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鋒面雨

冬天第一場雨,終於下來。有如久違了的朋友,聽著清冷的雨聲,我,沉得很沉。半小時之前,還有很多話說。翻開稿紙,打開blog編輯頁面,突然,有點欲言又止,不知從何說起。
簡單一句,大家都有點不開心,但我甚麼都做不了。
或者BILL說得對,因為我有得失之心,才會如此。我怕朋友不開心,但他們不願分享,即使分享了,我也做不了甚麼。或者回到以前的狀態會比較好,不關心其他人的事,即使對方死在我面前,大家哭得一塌糊塗,我仍然一如故我地冷靜。
當然,那只是封閉自己心靈得出的效果,使得自己棄掉同理心的結果。變回從前那樣是不可能的,人總得進步,視自己願意關心別人,為別人而哭作為一種進步。或者會比較辛苦,有時會動搖,但相信,情緒過後,感情會留下。這些感情,必將轉化為動力,推動自己前進。
##CONTINUE##
最近好恨身邊的人處事不成熟,活死人說,終究會成熟的。或者吧,將來一定會吧。也是,或許缺點磨練,但那時,我已管不了。其實現在已經管不了,能做的只是盡我所能,描寫、敘述,希望讀過的人,知道成長的路長並不孤獨,大家都在苦困中掙扎,直到生命結束。
這是我唯一能做,喜歡做的事情。大家都有點抑鬱的日子,要訴說、要陪伴,不必有我。
家人。
家人是甚麼呢?就是最後的朋友,走頭無路之時,受了苦難之時,唯一能躲避的地方。以前我常跟阿姨說,我只是閒人,她最後依靠的,還是你。阿姨說,別這麼講吧,你有事,來找我,別客氣。那時鬧彆扭,或者找人幫忙,事情不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可是到現在,我仍然這麼說︰「別怕,你還有家人,不必介意我的感受。」小佩也說得對,家人是最後歸宿。大家有事不必找我,想想家裡還有父母兄弟姐妹等著,心情就能好起來。
等著。有沒有人在等我呢?
沒有。答案絕對地肯定。所以我素來很瀟灑,甚麼都不用看顧,甚麼後果都不用考慮。只是前天參觀了某人的家,令我不禁咋舌,久違的欲望又燃起來︰一定要佈置屬於自己的家,把我喜歡的人喜歡的書全部掉進去。
一方面是這麼想,但另一方面我又矛盾。以前住宿舍,每日每夜都希望出外租房子,有寧靜的空間寫東西看書。我覺得一個人在房間,就能睡得好。結果還是睡不好,而且增加負擔。當然,經濟問題容易解決,只是搬出來後,又覺得東西太多,太多負累。衣服太多、書太多,好想把書燒了,把衣服掉了,摔破杯子……沒有時,很想得到。到手後,卻變成負擔。我呀,真是賤命。如今清寒金下來,戶口由兩位數字變5位數字,也覺得很有壓力……
東西太多了!
不過看見他家裡的書櫃,好想要一個(去B&Q找板子自己拼=.+)。
或者人就是這樣了,無藥可救。不過,我想,還是率性一點吧!近幾年都太拘謹,有種自我被壓抑的苦惱。本來是個狂放的人,在老師眼中我變成乖孩子,好員工,成熟穩重,只不過上課愛睡覺而已。我也蠻喜歡這樣的自己,沒有對著幹的意欲,覺得自己比以前可靠,能力有進步,比以前成熟不少。老闆娘說,我這是早熟,不是成熟,尚有一部份不圓潤,不成熟,當那一部份都成長了,就是成熟了。也許是。
如果真有一部份不成熟,我希望是好奇心,永遠保持童年的純真面對新事物,渴望且努力去追尋。同時能夠勇敢面對現實,有效地解決生活上的困難。下一步需要努力的正是如此,努力尋求但不望擁有,視變幻為平常,懷抱感情之餘,不要被情緒支配。增長閱歷和智慧,在現實中實踐理想。
老闆娘說︰「店裡最慶幸是工讀生素質都不錯(差勁的開除了),唯一看走眼的就是你。沒想到找來一位跟老王一樣的人。」做男人能做到他那樣子,倒真是頂峰了,最近我看到他都覺得他頭上有光圈。到底那個塔羅牌客人是誰呢?也幫我算一算吧!也許28歲死不去。
人會變,命運,也許久不久就會變一次。不過,死不去還蠻慘的,不用太長命,人生,精彩就好。
最近都沒甚麼念頭認真寫點甚麼,報告和考試花掉我大半組織的氣力。或者先把報告完成會比較OK。之後再寫個人或寫點甚麼,好想寫寫高老師或王老師。唔……到時候再說。
活死人下周來了,興奮ing。兔子學姐也在台南。不過要約全部人出來聚一聚,很難,大家都太忙。而且叫出來的意義純粹是場面盛大一點,大一大二的和我們根本沒話說。不管,先約約看。久違了的家聚(去年開始一直沒去,對不起阿祖)。兔子學姐說,這一次之後可能今生今世無法再見了!
我說︰那就別想太多,珍惜現在吧!
一切有如鋒面雨,第一場雨是序幕,天氣轉冷。第二場雨是閉幕,天氣回暖。世事總有始,有終,情緒亦有始有終。聚散平常事,人情心留之。我呀,要學習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