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5日 星期日

四個時代

甚麼時候養成早上不做事的壞習慣呢?不知道。起來很早,但不到11點過後,不會做正事。如果只有我一個在房間,就看小說去。如今一本書看一個月,實在不可思議,以前三日就讀完……
近來做台美報告,極度生氣,有點後悔期末報告做朱銘,為什麼不直接挑雕塑那一組呢?阿果不斷諷刺吉拉學姐,我終於明白原因,他受不了上學期學姐的港式管理。我心想,如果我是組長我也會這樣,像現在的組長甚麼都不管,要求你三天之內嘔出資料,你就做不出來了,對吧?幸好宋史那邊追度還OK,不過也是很難催進度,我期望70分的東西,組員交給我40分,我只好多加一點意見,多動員系館狗兄弟的力量。近來沒甚麼胃口,飯常常吃不完,送給他們,感情變得蠻好的。
台美報告做吳天章的四個時代,因此自己也逗趣,來一張四個時代,把許多年買的四件衣服拍一拍。不太懂買褲子,衣服因為有圖案和樣式,挑起來簡單方便,褲子則很難挑,我對於圖、顏色等東西完全沒輒,無法判斷自己穿甚麼會好看。所以很羨慕大B,走進賣衣服的店,一下子就挑選好看的衣服,而且便宜,他幫忙買衣服是愉快的。我嘛……覺得買衣服很麻煩,也許是我過於著重「恆久」,不希望買回來,不愛穿,沒穿很多年,浪費了。我的「很多年」是十年以上,也難得自己身型沒變……
第一件,我俗稱結他衫。皺巴巴的樣子,已經是十年前的衣服。當時我在扑死你買的,三件100元。我挑了這件後,隨便再挑兩件,因為實在買不落手。另外兩件,還有一件生存,另外那見則不知所蹤了!
一直很喜愛這件衣服,如果不是暑假買了一件白TEE,都沒意識到它勞損甚多。雖然沒有污跡,沒有破損(厲害吧!),但是白衣服應該有的光澤已經不見,變得黯淡。因此心裡面想︰「再買一件白色吧,讓它退休,重要日子再穿。」故上兩個星期,買短褲時順道買了一件白TEE,就是最後一件。
好久沒有買TEE,除了結他,以前我還有幾件,不過因為領口和肩寬不合,全都損毀了。這是我最大的問題,時常找不到合身衣服,主因在於肩比較寬,很多時要大碼的肩位才合身,但大碼衣服會過長。因此我是個中碼長度,大碼寬度的怪客。據說,肩寬代表承擔,可是肩過寬,使得衣物常常變型,而即使是同一家衣飾店,也不見得尺寸永遠一樣。像新買的TEE和暑假大B幫我挑的,同樣是IP,長度一樣,可是肩寬不同,如今穿起來有點緊緊的,看能支持多久。買這件TEE,最主要還是圖案,愛死這幅電燈柱圖。突然想到,設計師故意把肩弄窄一點,讓你買大一碼,玩個身長版的衣服。可惜,我最怕太長。
因為肩寬的問題,之前改為留意能調節肩膀的衣服,事源某次看「蔡瀾嘆世界」,蔡瀾說買西裝最主要是肩膀,找到一家肩型合身的,就不要換了!他好像是對楊錚說的。這一件是中六七、某一天在MK買的。那天陰雨綿綿,整天鬱悶愁思無法排遣。放學回住處,沒法寧心看書,坐不下去,心血來潮,就往MK跑。我是中六才學會逛MK的,多數只去書店。一如以往,下火車,過天橋,從中旅社那條街往田園走。雨綿延不斷,到中旅社,忽然不想直接去書店,遂往街角走,看見一家快倒閉的衣服店清倉大減價,走進去,第一眼就挑了這件,60元,是20歲前最貴的一件。說起來有點神怪,但我的衣服大蓋都是這樣買回來的。這件衣服我很喜歡,可是它只與另一條褲子顏色比較配搭,其他都配不上,穿起來都難看,很有性格。質料很好,至今仍是光鮮亮麗,柔順如初。之後在舅舅那邊,劫掠了同類型的衣服兩件,非常薄,質料不及自己買的,好處是快乾。其中一件綠色仍不時穿著,另一件淺藍色,某次和某人去吃豆花,發現和一個阿伯撞衫,之後就沒穿了。
最後一件是我最自豪的衣服,穿了好幾年的POLO,畢業後,花園街購入。任猜多少錢。答案是16元HK。厲害吧!雖然不是甚麼好料,勝在合身,舒適,方便配搭。無論穿甚麼都配得上。近年來心思思的,想多買一件POLO,或襯衫之類。POLO比較好,襯衫有時候不想釦最高兩顆鈕,因為太緊太熱,可是不扣呢,又太SEX。囧,我都沒東西給人家看呀。上次去三越新天地,看到一件蠻漂亮的,想買,但神差鬼使之下買了這一件,因為這件7折,630減至450。那一件,只好有錢的時候,去碰碰運氣,看我們有沒有緣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