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what am i busying for?

昨晚在系館打晚清的大綱,弄到12點,幸得胖子學長幫忙,不然會非常可憐,練了三次才上台。剛剛報告完,尚算不錯,蘇老師對我的論說不太反對,但我對洪秀全的定位有問題。蘇老師認為,精神領袖只有象徵性,可是太平天國是政教合一體制,洪秀全有掌握實權,只是沒有發揮領導者的作用,而專心教義,因為洪秀全認為到南京後,太平天國的制度已經確定,他不必勞心勞力在政事上。所以,稱為精神領袖是不恰當的。「精神領袖」這個名詞我思考了很久,其實我想用「大炮」代替,好像又不文雅,「嘴炮王」「吹水怪」也不行,退而求其次,書面報告寫成「宗教領袖」會不會好一點?思考之下,明朝萬曆帝幾十年不上朝,也沒有人說他是精神領袖,比較接近的用詞只有黃仁宇的「活著的祖宗」,也許可以向這方面調整。
另一個更令我反思的問題是,為什麼昨天晚上才弄得出來,那麼狼狽呢?我打開了GOOGLE 日曆,回顧10月以來做過的事︰
10月上旬太平天國的書已經到了。史方例行作業及學年報告。建築史每週心得。
10月中旬,座談會資料整理。史方例行作業及學年報告。建築史每週心得。
10月下旬資料庫、座談會準備。讀完太平天國(其實我沒有很專心讀它)。建築史每週心得。
11月上旬座談會資料統整、先秦史書評。史方例行作業。建築史每週心得。
11月中旬狂趕座談會資料。史方例行作業。建築史每週心得。
11月下旬狂趕座談會資料+報帳。建築史每週心得。台經分組資料搜集。先秦期末資料閱讀。
12月上旬座談會報帳。建築史每週心得。台經分組資料搜集。先秦期末資料閱讀。
看起來,這麼狼狽尚算情有可原。然而,我不喜歡這樣,每件事情都趕著做,趕著做,就做不好,未達到自己理想便交出去。當然,達到自己理想亦未必受人賞識,雖然我覺得受人賞識這個觀念很奇怪,為什麼要得到其他人認同呢?自我感覺良好,不就行了?這是理想狀態,在社會之中,能夠如此特立獨行嗎?
本來最近讀了兩本有意思的書,想寫簡單的後感,但寫不完的報告(靠!史方又多了一份期末!)令我無法抽空組織,思想均被報告佔據,怎麼努力還有是報告在等著。算了!還是努力寫吧!元旦四天假期把它忘記罷了!儘管我真的很想去休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