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星期二

忙裡偷閒

期末死亡報告大作戰,第二次那麼趕才寫作業,比上學期有過之而無不及。經過連日苦戰,終於完成先秦和台經所有報告,剩下東亞一份,英社考試和史方一份。應該來得及吧!
反省為什麼到最後一個禮拜才趕報告,原因眾多,不外乎今個學期報告實在太多。單單是先秦就交了5份,每份都很難,他定的題目和縱橫家一點關係都沒有,每次都花費一個下午。台經也交了5份作業,而且台經要用的書,上月底才訂到,研讀也分了不少時間。還交了三份讀書報告,都是很艱深的書。蕭公權政治思想史、白銀資本、工業革命前的英國,每本讀很難懂,時間不夠,我都利用上下課時間跳讀,只讀各段開頭和結尾兩句,摘錄成文,第一本一千來字,第二本二千來字,第三本四千來字,其實是因為時間到就交出去,其實那三本書,全部未讀完。
當然,讀這些書最大助益是學得新知識,學術書好處正在此,每一本都帶來全新的世界,可是如果東西可以減少一兩本,有足夠時間漫漫沉思,必定會更好,至少……質量絕對能提高。
這麼樣的質量,實在頭痛,能產出的文字量都投放在報告之上,已經半個月沒寫小說(實在沒有力氣了……)暑假快到,希望手頭上的工作能夠按時完成,再解決打工,之後可以盡量讀書寫文章。四份工作……我……會不會死掉呢?
近聽demo sampler,許多這兩年流行上榜歌的原版,真希望有時間能比較出版歌,誰優誰劣,誰勝誰負。這些都要時間,暑假呀!快點來吧!

等出糧、等出糧,這兩個月都等學校的糧,等到天荒地老……唉,可不可以告成大?怎麼可以月尾才出糧……窮死……恰巧今個月要搬家,又要補充生活用品……真要命……
算了!送一首歌,我聽過最好的別人唱的BON的歌,狂在耳邊播。一直覺得,假如聽得懂藍奕邦,就能了解一半的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