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8日 星期三

也許狂妄喜歡我的孤獨

下午,一年CHAT一次的同期直發同學找我CHAT。
isaac says:
hi
I say:
HELLO
isaac says:
你搞緊咩
I say:
返緊工~~XD
isaac says:
你有冇gf
say:
=.=" 又問……無呀~~
isaac says:
你18,20都未拍過?
isaac says:
唔知你呢type人點marry 第時
I say:
=.=" 我都唔想結婚= =
isaac says:
等d女拍10次拖想穩定d 搵你做老襯
I say:
佢搵我就要架LA= =
isaac says:
你一條友點過.....
I say:
兩條友咪仲難過一條友過日子= =
isaac says:
咩ar,你試過夢遺未ga?
I say:
=.=
I say:
我生理功能正常~~身體健康~~心理都無問題= =
14:14:08 - isaac (#) appears to be offline and will receive your messages after signing in
我還可以說甚麼?
事實上,近來一直想寫故事,新的故事,類似無瑕年代的內容和感覺。試了好幾次,都不成功。簡而言次,今非皆比。當日的感興念頭,如今已然不再。我那時候認為自己為人冰冷,同學家人去世,我沒有哭沒有流淚。學生會失敗,我也沒甚感覺。朋友漸漸遠離,我也無動於中。如今回想,仿佛都是表面無痕,內心難穩。但事至今日,真的是無風無浪的境界,波瀾不驚。可能馬英九在我面前被槍殺,我也沒有感覺。那份感覺漸漸消失,甚至連恐怖也不覺得,可見有多恐怖。
網友說,這個時候,要麼去四川,看看災難現場,要麼找個人隨隨便便談一場自私的戀愛,呼吸新鮮空氣。後者是不可能,我從來不是隨便的人。前都倒很希望,那麼大的事件,沒有我在場幸災樂禍,太可惜。
迷惘因轉變。據說迷妄是青春的專利,不知道將來,無法鎖定目標。以前我總是清楚自己希望做甚麼,達到甚麼境界。如今我覺得達不達到都無所謂了!反正生如斯,死亦如斯。只能一直能夠寫就行了!

分組合作多有不便。皆因我的思想行事與他人不一樣。剩下的大報告只有宋史。宋史是由三個小組粗略合成,共15個人。我充當組長的那一組,四位全到,其餘兩組,只來了兩個人。今次的報告是「說故事」,他們均說,先找資料,然後在資料裡挑出需要的拼湊成故事。我則建議故事和資料同時找,因為說故事時,很多時候忽然想到需要某些資料,但來不及找就糟了!而且只餘下不到兩個禮拜,還不開始寫,就完蛋。他們均反對。我也就作罷。那麼他們並不是說故事,只是把資料充塞,改變平日報告八股文的敘事方式而已。所以還是自己寫的故事好,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搞不好到最後,大家會發現我所想的方法比較好,又或我發現自己的方法比較差,也說不定。

標題摘自過於喧囂的孤獨,五星級的書,過幾天再來談老本行,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