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34度的6點鐘

真係熱死人,尋晚熱醒三次,好想開冷氣,但疲倦得無法爬起來,再加上怕冷氣費太貴,不敢開,如是者,我猜昨晚只睡了三小時不到。 一朝早熱到連書都看不下,就起床,洗衣服,看到好像剛起床到樓下裝水的疼青,她束起頭髮,黃色上衣短褲拖鞋一雙突金眼肥溫額,好像心情很好地跟我打招呼,我還未開聲,回應了一句。心想,她還真早呀!她們兩個在樓上不知道幹甚麼,每晚都好像在開party一樣,大聲笑大 聲吵鬧,我都O曬嘴。三個女人一個墟,現在兩個女人都已經是這樣,還是上學期好,自己一個人住,三樓開喇叭,一樓看書,超自由。
本來想做些人物速寫,不過怕變成流水帳。雖然文學家反對寫流水帳的東西反了幾百年,小學作文第一堂課,就教人不要寫刷牙洗臉,要寫重要的是。可是對我來說,真正重要的事,就是刷牙洗臉,如果有一天,我把刷牙洗臉都寫得好看,能吸引人,就成功了!而所謂的文學,就是囈語一般的東西,把個人情感和碎碎唸昇華到極緻,令大眾產生共鳴。大致上,藝術就是如此。
收到張sir回信,前幾天那封極端灰間和無助的信,大概嚇壞他了!他也意料之外地認真回信。不過這幾天已經想通了,最明顯就是又想買書……也明白之後的路該如何走,現在只剩下實行的決心和計劃。計劃呀!最不擅長計劃,真令人頭痛。或許要請一個管理學專家,看管我一舉一動才行,畢竟我這個人太懶散,太散漫,按現在的步調,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目標。好吧!努力找找看吧!如果這個世界還願意容納我,這個人也應該存在,應該被命運的潮流推向我身邊。
再說一件事,身邊的人那種周期性的「懷疑我有女朋友症」發作。由細到大,大概是14 5左右吧,身邊的朋友呀親戚呀,甚麼鬼東西總有一期一個或兩個禮貌同時一起以各種形式試探我是否有女朋友。我都說沒有= =,為甚麼大家總是不相信呢?這真是一件麻煩事。以前會不斷解釋和反問,現在都懶得解釋。只不過這個病比豬流感更恐佈,至少對我而言是,試想想看,一堆無法理喻的東西,不斷解釋也沒有用,從早到晚比人屈我擁有不存在的東西。不是很可怕嗎?像鴛鴦刀,提心屌膽,走避逃亡,多辛苦。算了!上班去,畢竟還是要面對,就冷然以對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