同樣的句子在腦海中打圈,恰巧不能上網,無法找BILL和大B問問。BILL說得對,我思考方式一直在打圈,問題出現以前已經有假設答案,思考過程只是將問題和答案連結。因此愈來愈需要他們幫我回答,我需要他們的答案才決定自己該如何抉擇。很奇怪,為甚麼以前不會?現在需要?我對於「自我」開始失去信心。
##CONTINUE##
最近一直說,很羨慕其他人。希望像BILL那樣,絕對理性;像大B,很懂得人際關係;像活死人學長,專情;像老闆,能幹聰明;像阿祖,一心為家人,沒有煩惱;像歐陽,踏實計劃將來;像阿東,好命、懶散但受人愛戴;像馬田,蠢鈍又沒有煩惱。
我覺得做人做到我這樣,都算失敗。我好像甚麼都做得不錯,成績不錯,上班不錯,會做家務、會煮飯、愛乾淨,沒有家庭負擔,沒有人際問題,沒有感情煩惱,沒有工作壓力,沒甚麼非做不可的事情,沒有非要不可的東西。今天早上發現錢包掉了,略為回想裡面有甚麼東西︰700元NT,520元港紙,有張從中三開始到現在的穌哥卡、書城會員卡、居留證、健保卡、學生證、影印卡。我想,錢包又掉了?好多證件呢。第二個唸頭︰算了。
我居然……不在乎我的銀包,去軍訓室領回錢包,也不覺得裡面掉了的錢算甚麼。而我到底在乎甚麼?最近不在乎寫文章了(雖然仍然不停寫這些像囈語一樣的東西),不在乎學業、不在乎工作。不是過去那種自暴自棄的在乎,而是真的豁達那種,但另一方面還是不曉得該怎麼面對現實。也不是不曉得LA,方法我都知道,但不禁想,假如我真的這樣做,跟其他人有甚麼分別呢?
小佩叫我信耶穌,信者得救,不信,就跟其他人一樣。阿祖叫我去溝女,溝到女自然有生存動力。這些我都知道,可是,如果我這樣做不也跟其他人一樣嗎?要我想另外的方法,又想不出來。以前一直說,我呀,要做自己,要做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事實上我所做的事,其他人都已經做過了,又有甚麼可以突破?即使像佛家那樣,抱著慈悲心行善,其實之前已經有無數僧人做了三千年,結果?溝女嘛,不是不溝,只是我覺得如果純粹為自己解悶而行事,對對方不公平。當然啦,跟我拍拖是很幸福的,我也會很開心,但如果沒有一生一世的準備我不會行動。老闆娘說天蠍座愛得很深,看得太重。也對,其實戀愛也不外乎幾種模式,我只是一直想編個童話出來,所以才這麼不服氣,不甘心。
換個想法,並不是別人做過就不用做。當然,這是一種想法,但我做人的左右銘是只做獨特的事。活死人學長說有大方向就得,不斷用短期目標滿足自己。這道理我也明白,但…好像不甘心,我還在鬧彆扭。
說到底我只是個不願接受現實的大笨蛋,過兩日又覺得接受現實吧但再過兩日又因此而抑鬱。這種狀態還要持續多久?希望回香港一趟就OK,見一見阿DICK,見一見朋友,心情就會好起來。回想起來,這幾年最開心的日子莫過於在DICK家那一個多月。雖然對DICK來說我不是他最重要的人,但那種生活令我安心。說到底我只是盡力尋找令自己心安的地方,無論還要走幾遠,無論受多少苦,多少起伏,還要欠多少人的恩、多少人的情、多少人令我受傷……
我是個懶惰的人,必須置身於巨大的悲喜之中才願意思考人生。暫時只能讓生活延續,任生命流逝,虛耗時光,直到盡頭。
希望我的人生別太長久,不然會很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