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他媽的這世界!

這幾天心情都不太好,早上還下起雨來,更令人鬱悶。台美課終於爆發出來。源因阿果學長觸動了我的神經開關。
我有種麻煩的性格,好辯。所謂的好辯是真理愈辯愈明的辯,過程中必須客觀理性地層層推論分析。一個人辯,還好,兩個人辯就會變成吵架,但我多數都能避免這種情況,除非出現類似對話︰
「她是你學妹喔?」幾秒後︰「真可憐。」
「為甚麼她是我學妹,我會可憐?」
「我甚麼時候說她是你學妹你可憐了?」
「那為甚麼她是我學妹,我會可憐?」
「拜託,兩句話沒有直接邏輯關係,你不要把它們牽扯在一起。」
「那你告訴我為甚麼她是我學妹,我會可憐?」
再舉一個多年前的例子,那是我和肥鼠BILL上學路上,他們遲到後的爭論︰
「你們又遲到。」
「我們沒遲,是你早到。」
「所以是我的世界跑太快嗎?你們遲到是我的錯。」
「沒有人錯。」
「遲到還不算錯?」
「我們沒有人遲到所以沒有錯。」
「你們是漢武帝?司馬遷論李陵,他對而漢武錯,反而被宮刑。」
「你知道史記怎麼修嗎?」
「我知道呀,可是這與修史記無關,這是強權世界?」
「哎呀!你不知道,不知道就不要說司馬遷啦!」
「你還沒答我的問題。」
「你也沒有答我的問題呀!我為什麼要答你的問題?」
「我先問的呢!」
「哎呀,連史記是甚麼修的都不知道,沒有資格說話。」
對話終止。這件事一直深刻在我記憶中,中三那年的5月21日,我們走出地下道然後一直吵到粉公小學的後門。不相信可以去整我的日記,在WING手上。
他媽的!每每到這個時候我就很生氣,感覺就像你媽叫你做功課而你死命不做。可是我每次都沉不住氣,講話會愈來愈大聲,反覆強調對方說話的邏輯問題和語病,然而這個時候,不明所以的第三者就會制止你︰「你說話太大聲了!」這是除了叫我名字以外,我最最討厭的一句話。我找不到原因,莫名其妙地討厭這句話,也許是那種制止的方式。極度討厭「制止」,如果真的制止我倒沒那麼生氣。可能是從前從來沒有人這麼說,但這兩年,不曉得為什麼總有人這樣批評。也許在台仔心目中「吵」是僑生的特色而這種錯誤觀念根植他們心中,所以只要一講話他們就說你吵,而他們說話永遠是安靜的,不過那是超現實的判斷。
這些人反覆自言自話,擺出勝利者姿態,只看到自己而看不見別人。我最最討厭這樣的人,自以為是,以己度人而不以人度己,總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是真理是皇道。不知道別人內裡妄下斷言,單憑第一感盲目相信並認為自己永遠正確。遲到說一句對不起很困難?結論是每個人都不願認錯,世界上最應該死的就是這類人。
因為這件事,心情一直低落,外面還下著雨,明天尚欠兩份報告未交,心裡一直不高興。下課後決定去買一本書,吃好東西,這已經成為我在TW紓解壓力的唯一方法。每年春天總有這樣的日子,因此買了這本書,吸引我的原因之一是袁兆昌超4提及過,以及麥田中譯版的書腰口號︰
The Catcher in the Rye的圖像他媽的 這世界!

2 則留言:

  1. 「這些人反覆自言自話,擺出勝利者姿態,只看到自己而看不見別人。我最最討厭這樣的人,自以為是,以己度人而不以人度己,總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是真理是皇道。不知道別人內裡妄下斷言,單憑第一感盲目相信並認為自己永遠正確。」
    你咪係依種人= =
    證據可以o係之前日記篇章搵倒
    尤其是「單憑第一感盲目相信並認為自己永遠正確」更加貼切

    回覆刪除
  2. 我唔否認我有呢種特質
    不過我睇到既唔止自己睇到
    分析亦唔會重自己角度分析
    之前所有言論係反覆講我既觀點
    但我無乏略其他人既觀點
    而我討厭既係唔望下週圍又拒絕寧聽既人
    SOR~~總之我一遇到呢D人就想殺左佢地
    自以為得到正當性卻不知正當性為何
    好似CNN咁我都反對架
    但同樣都反對D深CHINA
    原因係兩邊都用個屎急黎唸野
    個腦生係屎急到都可能太近個隻
    而且再加上一句,
    自說自話留返你寫自己小說呀詩呀個時先做,
    依家係分析同辯論,情況唔同。
    一個人以上既事,一定要考慮唔同人既存在以及立場。知己知彼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