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門都沒有

上星期空閒,閒時思考便不由自主湧現。想了許多東西,關於平衡宇宙啦、夢遺啦、阿東啦(他已經成為下下下一部小說的人版)……問過BILL關於平衡宇宙和夢遺,我覺得假如一個人的靈魂可以穿梭兩個宇宙,但肉身的資源是共享的,那麼毛澤東就不用實施一孩政策了!叫宇宙B的男人多做愛,在宇宙A的男人便會夢遺,之後宇宙A的中國生育率自然下降。也很可能在宇宙B的國民黨臝了共產黨也說不定。不過BILL說︰「平衡宇宙好像已經被破解了!」=口=
好了,那談別的,講講愛情小說,或稱為言情小說。不喜歡言情小說這個稱呼,畢竟小說無不言情,不言情的小說根本不用看。可是愛情小說質素的參差應該是世界上文學種類裡最大的,有些甚至連完整的敘事都沒有,可怕得故事情節99%抄襲也能出書,甚至登上書榜。像鄭梓靈之流,我發毒誓,假如有一日我能夠出書,五年之內不把她踢出書榜,我切她的腹。奉勸各位,千萬不要看那種書,看完要洗腦。
品書如品人,怎麼樣的人,讀怎麼樣的書,讀怎麼樣的書,就成怎樣的人。我絕對有理由懷疑,現在香港那麼多港女,就是受了這些無腦式愛情小說改遍的電視劇影響,變得超現實。要讀愛情小說不是不行,可是讀,也要讀些有品位的。
甚麼叫有品位的愛情小說?第一,不是盲目談情,為談情而談情。第二,現實和社會的背景與角色之間的互動。第三,觀念和觀念之間的衝突。一本愛情小說不包含以上三點,最好燒掉。
讀愛情小說最好從金庸入手,金庸雖然寫武俠小說,可是他寫愛情寫得很純真。無論是大魔頭還是聰明女,對愛情都是純真和無力,鐘情一人。而且金庸得很白,非常直接,兩者之間即使明爭暗鬥,金庸也會用全知觀點白描直寫。不過從金庸讀愛情已經是一般武俠小說讀者的常識,或許仍無法說服低階愛情小說讀者,那麼去讀讀張愛玲。
張愛玲,一下子進入高階,只能怪我讀的愛情小說不多。無法介紹些中階讀物。張愛玲不易讀,至少讀個兩三年,再讀幾本評論,才能夠了解。
每一個文學家都是極端內向的人,渴望其他人了解自己,又無法好好向表現自我,更可憐是表現自我卻不被接納。這就是為甚麼有出現文學家以至藝術家這種群落和生態文化,透過藝術解構、重組自我。
作家和讀者在解構和重組的意思是共通的,因此讀怎樣的書,到頭來自己也會影響面貌的逞現。可惜我讀書太雜,昨夜看舊時筆記,大感困惑,博而不精的感覺又至。由細到大,我都是這樣的人,周身刀無張利。環視周遭友儕,活死人學長是西方達人,阿東外表吊兒郎當亦熟悉近代史,咸濕學長雖然咸濕然而單論小提琴功架可能還在shepshep之上。可是我呢?活脫脫的不可無術。當年正因為自己不學無術,決定找個機會再進修,可是讀了三年歷史,各種各樣東西都讀過一點,卻絕不深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呀!我,應該找個甚麼樣的東西,深入鑽研下去?文學?歷史?或是某樣未知的領域?接下來,哪一扇門會為我開啓?我將選擇哪一扇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