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最好的五官湊合成醜臉

星期天,拉肚子。頭又痛,肚又痛,想娛樂不想做事,想創作不想背資料。


早上把反町隆史的新劇開完,終於明白為何在日本只有十點收視。
這是一個沒甚麼創意的劇本,雖然故事流暢,沒有悶場,但題材太舊,衝突達到某個層次就無法往上爬,衝不開蓋子就落下來。當然,比起港劇還算高水準。
許多網民評價演員表現差,我倒覺得演員都是好演技之人,可是錯擺了位置。反町隆史從十年前開始,已經像個賣販,又瘦又黑,演運動員服說力不足,穿西裝上班更是格格不入,慈父角色倒是最貼切,不過描寫父女之情,也是慢慢的,感覺與不辣的麻辣鍋差不多。加藤愛全劇好像目無表情,她的內心戲演得不足,一來是她掙扎的場面不多,例如她在朝日奈和小木兩份情感之間的思考時間,如果多五分鐘,讓她一個人在街上走,做一些簡單的補充可能更好。兒玉清更是大錯特錯的安排,他外表嚴肅,無疑是良好的公務員人選,但引路人嚴肅之中帶一點詼諧,那一點點的詼諧看起來彆扭得不行。最應份的應該算是志田未來,反正也是叛逆少女,做自己而已,同樣和其他角色一樣,發揮空間不足。
日本劇大多採取單元形式,同一批主角,每一集所講的主題和故事都不相同。日本人處理短單元有其一手,40至60分鐘把事件由發生到終結演出來,當中包含詼諧、懸疑、愛情等等,而人際關係則成了主軸,讓故事在不同空間空疏,需要維繫的只是主角群的人脈。但到了這些長篇敘事,所包含的就不獨是這些而已。單元故事的人脈可以簡單而單純,因為全劇很可能只有5分鐘時間把它當作焦點。然而長篇敘事,人物衝突則是全劇重心,每集大多數時間聚焦於此,如何突顯各項衝突,如何收放得宜做到戲劇效果,正正是最重要的課題。
DREAM AGAIN 正正是人物的收放做得不好,無法造成戲劇張力。劇本可算嚴密,可能因為太嚴密,短促的畫面難以交待人物心情狀態,好像每每到人物要苦苦思考之時,劇情就被剪去,時間被盜取一樣,無法令觀眾產生緊張感。
全劇其實沒那麼差,假如我沒看結局最後五鐘,伽里略8分,我給7分。看了之後,只給5分。那個結局實在太無言,田中只是領路人,能夠讓靈魂附身已經令我驚訝,這種越級行為呀!可以改變命運把生命轉移,不革職查辦的話,他的上級一定貪污受賄。最後竟然令時光倒流,走馬看花地草草結局。這與他的身份不符,又或者劇本真的被改動甚多,如果一個有識見能寫出人心矛盾的作者,遷就聖誕節大團圓結局的斬首式收結,不是被逼而是自願,這個作者前途有限。就讓時空停留在小木接受死亡,慢步離開,不是很好嗎?要不然再加上個十年之後云云,補足時間。
這部戲有如選美中落選的佳麗,把最好的五官聚集到一塊面上,可惜湊合而成的面孔總是無法均勻融和,各安其份,各施其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