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選舉與民主

近來BILL口中環繞的話題,除了平日在他人面前忍藏的指責外,就是政治。我不太喜歡談政治,總覺得那種爾虞我詐很麻煩,街頭選舉嘈吵刺耳,政網只是謊言的紀錄。
看了一些本次HK立會選舉的宣傳片,太沒水準。民建聯也好,黃毓民也好,泛民主派也好,每個都只想得到權力。中國人對權力的渴求,自古至今只有目共睹。
BILL批評JUNE盲目支持民建聯,不看政綱,只因個人感受而反對。其實,每個人某程度上均存在這種盲目,只不過大家認為自己選擇較好,別人選擇別的就認為對方盲目愚蠢,看不清真相。這句話存在太多複雜的辯析,暫且擱下,反而令我想到台灣人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選舉只是在兩個爛蘋果之間,選一間沒那麼爛的。」
華人有一種迷思,也許西方人也有,但我不了解,以為「選舉」甚至「直選」,一人一票就能得到民主。民主,就能改善社會,是進步、強大的表現。這是違失民主本質的說法,把民主泛政治化泛權力鬥爭的思考方式。細細分析,就知道民主、強大、進步、選舉,並沒有必然的邏輯關係。
##CONTINUE##
民主本意是人民作主不是選舉,選舉只是其中的手段。人民作為國家主人,所有決策,人民均有權參與,可以動議,可以否決,行政人員和國家領袖是人民代表,本身沒有權力。所有前題是人民,假如人民對民主的要求不了解,是無法達到西方國家現今的民主標準。
世界第一個追求民主的國家叫法國,法國自啓蒙運動後,經過二三百年的迴環往復,始達至今時今日的共和政體,現今是第五共和,中間有拿破倫等強人政治抬頭,他們的歷史非常值得東方人,特別是中國人參考。法國人在三百年歷史裡,學會了「一個實行民主的公民應有的素質」,這種素質影響到鄰近的英國,甚至遠隔重洋的美國。我也是看林白的「帶一本書去巴黎」才發現,當年有一位法國貴族,帶著大革命和啓蒙思想到美國,參考南北戰爭,影響美國總統甚深。那位美國總統是誰我已經忘了。
許多人誤以為美國立國即有民主,這是與歷史事實不符的。美國立國始於五月花公約,十幾個被英國人逼得走頭無路的美國人,在一艘名為五月花號的船上,訂立契約。那只能說是憲政統治之始,當時的「美國人」並未擁有現代人認為的民主素質,直到南北戰爭好一段日子,真正的現在民主始建基於美國,這些都與美國的城市發展、教授水平和人民期望有關。
世界各國落實民主,均有其深遠的歷史背景,在專家面前不敢班門弄斧,幸好我BLOG的讀者九成比我還要知識淺薄。不過各國民主都有兩個共通點︰1,啓蒙思想,2,議會制度。啓蒙思想源起義大利和法國,其中法國對政制的影響最大。議會制度由英國人創建,因此我認為現代民主政治,4成功勞在法國,4成功勞在英國。
英國的議會制度是他們最主豪的,所謂總理死了英女皇掛了國家也不會倒,不斷運作。以前香港也用這一套,因此港督怎麼換,公營機構的運作和立法施政並沒受多大影響。
所謂民主,是民權、政權和制度相輔相承之下的產物,看似簡單,其實複雜。香港民主派97之後日日夜夜求阿爺大發慈悲,實行雙普選,然而有普選之後,就等於有民主?看看台灣的情況,香港人居然還可以說︰「有比沒有好。」雖然台灣人都認為如此,但我不覺得。BILL認為最初的反饋是必經之路,回顧西方歷史,這句話倒是真確,然而,讀歷史是為了重蹈覆轍嗎?既然人家已經有那麼多不良效果出現,為何我們仍要往那邊傾斜呢?中國人認該好好思考思考,民主路應該怎麼走。孫中山就因為想太少,含恨而終。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