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捉蟲

對著電腦太久,又有點不舒服,可是一堆未讀的書,未完的資料,未完的報告。一個星期很快過去,明天又要考太極,這兩個星期沒怎麼練習,一來沒心機,二來怕愈練愈錯。明天還是要看天,天道自然,既然太極是自然,那麼自然而然吧!
這個星期本來很空閒,報告交了,功課做了,想看小說休息。向活死人學長借了黃金羅盤,滿心以為可以好好讀,不料事情突如其來。
第一,鄭老師。話說新聞評論我好久沒去上課,溜去打工。上個星期好不容易去了半堂,又溜了去打工。昨天想,還是去一去吧!結果不用上課,下星期交作業。好不容易問清楚百烈,如果他沒騙我,要交一份大部頭的剪報。如果他騙我,我就下毒好了=.+
第二是,捉蟲滑稽事件。話說昨天不用上課就去上班吧!突然有一位計中的吳教授來電,他從某些教授那裡,聽到廉頗藺相如的故事,非常有興趣,所以打電話到系主任的研究室,想問她西方有沒有類似的故事。我聽到他好像很可憐,打電話給主任,沒人接,給其他老師,也沒人接,更不幸是我接了,一個大學部的,他本來想問主任,不行就教授,不行就博班碩班……如今一下子標準下降了。我想,反正電話是我接的,我代他問,之後回覆也一樣,很簡單嘛!就說好吧我幫你去問問。好不容易等到老師回來,就問老師,老師不用想就回答︰「我也不知道呀!」糟!那一下我就知捉蟲了,然後老師說︰「你就找找看吧!」當時我非常害怕接了一件不應該接的工作,如果沒辦法回答,又或回答不佳,是影響全系的大事了!好不容易胡亂拼湊了一個,明天拿給老師們看看,能過關就算了!這回真是禍從口出。
還有台美的報告,明天去圖書館找片子看,希望能找到吳天章的資料。本來舒舒服服的一個星期,一下之幻夢破滅了!
本來還想寫些短篇故事的,近來很想寫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愛情故事,因為近來發覺自己,已經失去喜歡的能力,即使看一本書,一位自己以前喜歡的作家,都好像沒有感動沒有感情地看了過去,既沒感興又沒驚嘆,實在不妙。試看看,一個人,五官奪去,皮膚失效,還能感受到甚麼?我現在就是這樣。所以,想透過文字重括感興,至少高興時懂得笑的感覺,累時知道休息,悲傷能夠哭出來。我可以肯定地說,假如現在我最喜歡的書、作家或朋友在我面前死去,慘叫連連,我絕對可以視若無睹路過又或者坐下來看著他掙扎而沒有感情投入。好像掉進了空氣污染極嚴重的城市,毛孔倒塞,再也無法呼吸。
具實怎樣做能令感覺回復,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有一點點辛苦。內在積壓了許多情感但找不到排洪的出口,那還好,至少我意識到。如今仿如癌症末期,但自己不知道。所以,好想找個地方看看診,看看寫出來的文字是甚麼樣子,再判斷自己的情況,然而,有這個機會嗎?或者我要先把聶盈掬改好。他是我這兩年來唯一稱得上談及人際關係的中篇,卻寫得不太好。我想,讓思想放肆一下,來個村上式小品。我覺得,自己塞息了,溺水了,好想抓著救生圈,好想好想。不過,對將死之人而言,可能甚麼都不再重要,甚麼都不再重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