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日 星期六

重新開機的恐慌

電腦中毒,很嚴重的毒,掃毒時殺不死,說重新開機就能殺死,結果重新開機又回復殺毒的狀態,陷入重新開機的輪迴。希望電腦沒事吧!唉……最大的娛樂和謀生工具,沒有電腦可以說幾近完蛋。寒假之後運程如此不順遂,可以怎樣?
介紹一套好東西,這首是新海誠最新作品,秒速五厘米的片尾曲《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ge》。連同之前看的穿越時空的少女,是我看過最好的獨立動畫電影。宮崎峻的東西我不喜歡,那份少女和一成不變,看了之後感受不了甚麼。穿越時空的少女的主題曲是先喜歡歌詞,後喜歡曲,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ge則是倒過來,反覆看了一個星期,搞不懂新海誠的結局到底想表達甚麼,今天找到中文版的歌詞,才終於弄懂,也許因為這份延誤與斷斷續續地看,今次沒上一回那麼想哭。
秒速五厘米畫面極細緻,場境的真實、光暗處理、甚至空氣流動,全都仿如精雕細琢的藝術品,教人驚嘆,教人憐愛。
兩者同樣是簡單的愛情故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卻正正抓著某一點,加以發揮,扣緊人心那小小的部份,令人感動得一塌糊塗。這件事實在很村上春樹,最簡單的舖陈,最平凡的語調,把故事事不關己地說出來,正正因為抓住一點,結果同樣令人感嘆得一塌糊塗不能自己。一如村上的小說,秒速在奇特的地方壓然而止,最後憑歌記意,回憶片段歌詞唱的卻是今日,而且喚起了所有人心中那一點點往昔。
中國小說特別強調起承轉合,故事愈是光怪陸離愈受歡迎。反觀西方,小說大多是平淡的,甚至中國人不愛的第一人稱,他們幾近濫用,毫不避違。如此反而更有利小調情歌的造就,因此如今香港的年青寫作人,一窩蜂傾向創作此類平淡作品。可是,愈簡單的作品愈難寫,講究重心、技巧、節奏、語調……需要所有條件均臻上乘,方可創作優良作品。可惜年青寫作人技藝尚未成藝,所以韓麗珠王貽興一眾,試用此手法卻無法達到想要的效果,變相加入神怪詭異元素。說得好聽一點,為作品增添象徵意義。難聽一點,變得不倫不類怪型怪相。
兩套動畫無疑已達上乘之境。金庸寫玄鐵劍法,獨孤求敗40以後方可至︰「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境界。小伙子,世界不是這麼好混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