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9日 星期日

塵世

最近一個半月,一直在問,人生是否有高度呢?如果有,我又達到哪種高度?可能很低吧!或許很高也說不定。一直問自己許多無解的問題,我也知道無解,但好像有某種東西逼迫我思考似的,驅使我去假設、幻想、然後沮喪、不安,猶豫,苦惱……在這種時刻,更需要陽光。
最近很依賴三種東西,陽光、佛學、能說話的人。

##CONTINUE##
冬天早上,天陰。醒來後一看見陰天就想死,不想做人。所以最近都逼自己睡晚點,沒事,睡到8點才起床。有事就不行了,只好早點出門,迎著陰天做人。我想,來台南之後比以前開心,也因為太陽,憂鬱症沒常發作。不過台南的生活也算不錯啦。如果現在是夏天,大概我不會這麼軟弱吧!
其次是佛學,老闆娘送我的書。讀完海邊的卡夫卡,我幾乎甚麼書都讀不下,除了報告要讀的書,就只剩下這書佛學入門。老闆娘說她每次陷入生死關頭,都是宗教力量拯救她。宗教力量甚麼的我不太相信,但這本學問真是理想主義的要命,不過我又很希望能達到書中所講的境界,最主要是︰「破迷茫」。破得了迷茫能順其自然地活著吧!我覺得。
這麼一來,能說話的人就變得很重要。以前覺得說話太多是罪過,如果某一天說太多話了,就要閉嘴幾天(現在阿祖似乎也是如此,他身上看得見我中學時的影子,換他的說話是我現在跟他以前一樣)。有甚麼事都能順利轉化成文字,寫一寫就好了。可能我比較自信,有一股死衝的牛脾氣。現在這種銳氣或鋒芒隱去,被迷茫取代,不知怎麼辦,只好向其他人請教。當然,其他人講的未必合適,我還是得從多方意見之中取捨,然後寄緒一句︰「順其自然。」原來,把自己的事情告訴其他人,也不是那麼可怕的事情。聽聽其他人的故事,有時也會覺得︰別人比我辛苦好幾陪還不是活下來了?我為何軟弱得要尋死呢?
其實我也不是尋死,嚴格而言是不甘心這樣活下去而已。最近的迷茫,在於隨俗與獨立。大家都告訴我很多方法,如何令自己好過一點。當然我也知道這些,不過…總覺得自己應該有點不一樣。現在倒是想通了,學習比較適合令自己好過一點的生活方式,追尋不一樣的人生經歷。我還是不甘心當個普通的打工族,要往更高的高處攀爬,要麼登頂,要麼摔死。
就像我以前所做的一樣。不過現在要變聰明點。

前兩天的短文,已經被一些畢業學長姐拿去當八卦聊了!網路真是可怕的世界,也不管,反正是我寫的,我不否認,也都是事實。事實總是傷人的。
另一件事我沒有和其他人說……最近不知怎的了,無法下決定。換了以前不用一瞬間就決定了。有兩件事在前,一個對我有意思的人過來,但我不喜歡。一個我喜歡的但總是不過來。如何取捨呢?以前我是這樣的,把不喜歡的罵走,然後尋求喜歡的。現在有點動搖,覺得去吃吃飯也沒甚麼,雖然我一輩子都不會喜歡她,剩下半年時間也不願和對方陪養出甚麼來。也沒差,去看看吧,反正無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