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9日 星期二

高雄炎夏行(2)----橋頭糖廠

計劃行程完畢,出門事半功倍。假如你是浪遊型的行者,就不必看上一篇了!
糖廠遊覽路線圖

View Larger Map



我和胖崴(新改的花名,本來想改胖胖崴)早上9時在台南後站集合,買50塊區間車票到橋頭,車程大約30分鐘。因為高雄捷運關係,橋頭火車站新整修,出去好像全新建築一樣,白色主調,落地玻璃,感覺很現代,比小港機場更漂亮。
我們問清楚捷運工作人員,從火車站坐捷運要NT. 20,走路約10至20分鐘。我們選擇走路。下電梯後反方向走,不到兩三分鐘看見紅磚圍牆,低矮圍牆上佈滿碎玻璃瓶設置的簡單防盜。
走到平交道,左邊有一不像入口的門,更亭沒人,門上殘舊的牌上寫著「高雄糖廠」幾個字。我們猶豫了好一陣,雖然是星期六,但那兒沒有人,找不到人問,旅遊書也沒有記載門口的圖片。我們戰戰兢兢走進去,頓時一間蔭涼,婆娑樹影下,長滿野草的圓拱型紅磚物體,像極了墓穴。我們看了老半天才知道是甚麼。這一區尚有幾間老舊的日式建築,似乎廢棄許久,沒有指示牌也沒有說明。
幾個單車客騎車經過,我們沿著他們來路前進,穿過幽靜區,柏油路和糖廠標誌赫然在眼前。旁邊還有蔣公雕像,果然很有台灣特色。
橋頭糖廠是台灣第一所新式機械化糖廠,在台灣經濟史、糖業史、工業史上均具有重要地位。
糖,在日治時期佔有重要地位。1900年(明治33年)10月1日,日本三井財團成立台灣製糖株式會社,派遣鈴木三郎和山本悌二郎由日本至台,調查適合建造糖廠的地方。經台灣督兒玉源太郎和三井財團推動,翌年正式登記在橋頭設廠。1902年,橋頭糖廠開始製糖。當時的台灣糖業仍屬舊式製糖業,以牛力為主。橋頭糖廠以蒸氣為主要動力,全機械化生產,一晝夜可壓搾250英噸。(轉引伊藤重郎,《臺灣製糖株式會社史》,東京市︰台灣製糖株式會社東京出張所發行,昭和14年9月30日)
日本人選擇南部設廠,除了地廣人稀之外,更重要的因素是原料。南部盛產白甘蔗,白甘蔗糖蜜較其他品種多,深受日本人喜愛。據我打工的教授回憶,他們小時候(約上世
紀70年代)最大成就的遊戲就是採白甘蔗,因為白甘蔗是製糖專用,私採是犯法的,小朋友偷來不但有成功感,更有好吃的。
甫進入糖廠,只覺得像公園,不像工廠。以前地廣人稀,特別是南部,工廠和宿舍同時建設,成為聚落。現今的橋頭糖廠遺跡,即把以往宿舍區和工廠區劃為博物園區,到處是日式建築,南洋風格。日人留在台灣的建築物並不像電視上日本當地看到的木建築,而是混合許多歐陸風格建築,例如屋外長廊與英國人留在香港的建築物相似,功能同樣是避免陽光直照入屋,令屋內溫度降底。
日人不但留下建築,更從日本帶來一專觀音像,仔細一看,赤裸上身高高在上的觀音是男相。中國自唐以後觀音大多作女相,日人至明治時代觀音還是男相嗎?前一陣子,發現老教授林退嬰老師珍藏一本相冊,這專觀音和旁邊的建築,當時已有,頗令我驚訝。
旅遊書上寫糖廠有五分車站,可以坐日治時期留下來的運甘蔗火車遊覽,因此火車就成為我們最主要目標,看到火車少不免要興奮。園區內陳列好幾台火車頭,全部是老古董了!沒一台能動。我們納悶不已,深入無人地區,發現火車工廠。原來當年糖廠會自己修火車,真厲害!到底當時的產業規模有多大呢?甘蔗田沒了,進入唯一的工廠遺址,或能感受到十份之一。
園區有些地方真的很像鬼屋,廠長宿舍那邊的聚落,深幽幽的,門外掛了衣服,好像還住著人,但沒有人氣。
我們離開火車維修廠,穿越恐怖的地下道,參觀大工廠旁的小博物館。胖崴學長說︰「你打工的老師就是做這一個呀,米糖相剋,鳳梨罐頭。」我點頭,後來問教授,她鑽研這方面的資料好些年,橋頭糖廠歷史如數家珍,但竟然沒有到過實地。
小博物館簡單介紹了製糖過程,進工廠前最好走一圈,讀一讀,不然進去工廠只會茫然。小博物館有一台遊戲,我們試了好幾回都失敗,那台機器居然膽敢不理我們,小朋友走過去,兩三下就破關了!我們傻笑幾聲跳出博物館。
工廠很震撼,自甘蔗流出的通道往上爬,龐大機器包圍著,頓感渺少。烈日當空,工廠空氣不流通,也沒有冷氣,我們汗流夾背,這是機器沒運轉的情況,假如運轉,機器的熱量和蒸氣推動的熱風,到底溫度有多高,實在不敢想像。廠內有一個體驗按鈕,我高興按下,期待龐大的機器運轉的壯觀場面。廠內開始發出轟隆隆的發動聲,地板微微震動,我興奮地俯視巨大齒輪組,半點甦醒貞兆也沒有。我問︰「這樣能體驗甚麼?」學長說︰「體驗它震呀!」走了一圈,看了一些像共產黨口號的標語和巨大的古董機器,離開工廠。
我們繼續找神秘的五分火車。走到園區另一邊,是台糖的販賣部,人滿成患,炎熱天氣大家都買冰。我們看到指示版,說五分火車12時開車,尚有半小時,著急不已,到底問人。最後捷運站的工讀生小哥告訴我們,柏油路走到底就是。
我們苦忍南部炙人的陽光,柏油路毫不留情地增溫,沿路經過破落而且不起眼的藝術村,學長感概︰「那些小房子不曉得有沒有冷氣。」我說︰「不曉得,但沒甚麼人氣。」路旁儘是廢墟,野草叢生,令我們很懷疑工讀生是否騙我們。
當天是周末,到了柏油路底,果然有一家與世隔絕的國小,因為暑假吧!像是收生不足被殺的學校。五分車站小得不能再小,如同遊樂場碰碰車設施一樣,賣票台木造的。時刻表尚有15分鐘開車,我們擦了好幾把汗,正要付錢,售票員說︰「下午一點才有車回來喔!」「甚麼意思?」「現在坐過去,要一點才有車回來。」我問︰「中間兩個小時要幹嘛?」「你自己看牆壁上的圖。」我們仔細看了看,原來五分車是把遊客賣去另一個遊樂場似的地方,玩他們的設施直到回程。學長說︰「原來要配搭行程。」我們便落跑了。
天氣炎熱得很,除了冰以外,其他東西都吃不下。幸好糖廠福利中心除了冰以外,也沒多少東西能吃(罐頭能吃啦,只是……)。我們各買一盤冰,35元紅豆酵母冰,小小一盒,不太化算,學長說︰「糖廠的冰只有甜味而已,假如沒有標示,根本分不清味道。」
冰吃過,坐捷運去下一站。後來加入的高雄學長張媽說︰「糖廠那邊有一條老街,很多賣吃的呀!」錯過了老街,書上沒寫,根本不知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