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心靜見聖

心靜。好久沒心靜了,或許自大三以來,近因一點說,就是8月以來,遠因一點說,就是自大二衣服被偷以來。
前一陣子太騷動,為太多事煩惱。上星期和幾個阿E聊了很多,最近閒時拿起老闆娘送的佛學書讀,悟到頗多道理。
很多朋友知道我在讀佛學書,均驚訝問我是否要出家。我笑說隨緣吧!暫時不會,將來難說。
佛學書看出自己很多不足。沒耐性、太心急,不相信老師,不相信其他人能教曉我智慧。對其他人沒有同情心(也不是沒有啦,只是不會主動幫人)。太懶散,東西只做一點,不肯下苦工。東西不愛借人(還真的,如果我不喜歡對方,任何東西都不借,所以包包內有一支筆是專門借給別人用的),太自我,沒有普渡之心。
特別是沒耐性一條,一言驚醒夢中人。書中說,修佛最初,很難一開始找到樂趣,因為佛經艱深,要苦學一陣子,才能夠得到佛光照,得到喜悅。有沒有得到佛光照,暫時尚早,但也令我想到過去學習,我總是兩三下就說沉悶不學,說自己不喜歡。當然,也不是每樣事情都如此,比如寫作,我到現在還是很用功。比如讀書,早上晨讀,晚上晚讀的習慣仍然未改。在其他事情上,也應該多投放心力吧!
佛學書也說,成佛之路不止一條,各種法門都可以,但必須專精,找到自己喜歡的方法,就專心學習。我在想,既是如此,寫作也可以吧!在我眼中,村上春樹和古龍就很達到佛道。比如我近來都在思考愛情的問題,也許思考到儘頭,也能達到佛道吧!這只是假設。
##CONTINUE##
近來和很多人聊天,發現聊天在辯解之中,的確得出不一樣的東西,我忘記了的東西或者我不知道的東西。最有得著是靖魚說,假如不知道怎麼辦,實際去試一試就知道。
一言驚醒夢中人。上星期我在思考,到底人應該等到甚麼時候呢?像我老闆甲一樣,等14年?或者甚麼呢?
偶然之中又和BILL談起choyi,典型沒有智慧的女人。我說,所以我不喜歡小妹妹。BILL說我太大想頭,又要思想成熟,又要年紀不熟,不過聽新香蕉就知道,幾十歲的女人都是這樣,硬要挑對自己不好的。他十分乾脆︰從來沒考慮和女人討論任何事。我感嘆,何時才可遇見有智慧的女性呢?不過其實智慧可以增長的,最主要是願意和我一起面對將來。
我將來的苦難可不是一般的簡單,愈來愈需要和我一起面對,朋友也好,老闆也好甚麼的。佛學書說,雙修,佛學需要一個團體修,大家有共識,互相討論研究,無私地修業,方能精進。想想看,也對。

上星期難得和盈玲學姐聊天,連她也有點迷茫。我告訴她,大家都一樣。她說心裡舒服一點。我和阿祖最初都覺得她很傻,等兩年?兩個月都太長。但想想,其實她才最聰明。現在她必須專心考試,假如感情上出意外,很可能考不成。阿東常掛在心,她心裡有人想著,心安寧了,讀書也比較專注。
至於阿東,我們看來他像廢男,事實上他對學問的追求比任何人都強烈。有趣的是,幾個女人都告訴我,阿東很自卑。我倒沒聽過男人這麼說。說起來,有這麼樣的可能,但阿東沒有在男性面前表露,反而只給我們看見他積極樂觀。
我在想,如果要勾劃這樣一個人,他的心理如何?他希望自己將來如何呢?無論如何,我覺得學姐是聰明的,阿東其實很值得投資。他尚欠一點磨練,磨一磨,他會發光的。
我也是,相信自己,再磨一磨會發光。識貨的,自然會明白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