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0日 星期六

條長路遠

早上起床,事實上沒睡上三小時。昨日坐車睡太多,到得晚近,精神很好。寫東西到二時多,雜亂無章,躺在床上想休息,鄰房的研究生和女友回來,吵吵鬧鬧,加上許多事情冒出來,想了許久。快到5時才睡,7點就醒來了。醒來之後,書看不下,隨隨便便寫了點東西,就起床。掛衣服,看漫畫,打BLOG。
這個BLOG到底有誰在看,我沒追跡IP,但也心知肚明。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看我以及我的文字,我也不太介意,只要我真誠地面對文字,忠貞地看待每一個人,保持赤子之心,大概就可以。反正我的生命也沒剩下多少。
BILL以前說,我和蕾很像,習慣很像,思想也很像。他說我們都怕失去赤子之心,怕改變,有點衝動,口沒遮攔。其實我覺得她抄襲= = 不過為甚麼她接受這套思想,而BILL又不以為然呢?我想,這是一種人格養成的問題。 他接受別人設的遊戲規則,我老是想創造自己的遊戲,所以他不覺得順著某種法子生活是違背人性,而我則認為創造必須依循自我,而自我之中最難保持的,就是所謂的赤子之心。

##CONTINUE##
甚麼是赤子之心呢?很難定義。我想,大概脫離不了人類的原初狀態,一種想成為「自我」的觀念。自我認同因人而異,許多人覺得找到一份工作,角色定位以及人與人的相向互動之間,能夠認清自己。在我而言那是同化,不願同化,只好異化。
異化又是甚麼?作家痛恨評論,認為評論把他們原初的想法扭曲,把他們異化了。這是吊詭的說法,首先作家認為他們的作品代表真實的自我,透過作品能了解他們最真實的一面。評論者基本上不相信這個論調,人怎麼會從虛假之中體現真實呢?這不是開玩笑嗎?所以他們用盡千奇百怪的方法,找出文字背後的真實,找出來了,作家卻覺得自己被誤解,然後提出︰「我們不能被詮釋。」
到底人能不能被詮釋呢?人格這回事,哲學心理學文學藝術幾千幾百年來探討的就是這麼一回事。既然如此,想一想孔子。孔子可是最認真詮釋自我的先哲。
人,總要被區分的。獨立個體被區分後,認清各人的差異與不同,最後了解相互的距離,知道界限,然後融和合作,最後成為一體。有些比較激進的人,他們很強烈想表現自己,弄得有點生人勿近,他們和其他人不同,大部份人默默地接受位置而後融合,他們卻反過來宣告自我,企求相容,不相容也沒關係,至少透過這種行為,他認清自我。孔子說了一大堆道理,無非希望其他人在大量的道理和禮儀之中,認識他,認清他,了解他。也許對其他人來說太孤高,但那是一份使命感。可是他成功了嗎?沒有,他徹底失敗。歷史上真正成功的只有一個人︰顏回,從來沒有人誤解顏回,因為從來沒有人試圖了解他。這說明了甚麼?愈追求,愈得不到。
人大了忽然有種想法,擁有本身就是不要得的想法。像顏回,論語記載他這個人聰明,因為孔子對他用最高深的語言和哲理說話,不多作解釋,他就懂了,回到巷中涼快去。到底他是不是真懂,沒人知道。興許他心理罵︰「他媽的廢話,納涼去更好。」也說不定。或許他也覺得學生們很笨,整日談些有的沒的,浪費時間。多想一想,顏回其實蠻道家,甚麼都「管他的」,自個兒納涼去。
今早起床,冒出頭來三個字也是「管他的」。昨晚想了許多東西,假若有機器能直接自腦袋中抽出來,大概超過一萬字。想到最後,覺得那些事情根本沒有答案,多想也沒有結果,所以到最後還是「管他的」。早上起床,又有無數工作在面前,我好想說一句,管他的,然後敲阿祖房門,一起去IKEA納涼。最後一年學生生涯,開學時對自己說,今年要狂一點。過去幾年太隱藏自己,很多顧慮,很多擔憂,醒來時發現自己滿身銅臭,滿室罪吝。衣服很多,雜物很多。或許只是其他人的五分之一,可是對我而言已經太多。我怕多,除了書以外,怕錢太多、人太多、情太多、事太多,如果覺得太多,我可是連女朋友都願意送給別人的。
近來總被形容為「佛心」,我覺得自己好像被看扁了。佛不佛心這回事,我不知道,不過我發現大家都以一種很可笑的態度認識我。怕我受傷,覺得我事事忍讓……我有這麼弱不禁風嗎?我可是說一不二的類型呢!說過要做就不會放棄的類型呢!難道真的要我殺人才相信我的強韌?
當然,暫時我也不會去殺人,因為我不急於被了解,也不怕被異化。只要我還了解自己,又何必擔憂?雖則我開始不了解自己。只不過當我了解到自己如何作為一個獨立個體被其他人認識之時,突然覺得可笑,不是嘲諷,而是滑稽。
將我形容為好人次數最多的,是樺華學姐,她令我明白到,人即使經歷許多,年齡漸長,也可以這麼迷糊,這麼不了解自己,這麼不忠實地面對內心。應該說,行為追不上心聲。我一直以為那是少女的專利。更令我驚訝的是,她居然沒有豬朋狗友從旁指導。
我覺得男人和女人的豬朋狗友最大分別在於,男人的豬朋狗友是用來傾訴的,女人的豬朋狗友是用來指導的。對於將來應該如何,詢問別人是十分可笑的行為,至少對我而言如此。即便找到相關的東西,又怎能保證那是自己的決定?不過女人就愛做這種事情。男人往往是知會性質,即是他決定了,再徵詢你的意見,只是尊重的表現。
沒想到這篇一打兩個小時= =,其實想講的莫非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前不相信,人大了,不由得不相信。即便是武術,探求的也是這種關係。如何進、如何退、如何缷、如何探求。等到真正了解,或許,就能成為高手了!
高手。大B說我愈來愈不食人間煙火,對於慾望愈來愈淡然。或許也是,最近甚至連書都不想買了!或說換個說法,沒買到自己想看的書,因而連生存的理由也找不到。
以前一直在思考生存的理由,最近發現其實這些東西不用想,想也找不到答案,不想也不會死。真理這種東西,不去追求也沒問題,因為不是追就追得到。
旅行之後,我忽然頓悟了一件事。所謂人生,就是不要去想,只管做。最後的一年,我想多做一些,少想一些。大家都不了解我,那麼,我就多做一點,多展現一點自我。囂張一點給其他人看看真正的我。或許,又將得很恐佈。決意之下,我深信,我永遠忠於我的本性和誠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