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7日 星期一

反對中共鎮壓西藏

心情沉重。
本來我對這一件微不足道的新聞沒甚麼特別反應,星期六以降,每每和BILL談及,他支持獨立,覺得獨立沒甚麼不好。我覺得獨立與我無關,只是覺得中共抱著那麼多土地也沒用,那邊又沒有資源。直至剛剛走堂,在電腦室一邊看史記一邊上網,看到YAHOO說,公安強制逼使香港記者離開西藏,終於怒火中燒。
這是六四事件的重演!
再過10年,這件事就會在香港發生。
一直覺得,學生和傳媒是社會良心。學生不需負責任,發揚公義;對傳媒而言,發揚公義則是其責任。
這次,我只能說,看見香港的將來,對香港的絕望感又加強一分。世界,將走向破滅,這是注定的吧!充斥著這麼愚蠢的人類,這其實沒甚麼好悲傷的吧!活該的吧!可是,我深切地感到哀傷,難道我對這個世界尚有留戀?甚麼時候開始的?難道,如今我想活下去了?又是,甚麼時候改變想法的?世界以我無法控制的暗湧在改變,難道我自身也是如此?
我不知道,有興趣的http://twitter.com//pazu來這裡,看望遠方不認識的陌生人吧!
人生是一場戰爭,沒有人可獨善其身。

昨晚LING投訴他男朋友對她冷淡,從不主動打電話給她,情人節也不送禮物給她,她說找到另一個就和他分手,之前還是保持男女關係。我痛罵她一頓,然後把信哥的故事講出來。她說︰「我一定不會這麼。」我冷哼︰「走著瞧。」我說︰「以後我大概不會再拍拖。」她說︰「我不信。」我本來想說︰「世界上這麼多像你這樣的女人,叫我怎麼愛?」這句話沒說出來。她說︰「你呢D咁既FD,我衰極都有限LA。」我說︰「可惜每個人犯錯後才想起我。」
好多話我說過好多次了!我說得很累,真的很累。每個人都跟我吐苦水,說另一半怎麼不好不好,拍拖有多不自由甚麼如果再選擇不會拍拖甚麼。如果我有槍,我第一個就把這種人殺了。說這種話的人最沒責任感,既然不想,又不改變,一邊說呀其實這様很好,但如果沒有又更好,之類的話,這種人殺了當肥料更有用。
也許我無關痛癢他們才對我說吧,他們根本不敢跟另一半說。真悲哀,拍拖拍到連一句真話都不敢說。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說了這句話,大概就分手了。分手就分手呀!有甚麼大不了?可惜太多人貪小便宜,太多人怕寂寞,好像一個人就活不下去似的。如果兩個人的感情連一句真話都承受不了,那一起幹嘛?為甚麼這句話那麼嚴重以致說了就分呢?因為在理想的愛情之中,這句話應該不存在的。轉個比喻,如果你媽對你說︰「唉,早知道不生孩子更好。」你會怎麼想?我只能夠說,會有這句話是因為開始時沒有深思熟慮,沒考慮到將來的情況。簡單而言就是沒用腦去做人,沒用腦去做人即等於沒用心去做人。把心拿出來感受。
可悲的事大家都抱持這樣的態度︰「我不想上班的,不過為了生活沒有辦法。」他媽的你不上班就活不下去,又不上想,就去死呀!不想死就活呀,不就是這麼簡單嗎?活著辛苦不如死,想生存就不要埋怨辛苦,如果想活得舒服就改變呀!同樣的,大家把拍拖生孩子當作上班,眼中就只看到這件事,當然只懂得在苦楚的循環中打轉。
外國人,特別是美國人,有一種很有趣的觀念。他們大部份人,冬天時借錢去遊行,然後一整年工作就為了還這筆錢,到第二年再借一筆去旅行。他們過著這樣的人生,努力工作投入熱誠,就為了一個簡單目標,對他們而言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並不是每個人可幾把享受當在工作,所以我們在有限度之下,享受人生。」
那麼我再告誡各位,如果今天你看到的只是苦楚,覺得如果再選擇一次不會拍拖,那麼你便分手吧,不要說甚麼從來一次,人生,至少這一輩子是可能從來的,要選擇就現在,不說希冀時光倒流再選擇一次云云。我可以肯定說,那是廢話和狗屎一般的念頭。
「不想後悔就去做。」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從來不適合我,我覺得人會後悔是很怪的,既然要後悔無法挽回的事,當時為什麼不下決定呢?每每想到這裡,我就覺得自己好厲害,也許這是我唯一值得自豪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