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4日 星期六

這一陣子的工作

最近都在想關於人情的問題,不斷去問其他人對待感情的態度。其實很多我都知道,只是想深化和確認而已。當我在寫人的時候,往往從姿體動作和表面行為勾勒人的思想和態度,很少用語言。一來這是受到話本小說的影響,中國文學本身追求這種高度,稱之為心理的描述不是透過對話,而是人的神態。可最近讀村上春樹,他戲弄對話,戲弄到一個程度,將人的思想純不保留地直白。這種情況在現實也是不存在的,人類對話只有大概只有百分之50可信,如果以我的例子,我和陌生人的對話只有30%可信。朋友就95%吧,有時候我都會說些違心話的。隱隱覺得假如希望人生達到某種高度,就必須透過對話深化某種觸感。
房間很應聲,常有不知哪來的人在講話。有時深夜聽到鄰房博士班和女友的囈語,嗡嗡嗡嗡的。有時聽到街上人講台語呀甚麼的。有時聽到樓下房東和兒子談話聊天,定或是不知樓上的人在講話。其實呀,很煩。怎麼說,我很討厭嗡嗡嗡,要麼聲音小得我聽不見,要麼大得我都聽明白。不然想像力又會在腦海中氾濫。不是漫延,是氾濫。
很少談工作,因為工作都是那樣子的。先談新接的圖書計劃。計畫最初只有三個工讀生,一個博士一個碩士一個我。跟住貞姐就是這麼樣,她交待工作的方法和上課一樣,說了一句就以為你懂了,舉一反三到令她滿意的地步但事實上她又朝令夕改,改了又以為自己說了。
##CONTINUE##
剛開始時,她叫碩士班主導,碩士班很努力想規劃,可是博士班又想主導,拼命想壓制我們,但自己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我不管他們,先做一點東西出來再說,雖然做完之後貞姐說全不是她需要的,也不管。之後博士班莫名其妙地不見了,加入另外兩位學姐。頓時變得群龍無首(其實本來就沒有)。我心想,都三個碩士在這邊,我只想輕輕鬆鬆打工,不想多做甚麼煩人的事情,不想當甚麼領頭的。可還真驗證了一句話,學歷愈高能力愈差,幾個碩士都不太動腦袋,一直說︰噢,帳誰管呀?兩台電腦的檔案該怎麼合併呀……之類。
我就是這麼樣的人,說不管又看不下去,變成問題好像都我在處理,我在解決。檔案同步啦、傳東西給圖書館啦、檔案管理……很煩=.= 靠。可是,帳我一定不會管,一講到錢台灣人就發神經。我都不懂,幫你做事,我把薪水計得清清楚楚有甚麼問題?他們倒別想我為了那一千元HK為他們賣命= = 可是就算跟貞姐說她也好像不太管,一講薪水她就逃。到底她懂還是不懂?不管,錢我一定是跟她要定了。不過工作不會偷懶。但也很煩,事情都沒人管。可我就是不想管呀!到時候沒辦法抽身,就慘了?不想把工作延續到下學期,賺到機票錢就閃人了!
書店工作還是老樣子,請了新人。對新人的感覺不錯,老闆娘說新人有著某位前輩的影子。我倒是不覺得啦,但人蠻乖巧就是了。溫馴台妹一隻,印象不錯。據說她男朋友是成大的,有一次我路過學校圍牆,看見她寂寞地倚著,等人吧,而且看她雙肩下垂的角度,至少等了半個小時。台仔就是這樣囉,大男人,不然台妹怎麼會這麼溫馴呢?但溫馴也溫馴得太過火。
昨天上班很快就把事情處理玩,老闆娘在嘛!沒偷懶。可能上班久了,練精學懶了。半均做45分鐘,就會休息5分鐘,出門口望望樹或排排書。讓眼睛休息一下,手指休息一下。再回去工作。
老闆娘突然跟我說︰「我告訴媽媽,有人說你28歲就會死。我們全家信佛,我媽就說,很多高僧年青時都曾經被人家說會早夭,結果活到8、90歲。可能你也需要一些修行吧,不一定當和尚啦,可是這本書送你,回去要看喔!這是媽媽的愛。」我苦笑,佛學入門書。想買很久,但不知該買那一本,這次倒有人送我,也不錯。還是那一句,遇見一本書的過程比讀一本書重要。
近來狂煲海邊的卡夫卡。真是很神奇的書。這個月碰見的問題,想不通的問題,早上想,晚上回去讀就讀到。好像在暗暗中引領著我一樣,很神奇。我忽然有種感覺,讀完這本書之後,再也不需要其他書。好像,我已經參透了人生所有道理一樣。一本,極之神奇的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